Just for fun.

【Y2】Harmonized Finale(ABO)08





窗外下着小雨,樱井去上班之前没有关窗,有细小雨滴落进屋内,沾湿了木质的地板和一点点被角。

说是小雨,却也用着不算太轻的力道敲打着窗,弄出一点声响。

不论是作为Omega还是作为一个人来说二宫和也的睡眠都太浅,一点点声响就能把他从梦境里轻易的拽出来。

 

只不过昨晚的一切都不是梦。

 

虽然没有做到最后,但是肌肤相亲让许久没有被Alpha触碰过的Omega身心都得到了滋润。他们互相抚慰,抛却AO性别似的亲密的叫着对方的名字,理智崩坏,瓦解。

 

 

浅眠的Omega从Alpha的大床上醒来,乱发遮眼,双唇微启。幸好这模样没有被那早早去上班的Alpha看见,不然又会大火燎原勾起他进攻的心思来。

 

风猖狂的吹起来,夹着窗外雨的气味飘进房间,混合着这房间主人信息素的味道充斥在Omega的鼻间。

他一下清醒过来,猛地抽着鼻子把那气味揽进自己的鼻腔,试图把那气味同自己的呼吸混合在一起,吸进自己的身体里。

 

过了好一会儿,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二宫脸红了。幸好樱井翔不在家,不然看到他这个模样肯定是要好好调侃一番的。

 

不过那人不是不在嘛。

 

仗着还未到发情期不会有任何影响的Omega又大胆的把头埋进被子里,鼻尖缓慢的摩擦着被单,那樱花气味就悉数进到了鼻子里。

 

果然太贪恋沉迷这个味道。

不知是自嘲还是就这么默认了自己的行为,二宫这么想。

 

爬起来关了窗,他又跳回床上,缩了缩昨晚发泄过的疲倦身躯,打算再睡个回笼觉。

 

 

 

 

 

 

 

樱井被叫到松本办公室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不过他们的话题中心几乎都不会是工作,而是二宫和也。

 

“怎么样了,你和小和?”

“什么怎么样,就那样吧。”

“别骗我了,像你今天这样春风得意的表情我可不多见,据我所知……我们樱井部长可不是会因为工作上一点小成绩沾沾自喜的人啊,那必然就是恋爱方面了。”

 

樱井故作惊讶,一脸这都被你看穿了的表情。

 

接着他说:“谢谢你帮我这么多。”

 

松本叹了口气,“哪里,本来也是我求你,那小子以前很喜欢你的。只是后来发生了那种事情让他变得敏感起来,所以这么多年才都靠打抑制剂过的。活了这么多年见过这么多人,我觉得也就只有你最适合他。”

 

“也是难为你年纪明明比他小却为他担心这么多,还特意编了这么多谎话动用这么多关系逼得他走投无路只能来找我,所以之后你打算怎么圆呢?”

 

 

“不要让他知道就是了,他那么倔强的一个人,自尊心又这么强,知道了肯定是要闹得天翻地覆的,到时候你和我都逃不掉。”

像是想到什么,松本摆弄盆栽的手顿了一下,“话说回来,你什么时候标记他?”

 

“这事不能急的,等他自己愿意的时候吧。”

 

 

 

 

 

 

 

樱井一打开门就看到二宫窝在沙发里手速惊人的打着游戏,注意力集中得甚至没能发现樱井回家了。

 

被冷落的Alpha不满起来,捣乱的心思一点一点冒出来。

 

他先是把公文包放在玄关处鞋柜上,换好了拖鞋站在玄关那观察了一下二宫,那人还是认真模样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和他的游戏热恋难舍难分。

 

樱井蹑手蹑脚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绕到沙发背后,张开双臂轻轻抱住打得正酣的人,仅是这样根本无法让那人让注意力从游戏上转移,樱井又拿头蹭了蹭二宫的脖颈。

声音染上一丝撒娇意味,随后又刻意压低嗓音唤了一声Nino。

“干嘛?”

Omega只是不耐烦的移动了一下身体,问他干嘛的言外之意就是你妨碍到我了。

樱井当然不满意二宫这个反应,于是他开始变本加厉,张开嘴巴故意对着二宫的耳朵吹着热气。

二宫和也的耳根本来就容易红,平时樱井说两句挑逗他的话他的耳朵就连带着那白净的脸庞一起红个大半,更别说是这会儿樱井对着他的耳朵又是舔弄又是呼气了。

他忍无可忍,不想就这样被樱井挑起情欲,终于放下游戏撅着小嘴转过身来同樱井面对面,“你到底要干嘛?”

