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fun.

【Y2】それはやっぱり君でした(下)

慎 / 很多捏造 / 





久到我自己都差点快忘了还有这个坑没写完,然后今天终于x

感觉也是没有什么逻辑可言了就随便看看吧x

前段时间身体状况一直很烦人,感冒完后就一直牙痛,接着引起头痛ojz大概这就是水逆吧。

对不起一直在等这篇的仙女了qwq







二宫和樱井的关系被曝光是二宫主演的电影上映一周前的事情了,为此经纪人找二宫谈了很多次。

“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办吧。”

经纪人说。

“知道。我会和他分手的。”

冷静的语气像在谈论今天的天气,根本没有电视剧里被迫分手的两个人中的一方那样哭天喊地。

共演时一时冲动在一起,后面逐渐发现问题所在,樱井没有他想象的那样热爱工作,对他的管束也超过了自己的想象,总是强迫自己改掉原本的习惯,一切一切都要随着他的步骤,说实话,这对于二十代的二宫和也来说,这是毋庸置疑的束缚。

但即使是这样,樱井也太耀眼了,像太阳一样发着强大的光芒,无论何时都能轻松取得好的评价,而自己就不行。

好不容易得到了同那人并肩的机会,却还要被那人冠以爱之名,冠以男朋友的责任将自己束缚住,二宫忍受不了。

许是男人的自尊心早已超过了那份微不足道的爱,所以就算是这分手是被迫的,二宫也欣然接受了。

为了自己的以后,为了事业飞腾黄达,他和樱井之间本就因为冲动匆匆忙忙建立起来的连接线,必须借由这绯闻事件斩断。

 

 

 

 

 

樱井意识到自己太不冷静,所作所为太像个被男朋友冷落的女高中生,兴许是他最近察觉到了二宫的冷淡,才会对二宫说那些话。

随后的日子樱井不是没有联系过二宫,只是每次听到的不是经纪人说二宫桑在忙,就是二宫刻意挂断他的电话,明摆着就是不想和他说话。

樱井知道二宫的意思了,但是他转念一想,二宫这大概还是给了他机会的,毕竟没有说分手,一切的一切都是有机会挽回的。

所以他决定把原本让经纪人推掉的工作又接了回来,打算通过工作让自己冷静一段时间,之后再联系二宫。

这天他刚好拍摄完一组杂志照片在休息室休息,翻报纸时无意中看到了他和二宫和也的新闻。标题写着「俳優 櫻井翔 二宮和也 熱愛??!」,下面附着他和二宫在街角亲吻的照片。

樱井难得皱了皱眉,突然明白过来今早经纪人紧张的神情和刻意隐瞒什么的样子把车上的报纸都收起来的动作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是自己和二宫的事情被知道了啊。

 

 

 

 

冷静如樱井翔,即使出道时间不够长,但也算得上是见识过大风大浪,他没有表现出一丝慌张,而是在内心盘算着要怎么和二宫商量把这件事情压下来。

他正要打给新闻的另一个主角,就接到了那人的电话。

“报纸你看了吧?”

“嗯,看了。”

“我们分手吧。”

“分手?你不是开玩笑吧。”
“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你冷静一下好不好……肯定还有别的办法解决的,相信我。”

“我很冷静。你每次都说相信你,结果不还是被狗仔拍到了吗?这次呢,你又想出什么办法了?”

“暂时还没……”

 

 

 

樱井没有想到二宫久违的联络竟是和他提分手,他不是没有从二宫的语气里听出倪端,那是明摆着就要和自己分手的口气。而这件事也许只是一个契机。

他早就知道那人骨子里藏着傲气,比谁都要强。他是亲眼看着二宫背后生出坚硬的翅膀来的,就要从他眼前飞走了。

樱井不得不承认在这点上他不如二宫,很多事情自己只需要稍微努力一点点就能做到,可对于二宫来说也许是比登天还要困难的事。

他以为他给予二宫爱,二宫就会渐渐放弃梦想,会投入到他的温柔乡,会一直一直待在他身边。

答案是否定的,即使二宫不再如初遇那般青涩,但是那人骨子里横冲直撞不漏掉一丝机会的个性从未改变过,这是樱井第一次见到二宫时就有的想法。

 

