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fun.

【Y2】Lonely hearts 01

色情男主播S  X  社长 N

年下,年龄差八岁的样子。

慎/如有不适请关闭哦。



想给开新坑的我自己一巴掌x

我这么正直的人会写这种东西都是因为 @绅士嵐 

 

 

 

 

 

许多美好的事物都是不完整的,不过就因为不完整才显得更加美丽动人。世人将这称为残缺美。

从创造了断臂的维纳斯开始,便逐渐出现各种不同的残缺美的事物。上帝既然给了一个人与其他人不同的优点,必会还以他一个偏离常人的属性。

事业越是顺风顺水外表光鲜亮丽的人越是拥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就像要是把自己残缺的一面展露出来与自己的才华做出对比以此来抨击世间的无趣。

 

 

今年30岁的二宫和也是知名企业J社的社长,身边美女如云,但从公司创立到现在都是单身,因此性向成谜。公司内的女性员工都不愿意往那方面想,多金又帅气的社长一直是她们理想的交往对象,如果顺利的话便可当上社长太太。社长若是ホモ的话,她们的幻想就要破灭了。

 

 

 

 

真是ホモ的人怎么可能直接告诉你自己就是ホモ啦。

二宫和也再一次无视了女秘书佐藤对自己旁敲侧击的提问,推推他的装饰性眼镜,将签好字的文件递给她,说:“告诉外面的人可以下班了。”

“还有,佐藤小姐,我看你明天是不想来了吧?”

明明对面的人只是低着头在整理手边散乱的文件,嘴里蹦出的话却是和那张称得上是温和的脸不符的乖张。

佐藤被二宫的气势震得有些害怕,向后倒退了几步,意识到是自己冒犯了社长的隐私,连忙解释说不是的不是我没有冒犯您的意思,只是……

“只是外面那些小姑娘叫你帮忙问的吧?”

她赶紧如捣蒜般点头,生怕再惹怒社长。二宫从社长的座位站起身,顺手拿了椅背后的外套披上,关掉了社长室的暖气。他径直走到佐藤面前,凑近她,在她耳边呢喃了几句。语毕他朝着佐藤歪头笑了一下,眼睛眯成一条缝,仔细看还能看到眼角生出的点点细纹。

 

“那么,明天见,佐藤小姐。”

 

佐藤愣在原地,盯着二宫和也的推门出去的背影出神,于是她决定把那些怂恿她来问二宫性向的人都通通教训一遍。

 

二宫说,我喜欢男人哦。不过你要是敢说出去,你和那些人就都别想来上班了。

他是认真的。以至于往后她再回想起二宫和也那个笑,就感觉浑身发冷。

她不能为了作为问到之后能够获得一顿饭这个筹码就丢了工作啊,这个工作可是她千辛万苦才争取来的。

 

不过既然社长肯告诉她这个全公司上下没有人知道的秘密,自然是以后想有事情让自己帮忙吧。想到这里,佐藤内心一阵哀嚎:饶了我吧。

 

 

 

 

 

二宫和也回到家打开电脑的时候正好赶上他最喜欢的主播的直播。他赶紧点开,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蜜色的腹肌,耳边还回响着低低的喘息声。

 

那打着脐环的肚子上下起伏着,像是真的在做那淫靡之事。弹幕早已刷得满天飞,几乎要挡住那人最出名的绝对领域。二宫看得烦躁,一把关了弹幕,插上耳机仔仔细细的听那个人的喘息。

 

这位名叫“Candle翔”的主播是一位很有特色的男主播。和别的正经穿着衣服做直播或是脱了衣服真的在做非法涉黄直播的主播不同,他在直播前都习惯给大家唱一段RAP,以此炒热直播间的气氛。刚刚的喘息声就是他RAP的一部分,虽然大家都对这习以为常,但是主播好听的嗓音和好看的腹肌还是引人无限遐想。

 

至于正经的主播为什么要在直播前脱掉上衣唱RAP……唯一的解释果然还是需要用一些手段来吸引粉丝吧。跟许多靠脸吃饭的主播不同,他从来不让直播间里的人看到他的脸,说会影响到他的生活。刚开始大家还起哄着要让主播露脸,但是他还是坚持着自己的原则用那好听低沉的嗓音蛊惑着直播间的每个人,告诉他们要是不喜欢的话可以不用来的,直播我照样会做下去。

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人要求主播露脸,都乖乖的每天在固定的时间等着主播来直播。

当然Candle翔的粉丝大多数都是10代和20代的女生,没人会想到粉丝堆里混进了一个30代的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喜欢Candle翔的原因也和其他小女生一样肤浅简单,因为他美好的身体,因为他好听低沉的嗓音。

 

 

唱完RAP主播拿了衣服穿上,说今天直播大家可以问我问题,私人的也行,如果不太过分我一定会回答。

说完之后直播间混乱了起来,看来大家都非常兴奋。紧接着就有很多问题弹了出来,主播慢慢将一条条问题读出来,并附上他的回答。

Q:主播是社会人?还是大学生啊?

A:大学生。

Q:冒昧问一句主播你的年龄?

A:我今年22了。

Q:哇主播我和你一样!可以知道主播是哪个大学的吗?

A:庆应。

 

……

 

说完自己所在的大学,直播间又炸开了锅。大家都开始猜测这样名校的学生为什么会来做直播难道是交不起学费什么的,又有几条跑出来说主播肯定是上天派来拯救我们这群痴女的。

 

Q:主播你这么厉害我们以后可不可以请教你学习上的问题呀?

Candle翔从鼻子里挤出一声哼哼,不知道是笑还是不以为然,他说好啊。

 

 

 

 

樱井翔从自己的屏幕里看到一个问题的时候愣住了,他摸了摸鼻子,心想是哪个姑娘会问这种问题啊。

Q:我可以知道主播的性向吗?