 

“我回来了Nino都不理我,你就只顾着游戏。”

这会儿樱井也把他本就微翘的嘴唇翘得老高,眼看着都可以挂油瓶了,好似受委屈的其实是他一样。

 

“樱井翔你怎么这么幼稚?”

“向男朋友撒娇不可以吗?”

“谁……谁说我是你男朋友了?”

 

二宫眼睛看向别处,就是不看樱井。

樱井听了这话很明显的挑了一下眉,二话不说就把方才嘴硬的人压在沙发上,放出一点点信息素扰乱他的神经,并且用嘴堵住了他的嘴。

 

就像要把信息素渡进身体里让说错话的Omega听话,Alpha又放出了更多的信息素。

Omega不安的扭动起来,眉头都皱起来。

这个吻不算长,却让二宫和也产生了窒息感。

 

“有话好好说!放什么信息素!”

 

“因为你说你不是我男朋友,我到底是不是?嗯?”

 

二宫铁了心要把这嘴硬进行到底,他头一扭,整个脸对着沙发靠垫,“不是。”

 

这回轮到樱井不急了,他开始慢慢搬出他们做过的事情来,他说:“你吃我的住我的赖在我家不走,你就不怕我一气之下把你赶走?”

 

身下人不为所动,他哼了一声,继续脸对着靠垫:“我走了就没有人给你做饭了,即使这样你也要赶我走?”

一时竟堵得吃货Alpha语塞,无法反驳,为了扳回一城,樱井又说:“那昨晚是谁和我说很热,蹭着我的手,兴奋的喊着我的名字然后射了满厨房都是?”

 

这话很有效果,樱井看着身下人脸一点一点变红,他心想你就嘴硬吧,我还不了解你容易害羞的体质吗。

 

结果没想到二宫竟然哭了起来。

 

这反应是樱井怎么也想不到的,他连忙着急的放开他,收起乱放的信息素,也不再继续说荤话逗他,拉了一旁的纸巾要给他擦眼泪,却让二宫哭得更厉害,圆润的鼻子变得通红,一抽一抽的。

 

“别哭了,是我不好,我不会逼你说是我男朋友了,如果你不愿意……”

 

二宫没回答,而是冒出这么一句:“不是的……我是高兴,翔君居然也喜欢我,我高中那会儿根本没想过现在可以这样待在你身边。”

 

樱井听了,紧张的神情又变得温柔下来,想都没有想俯下身去亲吻二宫哭得通红的眼睛,“那以后都一直陪着你好不好?”

 

“好。只是……”

 

“只是?”

 

“你要等我,我还没有办法完全接受Alpha的触碰。”

 

樱井听了叹口气,原来他是在担心这个才哭。

 

“没关系,多久我也等。”

 

 

 

他们确定关系之后又过了一个月,樱井被派遣离开东京去横滨出差一星期,留二宫一个人看家。

刚确定关系过年那会儿樱井推掉一些工作陪二宫待在家里,两个人哪都不去,一有空就窝在沙发上或者床上粘腻的不行,天天亲亲抱抱摸摸,搞得二宫差点发情期提前。

当然每到最关键的最后一步两人都会很有默契的踩下急刹车,蹭一下彼此的身体就相拥而眠。

 

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一是因为长期待在家里二宫肚子上的肉长了起来,樱井也完全没有怎么出去锻炼过,自然也不可避免的长胖了一点。

最重要的还是工作堆积太多,不得不回去处理了。这不还没从假期的愉悦感中全身而退,就被安排去横滨出差。

 

这对处于热恋期的AO来说都是不小的折磨。

虽然走的前一天晚上二宫已经提前挥着小手假装根本没有不舍得的跟樱井道别,结果第二天樱井站在玄关处像丈夫跟看家的妻子道别时,二宫还是忍不住跑过来亲了樱井满脸,就差没有压缩自己把自己打包进樱井的行李箱跟着他一起去横滨了。

 

然而这样是根本不够的,知道樱井到了横滨之后的晚上又打了电话给樱井,听到电话那头樱井的声音他才安心入睡。

 

带着这股粘人劲头的二宫和一开始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樱井默默把他和松本的秘密又嚼了嚼,彻底的吞回肚子里。这个秘密千万不能让可爱的恋人知道,不然他肯定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即使到最后告诉他其实是为了他好,也百口难辩,这怎么看,都带有樱井自己的私心成分在的。他喜欢二宫,想让他一直留在身边,所以有些事情就不能让他知道的太多。