 

 

没有哪个演员是愿意让自己一直埋没在泥土里的,他们需要破土而出,需要养分,需要生根发芽变成艳丽的花。

二宫和也也一样,他本就不是因为喜欢才和樱井翔在一起的。

正因为那人有足够的名气,有很多可以加以利用的地方。没有什么比共演的时候更好的机会了,他成功的让樱井爱上了自己,为自己作词作曲,充分发挥自己作为演员之外的音乐天分,被导演相中,然后再全身而退。

他伪装的很好,假装自己也爱得无法自拔,没有过太多恋爱经验只有演戏经验的樱井是看不出来的。配合他的情话,配合他的亲吻,再配合他上床,给予恰当的反应。

大概在樱井翔的眼前,他才是一位真正称职的演员。

 

 

 

 

这天也是梅雨季节过后的雨,下得很大,风也狂乱的呼啸着,攻击着樱井家的窗口。他踌躇再三还是下定了决心去二宫家找他说清楚。

这舆论的浪头上本来是不适合见面的,这几天没出门找二宫就是为了躲一直在他家附近徘徊的狗仔。今天趁着下暴雨,也许可以躲掉一些狗仔的追随。

他很焦急,他真的很喜欢二宫,他不愿意结束。或许还有比分开更适合的解决方式的。

 

 

为了不那么显眼,樱井甚至都没有开车,只是拿着把伞徒步去二宫家,以致于他到那里的时候裤脚和半边肩膀都湿透了。

他没有立刻就敲门,他站在二宫家的门口,拨通了二宫的电话。

很快就接起来了,他说我就在你的门口,我们谈一下。

樱井以为二宫不会给他开门的,结果这一通电话打得很正确,让二宫了解到自己很冷静,所以才会愿意开门和自己谈。

 

 

二宫和也开门见山的问:“想到什么办法了吗?”

“我们坦白吧,说我们就是在一起,希望得到大家的祝福……”

二宫听了眉头都皱在一起,显然是不满意樱井的回答,以致于他说话的声音都染上了一丝怒气:“樱井翔你不要这么天真好不好?这就是你冷静的考虑了几天的想法?就算你我都可以不害怕家里的反对,但是这个社会可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你真的以为你名气大过天就能让公司接受这个事实?我的经纪人找我谈过了,他说上面的意思是让我和你分手。”

 

樱井沉默了一会,还是说:“我知道这很难让人接受,但是我们可以做出努力让公司接受的,告诉他们即使恋爱我们也是可以继续工作的,这不冲突。粉丝的话……慢慢说他们肯定也会理解的。而且,公司的意思是让你和我分手,但是你的意思并不是这样的吧。”

“这也是我的意思。”

二宫继续说,“你可能搞错了重点吧,重点不是我们之后能不能继续工作,而是有没有继续工作的机会。你觉得你的粉丝会认同我的存在?就算他们认同,你觉得我们不会受到粉丝之外的其他人的批判?你都已经25岁了,思考方式能不能别再像高中生那样天真了。我们的关系没有那么简单就被认同的。你可以忍受骂声我可不能,我努力到现在为了什么你知道吗?你轻易能够得到的荣誉我可是一步一步努力才一点点得到的,就算不是为了我你也为了自己想想吧,你就真的能够为了我放弃这么长时间建立起的粉丝给你的信任和你获得的成就吗?”

 

樱井思考了一会,坚定看着二宫的眼睛说:“如果我没有放弃的打算就不会来这里找你了。和也,我知道你一直以来想的是什么,也知道你一直以来暗自和我较着劲,这些我都看在眼里。说实话,放弃长期以来的坚持和成就真的很难,但是一想到是因为你,我觉得这些都值得。工作的事情我可以再努力,但是失去你我做不到。”

 

“樱井翔。我麻烦你,不要再自说自话了。我知道你很厉害,你即使跌倒了还能爬起来,但是我不行。很抱歉我要和你说,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有交集了,我真的真的,不能够再失去这个机会了。”

“和也……”

“你不用再说什么了,说什么我都不会听。”

二宫说的话再明白不过了,他背过身去不看樱井,樱井也看不见二宫此刻的表情。是不耐烦?还是无奈?

