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fun.

【Y2】共犯者(R18)

来填个坑x Evernote终于爱了我一回。

为了练手开的车感觉应该不好吃(。)可以说是翻车了x

非常OOC不能接受不要点哦  

以及感谢阅读w






二宫和也负责的区域最近发生了连续杀人案,而且似乎还是同一个人所为。按理说这种大案子应该交由上头来处理,只是这一次上面指明要求二宫所在的小组来执行这个任务,原因竟然是说要给他们一个锻炼的机会。


二宫和也是一名人民警察,还是刚取得资格的那种。因为刚上任,所以他并没有没有太多的经验,第一次接到这么重大的任务,让平时只是在办公室坐着帮忙看资料的他感到兴奋不已,决心要亲自抓到那个可恶的犯人。


有了这样的决心之后,二宫每天都早早来局子里帮忙搜集资料,中午的时候连饭都不吃就跑出去询问被害者相关的人,之后还到案发现场附近采集样本了解情况。每天早出晚归,同事们都对他赞叹有加。

只是这么复杂的案子,牵扯到的相关人和事件太多,一时半会没办法搞清楚这其中的蹊跷,而且二宫发现自己之前搜集的资料根本凑不成一个完整的体系,无论他怎么换着方向去整理,最后查到某一点的时候线索就断了。

 

追查了一个多月仍然是一头雾水,二宫毕竟还是太年轻太没有经验,他已经开始不耐烦想要放弃了。可是转念又想这是上头交给自己的重大任务,如果好好追查最后抓到了真凶自己的努力就不是白费。

于是他重新拾起一开始对案件的热情,又开始新一轮的追查。

 

 

 

辛苦没有白费,又过了一个月之后,当他顶着巨大无比的黑眼圈打着哈欠听电话里的同事说多亏他整理出来的线索,终于锁定了嫌疑人的时候,他连嘴巴周围的胡渣都选择性忽视不刮就赶紧连走带跑从家里飞奔出去。

 

他一面高兴一面又焦急,心想今天的电车怎么这么比平时要慢,站和站之间的距离似乎比平时要远上好多。

从他累得瘫在桌上拿着旁边女同事的镜子,从里面看见自己重得不像话的黑眼圈开始,他就下定决心等抓到犯人他一定要狠狠审问那个人,如果可以他希望能够扇那个人渣两巴掌,好解自己这两个月来没有好好休息积累下来的怨气。

 

 

可当他走进审讯室他便怎么也气不起来了。

 

那个所谓的嫌疑人端正的坐在座位上,仪表堂堂,头顶惨白的白炽灯让二宫看清了那个人五官分明英俊的脸。

听同事说这个人叫樱井翔,22岁,是某公司的职员,平时在公司里埋头默默的做着自己的工作,偶尔帮人搞软件赚钱。

 

 

 

二宫和也开始用眼神询问同事是不是抓错人了,老老实实工作而且长相如此正直的人怎么会是连环杀人案的凶手?

 

 

 

不不不,二宫和也,你要知道,白雪公主的后妈给她吃的毒苹果长得也很好看呢,搞不好眼前这个人就是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你不能被他的外表所欺骗了啊!

给了自己一定的心理暗示后,他一边内心默念警察守则一边拉开身边的椅子与嫌疑人面对面坐着。

 

“樱井翔先生是吧,我们遭到举报,听说你多次出现在案发现场,请问这是真的吗?请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樱井翔从二宫和也坐下的时候开始到现在就一直低着头不说话,只是盯着空无一物的桌子看,过了一会他又把视线拉得更低,转而盯着自己脚上穿着的鞋子看,看了好半会儿就是不回答二宫的问题。

 

“樱井先生?”

 

“樱井先生。请你配合我们的调查好吗,这不是儿戏,请你认真对待。我们也不希望抓错人,你的供词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就在二宫和也以为樱井翔已经睡着了就要拍案而起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人的态度的时候,樱井终于缓缓的抬起头,他面无表情的说:“我不知道。”

二宫显然也是没有想到他这个回答的,他皱了皱眉,又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自己的人生守则,绝对不能因为随便发火。于是他强行压下自己的怒火,耐心的询问:“那我换一个问题。”,“距离今天最近的一次连环杀人案,1月25日下午6点到晚上9点,你在哪?”

“我在过生日啊。”

“你……不要开玩笑,好好回答。”

“真的是我的生日啊,你自己看嘛。”

 

说着樱井拼命努了努嘴,耸耸肩表示真无奈,视线落在二宫身上看起来就像在看一个笨蛋。他示意樱井看手边的那份二宫的个人资料,上面明确的写着诞生日:1月25日。

 

二宫看了感到无言,意识到自己大概是最近太累,说话的口气还是不由自主变得严厉。他再一次心平气和的问:“请问你和死者的妻子木村小姐有什么关系?”