他不想看到失控的二宫,也不想看到没有二宫的自己失去原来的理智。

 

 

 

 

 

 

真正和Alpha同居交往之后二宫和也才明白为什么那些Omega会变得只能待在家里不出去工作,大概这是对喜欢的人一种心甘情愿的表现。

原来的他是那么抗拒,甚至一想到自己只能被Alpha圈养起来变得一无是处就会觉得烦躁。现在的他一想到他的Alpha是樱井翔,那个他曾经喜欢了那么久,经历了这么多终于心意相通在一起的人是樱井翔,他就会觉得如果委屈一点什么也不做只是待在他身边也很好。

果然人都是碰到喜欢的人心境就会改变的生物吗。

 

信仰可以不要,人生的路和自己为自己定好的规则也可以改变吗?

 

连思念都可以压抑,只为了喜欢的那个人可以安心工作不顾其他,自己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乖乖在家等他,在他回来的时候为他脱去沾染风尘的外套,为他端上一碗热汤,再娇羞的滚进他怀里,送上一个温热又潮湿的吻。

 

这样就足够了吧。

 

 

 

 

樱井才离开东京两天,二宫已经开始设想几天后樱井回来是什么样的场景。但是现在他不能够给他打电话,这样会打扰他的工作。

自己曾经也做着一模一样的工作,研究开发产品,偶尔也会出差……

 

想到这里二宫觉得自己也该继续去找工作了。

距离他被裁员已经过了快半年,樱井这么忙,自己也不能就这么一直闲着。如果是以结婚为前提的话,他一点都不想所有的钱都由樱井出。被驯服的Omega还保留着他最后一丝倔强,他也多么想为这个家,为了他们两个人的以后出力。

 

 

 

二宫摸出一包烟抽起来,紧盯着电脑上的招聘信息。

和樱井交往之后他就鲜少抽烟了,因为樱井告诉他烟本来就对人体不好,更何况他还是Omega,本就比一般人脆弱一些,还是不要多接触为好。

他明白这是樱井的温柔体贴所以自然乖乖听话,烟都交给樱井保管,实在忍不住烟瘾犯的时候才让樱井拿出来给他抽上那么一两根。

 

 

 

 

看了一会儿二宫眼睛酸涩再看看时间也差不多接近午睡时间,掐灭了抽一半的烟。他想着要不睡起来再接着看也没关系索性关了机盖上笔记本。

从卧室拿了一床绒毯子出来扔在沙发上,自己跟着钻进那毯子里,换了个舒服的侧躺姿势闭上眼睛。

 

二宫睡眠很浅听觉还灵敏,睡了没一会竟听到钥匙插进小孔的声音。

他爬起来,毯子还有将近一半盖在他身上,揉了揉睡眼,带着七分惊喜三分疑惑的唤了一声小翔。

 

刚刚还想着的人难道提前回来了,他们就这么心有灵犀吗?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他们又可以打闹,可以滚在一起亲吻,可以继续嗅着彼此的气味生活下去?

二宫很高兴,那三分疑惑似乎也瞬间消失,变成十足的惊喜。他迫不及待跳下沙发跑到玄关,准备迎接他风尘仆仆的Alpha恋人。

 

他站在玄关,已经做好张开双臂求拥抱的姿势。

 

结果看到推门进来的人时愣住了,空气停止流动凝结在一起,堵得二宫大脑一片混乱。

那不是樱井翔。那是一位看起来可能比二宫和也还要年轻些的女性,正瞪着一双漂亮眼睛诧异的打量二宫。

樱井翔向他提过,他有一个妹妹叫樱井舞,可是眼前这个人,跟樱井翔长得一点也不像。并且,虽然只有那么一点点,这个人明显对二宫的存在产生了敌意。

从微弱的信息素可以判断,眼前的女性并不是Alpha。

 

二宫思索了一会,像是想起了什么,可是这个回忆并没有让他紧绷的神经放松,反而让他更加紧张。

他插兜杵在玄关,整张脸迅速冷下来,眼神像某种动物,里面的敌意一览无余。

他有很多问题想问,比如你怎么会有樱井家的钥匙,谁给你的这种事,但是当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想要确认。

 

“你是谁?”

 

 

 

 

 

TBC。

评论(26)
热度(150)
© ゆ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