 

 

雨声越来越大,模糊了二宫的话语。最后二宫说了什么,樱井已经听不到了。

 

 

 

 

 

 

樱井和二宫的事情自然是没有闹大的,公司替他们挡下了许多舆论,声称在街角亲吻的照片只是两个人闹着玩,两个人的关系也就是朋友。所以二宫主演的电影还是如期上映了,并且不受影响的获得了群众极好的反映。他本来就擅长唱歌和钢琴,主题曲用的又是樱井为他写的歌,自然收获一大票好评。电影首映的时候他还去现场又弹唱了一次主题曲,略沙哑的嗓音配上动听的旋律,又吸引了众人的眼球,一度成为现场的焦点。

当然只有音乐天赋是不够的,在这部电影里二宫也下了很大的功夫,用最自然的方式说出台词,表情到位,把演技发挥得淋漓尽致。

很多人对他的演技产生了与之前不同的看法,许多人认同了他的演技。他在不知不觉之中被更多人所知道了,一夜之间大街小巷都在谈论他,街上也贴着不少他主演的电影海报。

 

 

 

 

很多人都以为,樱井翔和二宫和也的绯闻完全就是二宫的公司为了把二宫捧红,给他的电影增加关注度所准备的噱头。但至于樱井翔的公司为什么会同意对方公司这么蹬鼻子上脸那就不得而知了,或许是因为最近樱井的表现不佳,也想要吸引一些关注度吧。

 

哪有人会相信和接受两个大男人的恋爱呢。

 

 

 

 

与二宫不同的是,樱井受到的待遇就差很多了。本来前段时间就因为表现不佳拍戏频频出错被导演骂了个狗血淋头,但是看在他的名气和之前获得的荣誉上也还是在恰当的时候刹住了车给樱井留了一点面子。只不过后来樱井回到公司之后还是被上司教训了一顿。

现在的情况更为惨烈了,公司替他挡下所有的舆论全是为了公司的名声,他的那些事情公司又怎么会不知道。严重的警告了他以后再也不能做这种不顾形象的事情,也不许再和二宫和也来往之后,禁止了他最近的活动,取消了他最近要准备参演的戏。

“你好好反省吧。”,上面的人撂下这一句话就扔下樱井一个人在公司的休息室里坐着,他捏紧了拳头用力捶打桌面,桌上放着的水杯随着震动掉落在地上,随后地毯上出现了一片水渍。

他的经纪人推门进来,随手带上了门。他似乎是看到了地上的水杯,捡起来放回桌面上,又拉了张椅子坐在樱井旁边,双手交叠,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和樱井说:“你最近表现好一点,以后还是有机会……”

樱井听了不以为然,打断了他。“你能不能帮我做一件事。”

 

 

 

 

 

 

 

樱井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消失得莫名其妙。

前一天还看到他出入公司大楼,第二天报纸就登出他退出娱乐圈的事情。只是奇怪的是公司没有人出来正面回应这件事,就连他本人,半点说明也不想给。

毕竟是曾经大红大紫的演员,一夜之间大家都在讨论这件事。

有人说他的退出全都是二宫和也一手策划的,也有人说他早就生了什么重病根本无法继续工作,甚至有人大胆的猜测他下雨天出了车祸。

不管是什么样的猜测,都没有人再见过他。

他的粉丝很是难过,哪怕是知道一点消息也好,她们都想知道她们的翔君去了哪里,过得好不好。

可是没有。

 

 

 

 

 

不论樱井翔消失与否,都再影响不了二宫和也的事业。很快他就代替樱井翔拿走了最佳男演员的奖项,收获众多掌声的同时也收获了很多的粉丝。

他站在领奖台上意气风发的模样毫不输给当年的樱井翔。

 