“木村?我不认识哦。”

“那……”

“我不知道。”

“据目击……”

“我不记得了。”

 

 

心里那团压抑很久的怒火终于烧烂了二宫最后的一点点作为警察的职业操守,他站起来,用力揪着樱井的领子往自己的方向扯了扯,他说:“樱井翔,你不要耍我。我是在认真办案!”眼睛盯着樱井的,几乎要把他的眼睛一下子烧穿,只留两个黑漆漆的洞。

 

外面的同事看见了连忙走进来一边分开两人,一边对二宫说二宫君你冷静点。

 

被放开的樱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他眼神无辜的看着二宫,只是戏谑的表情还未从脸上消失,“警察先生,你对我发火也没有用,我真的不是犯人。”

二宫表示不相信,明明这么多个线索都和你有关,你就是最大的嫌疑人。

“总而言之,明天我会再来问你的,你就在这里好好待着吧。”

 

 

第二天二宫又来审问樱井,问他和杀人事件相关的事情,那个人不是说不知道不记得了,就是说警察先生你有时间在这里审问我还不如去抓真正的犯人。

气得二宫就要履行自己之前的诺言往这个人好看的脸蛋上扇巴掌,不把他打一顿怕是不会说的,当然结果是被同事阻止把就要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分开。

 

据一位同事后来回忆,平时温柔审问犯人的二宫君这次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性情大变呢,审问嫌疑人的样子简直就像地狱里居住的恶鬼。

 

 

不过不管二宫用什么办法,樱井就是不想讨论关于案件的事情,有时候说的话还迷迷糊糊真假难辨,惹得二宫又是一阵心烦。

这件事理所当然传进了上头的耳朵里,他们也等得焦急,再抓不到真凶怕是要引起市民的恐慌。于是他们决定要亲自接手这个案子,换掉二宫小组。

 

 

二宫和也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正在吃午饭,差点没一个饭团噎死自己。樱井翔不提供准确的信息,自己就像在陪他扮警察抓小偷的游戏,天天被耍的团团转,最后那点属于警察的尊严都被践踏得一干二净。

还缺一个确凿的证据才能确定犯人是不是樱井,但是又完全查不到其他嫌疑人。现在收到消息上头就要亲自接手审问了,自己还没有让案件得到解决为自己的警察生涯添上浓重的一笔,怎么能够在这里就放弃。

想到这里他也顾不上嘴角还沾着饭粒了,他走向这一个星期来都在和樱井对峙的房间——审讯室。

 

“怎么样你才肯配合?”

 

樱井翘着脚坐在椅子上,本来还在发呆,见二宫来了心情像是突然变好一般从椅子上站起来。听到二宫的话还假意歪着头思考了一会,然后兴奋的说:“当然是看二宫桑的表现啦!”

 

被提到名字的人挑了挑眉,“你想干什么?”

 

“今晚到这里来,我就告诉你。”

二宫想了一下,说:“量你也不敢做什么。”

 

 

 

到了晚上二宫小组的成员都按时下班回家,二宫和也如约出现在审讯室门口。

“可以告诉我了吗,你为什么多次出入案发现场。”

 

“你过来,我告诉你。”

 

他不耐烦的走过去,扬了扬眉毛示意樱井说话。

“再近一点,你这样我没办法告诉你呀。”

二宫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有两个人,这人还要像女生之间说秘密一样让他凑得这么近,但是为了知道真相他只好妥协,乖乖听樱井的把耳朵凑近。

从这个距离,樱井的嘴唇几乎要触碰到二宫的耳垂。微热的鼻息打在樱井的耳边,像小猫的爪子一样轻轻的挠着他的心,又痒又难受。樱井近在咫尺的低沉嗓音打在耳膜,不是害怕,却还是让二宫打了个哆嗦。

 

 

“我告诉你……”

 

 

“嗯?”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489/sh/eddadab4-b286-4b15-ba5c-693f7046d062/69a88f3c43c55997ec7f7efb9b5d3117





过了一个月之后案件得到有效的解决,终于抓到了真正的凶手。也是直到那个时候,二宫和也才知道樱井翔根本不是什么嫌疑人,更不是什么犯人。他是为了隐藏身份,特地改了自己的资料的国际警察。

为什么频繁出入案发现场,据他本人后来的回忆,是说在那附近采集样本,碰巧看到同样采集样本的二宫和也,觉得他长得很可爱就每天跟着去了。 

至于为什么二宫搜查到的线索都跟樱井翔有关,这就要问樱井翔本人了。


 

以及直到退休二宫也再也没进过那间审犯人用的房间。





END。


为了开车写的可以不用太在意剧情的(。)因为剧情有bug。

评论(4)
热度(182)
© ゆ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