 

他是做到了,离梦想越来越近了,可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明明应该因为获奖而感到的喜悦,却因为没有人可以分享而感到失落,心的位置被掏空。

 

回家之后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喝酒,一罐接着一罐,电视开到最大声,听着搞笑艺人无聊的段子。

他突然觉得很吵,关掉了电视。他大声喂了一声,发现并没有人回应。

现在是深夜,房间外面很安静,房间里也一样,静的都可以听见他自己的心跳。

 

他终于想起来了,他只是在暗自较劲,而他心里的那个对手,根本就不在这里,那个人也不会在意这些。

然后二宫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樱井翔了。

上次看到报纸上樱井翔退出娱乐圈的消息还是三个月前,那个时候的他还不以为然,觉得这都是他的公司搞的什么把戏,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现在想想,也许同自己有那么一点点关系吧,毕竟为了爬上这个位置,多多少少都伤害到了那个人。

 

 

他想去找樱井翔,开车去了他家,拿出还留在自己手里的备份钥匙想要开他家的门,结果发现居然换了锁。

接着他又去找房东,房东告诉他樱井先生早就搬走了,现在125房已经没人在住了。

他向房东道了谢,把钥匙还了回去。

 

 

二宫又开车去他们以前经常一起去的咖啡店,樱井翔特别喜欢的荞麦面的餐厅,还去了他们散步过的公园。

哪里都没有樱井翔的踪影。

他想起来应该拨打他的电话,通了之后却听到那边的女声说这个号码是空号。他又联系了樱井以前的经纪人,试图问出一点点消息,可是对方却说自己早就换了负责的艺人,翔桑的事情我一点也不清楚了,您可以打电话问问他的朋友。

 

挂了电话二宫瘫坐在公园喷水池旁的座椅上,手摊开放在膝盖上。手机就放在手掌上,他也不想握紧那联络工具,任由它滑到地上,摔出砰的一声响。

二宫和也这才发现他对樱井翔的一切一无所知,除了几个他们经常去的地方,他根本不认识什么樱井的朋友,包括樱井的老家地址他也不清楚。

 

这个人是想彻底从自己眼前销声匿迹吧,是想一直折磨着自己吧。

 

不,被折磨的人应该是樱井才对,利用了他的人是自己,在他事业遇到低谷的时候也没有陪在他身边反而和他吵架,他要求一起面对的时候自己也是无所谓的态度。

 

他以为他从来没有喜欢过的樱井,以为只是想靠着他的名气让自己的事业攀升的樱井,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刻在了心头,变得无比重要,就像自己身体里不可或缺的肺部器官一样,喜悦再多也无人分享,想要呼吸却发现被堵住了口鼻。

 

他发现自己现在呼吸有点困难。

 

 

 

二宫和也买下了两个人同居时候的家,他住进去,他觉得有一天樱井翔会突然推开门回来,那个时候他一定会认真的对樱井说欢迎回来,还有喜欢你。

 

可是别说回来了,连樱井是生是死半点消息都没有。

 

二宫闲下来的时候就会去他们去过的地方散步,他想,翔君会不会偷偷的也来这里散步呢,会不会某一天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另一只手就会伸过来握住自己的手。

 

这件事二宫坚持了将近三年,久到二宫又拿了另外一个奖,久到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眼前会出现幻觉。

他经常会在家里看到樱井翔的身影,肩膀虽然很溜但是还是很可靠的跟他说难过的时候可以靠过来,吃饭的时候撑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吃,会拉着自己的手让自己陪他一起作曲,一起唱歌,自己打游戏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臂就会从背后环住自己的脖子,亲吻就会一点一点从眼睛落到嘴唇。

 

久到桌上总是多出一份饭菜。

二宫说服自己樱井一定会回来的,只要自己坚持每天做这样的事,他就会回来。

哪怕时间过了三年之久,多出来的饭菜的结局都是被扔进垃圾桶。

 

 

 

自从樱井不在了之后,二宫就对樱井这个姓特别敏感。

譬如公司新来了一位樱井姓的后辈,他也要特地去瞅两眼;看电视准备换台的时候,听到电视里新闻播到樱井姓男子怎么怎么样的时候他就会立刻把频道调回去;以及去便利店听到有女高中生叫樱井桑他也要回过头去看两眼,当然结局是他自己暴露了被女高中生围起来要签名。

 

有的时候二宫也会自己一个人偷偷的缩在被子里哭,哭累了嗓子哭哑了就倒头大睡,睡着第二天起来眼睛肿一片然后挨化妆师批评,有时候也会因为在房间里自言自语最后哭出来哭得太大声被邻居投诉。

他想他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哭得跟失恋的小女生一样,多窝囊。

 

后来他就不哭了,他拼了命接戏,拼了命背台词,拼了命作曲,像是要把整条命都搭在工作上,试图通过紧张和忙碌,忘记樱井翔的事情。

 

 

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之后,他终于是累倒了。

那天又多做了一人份的晚餐,喝了酒要去开电视,结果眼前一黑,栽到了地上,酒杯也跟着被打碎在地面。

这场景倒是很像被什么人下了毒药,喝了之后倒在地上。然后第二天报纸就会报导著名演员二宫和也的死讯。

 

然而并没有。

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接着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劈头盖脸训了他一顿后,又说出了对他来说是禁忌的事情。

 

因为接下来经纪人告诉他,翔桑早就不在了你怎么还不清醒。

 

 

那根弦终于是断了。

 

一直坚持着不去想,逃避着的现实,但是还相信着的事情,从另外一个人口中听到,就变得有些不同了。

他忍不住在只有他一个人的病房里哭了起来,可他不敢哭太大声,他还记得这里是医院,记得自己是街头巷尾都知道的艺人,他还是要面子的。

 

 

 

他不是得了什么病,只是太累太思念樱井翔了。

如果樱井有一天回来,他一定要好好告诉他,是他的不对。就算樱井之后再想走,他也一定要拉住他,让他留下来,告诉他我会陪你面对,不管是什么事情。悬崖也跳,火海也闯。已经没有什么比樱井翔还留在他身边更重要的事情了。

 

二宫知道自己以前错了,竟然拿恋人和自己的梦想对比。

这两样东西,本来就没办法轻易同时拥有。他从前选择了拥抱梦想,推开爱着自己的恋人,就是不知道上天还能不能给他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

 

 

 

 

 

几天后二宫又恢复了以前的工作,只是强度再不如以前那么大,这是公司对他的体贴,说是如果再这样下去他以后坚持不住倒下了公司就等于少了一个支柱,还是稍微休息一下好,帮他推掉了一些工作。

于是每天晚上闲下来的二宫就更加频繁的去他和樱井一起去过的地方蹲点,碰碰运气。

 

 

 

这天他决定吃完饭去他们经常散步的公园走走。

现在还不是很晚,但是行人却不是很多了。公园里树影婆娑,风从领口灌进二宫的衣服里,有些凉,二宫缩了一下脖子。

走到他们经常坐着的位置,喷泉池子旁第二个长椅,看到那里坐着一个戴着鸭舌帽跟口罩的人,肩膀很溜。

 

喷泉照常缓慢的喷出水,泄出一点点打破公园寂静的水流声响。

 

但是二宫却和往常不太一样,他现在很不好。他在脑海里反复练习过多少次重逢的场景,现如今实实在在的发生了,舌头却像打了个死结,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站在那长椅旁边有好一会儿,才终于吞吞吐吐发出试探性的声音:“翔……是翔君吗?”

那人抬头看了他一眼,二宫这才发现这个人戴了眼镜,是樱井翔不会选的款式,内心已经有些失落了,接下来听到的话却让他更加失望,“不是,你认错人了。”

“啊,这样……不好意思。”

 

 

 

 

 

那天之后二宫的精神就变得很恍惚,工作的时候很不用心,拍戏的时候被导演喊了很多次CUT,拍杂志图片的时候被摄影师提醒了好几次二宫桑你走神了请看镜头,就连能说会道的他最擅长的谈话节目问题也是一个都答不上来。

就这样没状态了好几天,一直睁只眼闭只眼的经纪人终于在送他回家的车上警告了他。

 

 

“二宫桑。”

“嗯?”

这时候二宫又倚在后座上小憩,他睁开眯着的半只眼慵懒的坐起来,身子前倾趴在驾驶座的座位后背,打算好好听经纪人接下来要说的话。

“你还是忘了翔桑吧。”

“还以为你要说什么……”

“这难道不是正经事吗,那对你来说什么才是正经事?那个人都不在了你还天天想着,现在严重影响到工作了你知道吗?这样下去……”

“行了,我知道了。我会调整自己的。”

二宫不想继续再听下去,打断了他。随后扭头看向窗外,撂下一句我到了,推开车门下了车准备回家。

 

 

 

可没等他脚着地多久,就被拉住,接着落入一个怀抱。

这个怀抱很温暖,很安心。他用力吸了吸气,味道却很熟悉,似乎每天都有闻到。只不过他很快意识到这不是樱井,虽然抱起来很舒服,让他有了一丝贪恋的错觉,他甚至把手收紧了那么一些,但是这并不是他的翔君啊。

 

是他的经纪人。

 

接着他听到他的经纪人说,二宫桑,忘记翔桑跟我在一起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是的,二宫和也的经纪人喜欢他。

那要追溯到他的经纪人第一次见到二宫和也的时候了,不仅仅是因为他美好的皮囊,更多的是这个人对演戏事业的上心,那样努力的二宫在他面前是熠熠生辉的。明明不出名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努力,一心一意把心思放在事业上。

二宫可以说是被他一手培养出来的,所以他格外珍惜他。

 

他很羡慕樱井翔可以成为二宫和也的恋人,可以像现在这样拥抱他,还可以做拥抱以外的事情。之前一直碍于他身边有樱井,又担心天天见面会尴尬不敢表明心迹。

不过太好了,那个人现在不在了,有的是机会与二宫建立更进一步的关系。

 

他是这么认为的,只要樱井翔不在了二宫迟早是会对天天陪在身边的自己产生感情的,况且自己对二宫的照顾一点也不比樱井少。

 

 

 

 

 

可是下一秒二宫和也却皱着眉头推开了他,“对不起。”

“我不可以吗?”

“真的很抱歉,我的这里。”他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已经有了别人。”

“即使那个人不会再回来吗?”

二宫坚定的点点头。

“即使他回来了之后对你之前所做的事情生气,对你不理不睬,你也要继续把他放在心里吗?”

二宫扯出一个自信的笑容,他说:“无论如何我都会把他拉回到我这里。”

经纪人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二宫,随后又了然的点点头,“我知道了,难怪之前不管怎么暗示你,你都不搭理我。对你关心了这么久,你果然还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啊。”

“我认为你那只是出于对艺人的保护,是本能而已。”

“二宫桑就是对感情的事情太迟钝了,樱井桑才会走掉哦。”

“喂!”

小尖嗓毫不留情的爆发了。

 

 

 

 

 

尽管经过告白事件后,二宫和他的经纪人单独相处都不再像平时那样轻松,反而多出一丝尴尬。但是就算是独处,该交代的事情经纪人还是会一字不漏的传达给二宫之后就离开休息室,不再纠缠。

今天也一样,经纪人告诉二宫他过两天要参加一个音乐节目,为了挽回之前不在状态丢失的形象,必须要好好做才行。

二宫点点头,继续靠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愉快的打着他新买的游戏,头都不愿意抬一下。

接着经纪人问他你要弹那首曲子,二宫犹豫了一会,说了一个歌名。

“这是什么歌,好像从来没有披露过吧?”

“嗯……这是翔桑以前写给我的歌。录制那天,正好是他的生日。”

 

 

 

 

 

录制当天二宫早早起了床,简单洗漱完毕烤了吐司吃掉之后马上就接到了经纪人要他下楼的电话。

下楼才发现外面下着雨。

昨晚他拿出很久没有弹过的乐谱练习好久,之后又一个人在不影响邻居的情况下小声哼唱到很晚,回过神来已经凌晨两点。

早上起太早他还有些精神恍惚,吃早饭的时候根本没仔细听窗外的声音,没想到竟然下了雨。

真是糟透了,他最讨厌下雨。

 

他愣在楼道动也不动,经纪人等着着急了才拿了伞过来接他,问他说你怎么没带伞。

二宫回了个忘了然后才跟着经纪人来到车上。

 

 

 

 

录制现场有很多工作人员,也有很多他见都没有见过的艺人,虽然心情还没从下雨带给他的烦躁中恢复,但是该有的招呼他还是一个一个打过去了,这是最基本的礼貌。

 

来到后台自己的休息室他很快换好衣服,是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前面还打了一个漂亮的黑色领结。他从帘后出来走到镜子前转了一圈,把衣服整理到最好他才满意的坐下。

这身衣服跟他第一次拿最佳男演员奖的衣服类似,都能衬得他皮肤很白,气质沉稳。

 

 

前面艺人表演完终于叫到他名字,二宫走到精心布置过的舞台上,慢慢坐到了钢琴前。歌词和乐谱他都熟记于心,他一点也不紧张。

环顾了一圈现场,观众都安静的等待他开始,摄像师的镜头精准无误的对准他,灯光也都很恰好的打在他周围。

他深吸一口气,手指终于落在钢琴键上。

 

 

 

 

 

 

 

……


君にご飯を作って。


君に好きなものをだして。


でも減らない。


…それにも慣れたよ。


今度うまく、作ったら。


そんなわけないのに頑張ってみる。


君には見えて、僕には見えない。


酔っぱらった勢いで「ずるい」と呟く。


どうかな? 僕はちょっとかわったのかな?


“だらしなくなってきた?”,


窓風に乗って聞こえた。相変わらずだな……


優しく笑う君があの時間が空間が。


泣きたくなるくらい一番大事なものだよ。


何て言ってた頃は言えなかった。


…どうして言えなかったかな?


見上げた先のものより、君は君は...


今なら言える。虹より君はキレイだ。

 

 

 

 

 

 

 

 

散场之后二宫和也从录制节目的大楼走出去,经纪人开车过来让他上车他拒绝了,说是今天想自己走回去,转换一下心情。

二宫舒展了一下身体,然后撑开伞,拉了拉口罩,再压低帽檐。即使下雨也要做好严密的保护措施,他可容易被认出来了。

现在是年初,天气还是很冷,雨里似乎还夹着一点小雪,地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二宫一脚踩上去有些滑,他赶紧放慢脚步。

早知道就不要装酷说什么自己要转换心情想走走了。二宫裹紧了脖子上的围巾愤愤的想道。

 

 

走了一小段二宫突然被人从后面拍了肩膀,二宫心想糟了这都被饭认出来了,他正想着是要说自己不是二宫和也还是微笑着说你好你好感谢你喜欢我。

然而那人并不给二宫任何发言的机会,直接整个身体挤进了二宫小小的只能罩住他一个人的伞里,嘴里还念叨着你怎么还是这么迟钝啊二宫桑,我都快被雨淋湿了。

 

这人怎么这么没有礼貌还这么自来熟,二宫想着转头教育一下,结果他一转头看到身旁的人脸时吓了一大跳。

 

那人的头发刚被雨淋过还湿漉漉的,发梢上的水落在没有戴围巾的脖颈上,惹得那人抖了两下。两只好看的眼睛也湿漉漉的看着二宫,像是在说你快把我领回家吧的宠物。

 

 

眼前的人不是樱井翔又是谁呢。

 

 

见二宫愣住了不说话,樱井勾起嘴角碰了他一下,“刚刚那首歌唱的很好哦,该说不愧是我写的曲子吗?”

 

“小……小翔。”

 

这回轮到二宫湿了眼眶,他扔下手里的伞,一把抱住略高他一点的樱井,头蹭在樱井胸膛,无论樱井怎么挣扎他都不撒手。

 

“呜……对不起,小翔,对不起。”

 

樱井才没获得伞的庇护多久,就又立马接受了来自大雨的宠幸。

 

“和也……”

 

“对不起,真的真的对不起,是我不对。呜……”

 

“我知道啦,你先放手把伞拿起来,这样我们都要感冒的。”

 

二宫这才听话的抽抽鼻子,不情愿的放手,弯下腰去捡刚刚被他冷落的伞。

重新打起伞遮住两人,这回是樱井拿着伞柄。被伞笼罩的阴影有一些打在两人的脸上,这让二宫有一些看不清樱井的表情。

 

“本来都不打算出现在你面前了,那天在你家楼下看到你被抱了我就好生气啊。心想着先捉弄一下你再被你认出来的,结果你居然真的相信那个不是我,就走了。”

 

“公园里面那个人……是你?”

 

“嗯,不然怎么会这么凑巧坐在第二个位置啊。”

 

“谁让你戴了一副根本不是你风格的眼镜啊,根本认不出来好吗。”

 

“为了不让你认出来只能这么做啊。还有,你不要转移话题了,你是不是被抱了,嗯?”

 

“是又怎么样啊,我已经和樱井先生分手了。”

 

“哦?那我现在就走了哦?”说着樱井就要把伞还给二宫,扭身要走。

二宫急了,又用了十足的力量紧紧抱住樱井,不让他走。语气也随之放软下来:“不……别走。求你。”

樱井得逞一般的勾起嘴角,问他:“那你要说什么?”

二宫翻了个白眼,暗骂混蛋。但是还是不得不屈服,“最喜欢小翔。”

“不是这个。”

樱井把伞收起来,头上笼罩着的阴影一下子被拿开,二宫这才把许久不见的樱井的脸看了真切,那人的表情看起来有一丝玩味但眼睛里填满了认真。

“我想问的是,你真的想好了吗,梦想和我,选哪一个?”

 

 

 

三年前樱井翔让他的经纪人帮他做了一件事,就是收买所有报社登出他退出娱乐圈并且整个人人间蒸发的消息。

经纪人问他你这么赌风险这么大,又得不到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笑了笑说,为了二宫和也。

 

一句话也是堵得他见识过大风大浪的经纪人哑口无言,只说出一句既然你扔掉梦想选择相信他,就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代价就是三年被公司雪藏着,被剥夺了原有的光芒,每天靠着大学学的专业给公司管理层做事。

他的所有都留给二宫和也,让那个人代替他发光。就算他樱井翔再也不是那个在荧幕上受大家追捧,收获欢呼和尖叫的超级偶像,他也愿意做只是二宫和也一个人的樱井翔。

因为他爱他。

 

 

樱井翔不记得自己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了,可能是上一部戏的哭戏吧。他通过一点关系进入那个音乐节目的现场,为了听二宫和也唱歌。

在生日的这天听到二宫和也唱了他写的歌,他竟然也潸然泪下。

他再也忍不住,他等结束的时候想要追上他,好好的看看他的脸,好好抱着他,好好亲吻他,好好的问他你现在的答案是什么,是不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事实证明樱井成功了。

尽管有那么一瞬间他看到了二宫和也眼中的惊慌,他能理解,因为抉择总是那么难,要舍弃的还是努力这么多年换来的梦想。

 

但是很快,二宫攥紧了他的衣襟,声音细如蚊子般却又那样坚定。

 

“你。”他说。

 

 

果然还是你。他心里又念了一遍。

 

 

 

 

二宫和也最讨厌下雨,他心里的那场雨下了三年之久。

现在那雨终究是停了。

 

 

 

 

 

 

 

 

END。

感谢阅读。

 

 

 


评论(21)
热度(111)
© ゆ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