 

樱井翔看了这问题想打人,他还以为他的直播间里都是冲着他来的小女生,没想到居然混进了幻想他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的腐女?

不不不,也不能断定问这个问题的就是女孩子。也有可能是男生?可是自己怎么会有男性粉丝啊,我的直播真的gay里gay气的吗。

他决定先回答这个问题以证明自己是直的不能再直的直男。

“这还用问吗,我当然……”

“喜欢女孩子。”

 

二宫和也失望的关上了电脑,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声音喜欢,身材也符合自己胃口的男性,结果对方居然是直的。

他苦笑了起来,也是啊,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能遇到称心如意的目标已经来之不易,就不要奢求自己喜欢对方,对方也能喜欢自己了,更何况对方还是直的。这不是从一开始就再清楚不过的事情了吗。

 

 

 

 

 

二宫和也16岁那年喜欢上班里一个叫和田的男生。那个男生有着阳光一样自信的笑容,棒球打得很好,是他们学校球队里引以为豪的王牌投手,有时候也担任二垒手。很多时候都可以连投几局并且很快把对方三振。他的脚程很快,盗垒技术也是一流的。

第一次见面也是在棒球场上的。那时候二宫身体不好,又没什么朋友,常常下了课就跑到棒球训练场去看队员训练。那个时候他就注意到和田了,那个人同别人都不一样,站上投手丘的那一刻就像是获得了力量一般,他的周围没有严肃的气氛,那个人只是咧着嘴自信的笑着,眼睛紧盯着捕手向他张开的手套。他握紧手中的球,一个抬腿,只听嗖——的一声,旋转着的球体在半空划过一个曲线,随即飞进了手套里。

 

「Nice ball!」

大概是被这激动人心的场面激得浑身都热血沸腾了起来,二宫大声的朝站在投手丘上的人大声喊了一句。

二宫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喊出这一声的,喊完才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嘴。低着头不敢看球场投来的异样的目光。

等抬头的时候竟撞上一个大大的笑脸,那人伸出手:你好呀,我叫和田。你好像很喜欢棒球的样子,你愿意和我们一起打吗?

 

 

等回过神来,二宫已经被这个叫做和田的人拉到了场上,那人热情的拉过他的手,绕到他的背后手把手的开始教二宫挥棒。

掌心贴着他手背的触感太真实,鼻息呼在耳边,少年的二宫和也,第一次知道了喜欢的感觉。

 

 

等回过神来,他已经被圈在了那个人的怀里。因为那个人在学校的无人的楼道哭着抱住他说,和也,我的腿受伤了,不能上场了,我好难过,你能不能安慰一下我。

他手足无措的看着恋人,那是他第一次看到那个人哭。他能懂那种感受,但他说不出口,他只能轻轻拍着他背,说我知道,我都知道,你的难过我都了解。

但是却被一下子推开。

你不懂,你从来都没有上过场比赛,你怎么会懂我这两年的努力,和甲子园失之交臂的痛苦。

 

 

等回过神来,是自己忍着夺眶而出委屈的泪,主动把嘴唇贴上去,他去吻那个曾经笑得那样好看的人,想以亲吻的方式告诉他你还有我。

这本来是恋人之间美好的场景,却被录成视频贴到学校的网站上。老师找他们谈话,问有没有这回事的时候,那个人却说是自己缠着他,说自己是恶心的同性恋。

 

 

等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被泼了一身脏水,没有人来帮忙,所有人都是像看着垃圾一样看自己。和田从身边经过,本来想要假装没有看见,可那人张开了嘴,口型说的是:对不起。

二宫笑了。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

 

 

等回过神来,已经转学去了另一个学校,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也再也不用接受老师同学异样的眼光。只是这件事二宫始终无法彻底释怀,它就像一座高山,耸立在年少的二宫的心里,直到现在也跨不过去。

 

 

等回过神来,他已经无法再骗自己只是一时迷糊喜欢上同性了,如果只是一两年身边没有异性伴侣还说得过去,但是过去的这将近14年的时间里,他没有喜欢过任何一个女人。他的性向在16岁那年就被自己悄悄决定好了的。

 

 

 

 

 

佐藤从来没见过二宫这么没精打采的样子,以至于她端着咖啡的手一直在抖,似乎在昭示着主人的震惊。

今天二宫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进来的时候她就吓到了,赶紧遵从二宫吩咐端来咖啡。看他这个样子昨晚一定是没睡好,又联想到社长昨天下班前对她说的话,心里想的全是不可描述的画面。原来社长,是下面的那一个啊……意味深长的盯着二宫的脸,咖啡都还端在手上没有放下。

正在工作的二宫伸手半天捞不着自己的杯子,抬头才发现佐藤正盯着自己的脸傻傻的看,不知道在想什么。本就因为想起些陈年往事没有睡好这下被佐藤盯着更是浑身不自在,他的声音里染上一丝怒气:“佐藤小姐,我昨天才和你说过,要是不想上班就别来了。”

刻意加重的最后的那三个字如同警钟,终于敲响了佐藤不知道飞去哪里的思绪,二宫冰冷的语气又再次在她脑海打转,于是她赶忙放下咖啡。

“啊抱歉,刚刚走神了。”

二宫啧了一声,抿了一口咖啡:“呜哇好苦!告诉你多少次,我要多糖,怎么就是不记得。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招来一个这么不会办事的秘书。”

“对不起对不起下次我一定……”

佐藤赶紧低下头道歉,但二宫却懒得理她,伸出手说:“拿出来。”

“拿什么?”

“你还敢问我拿什么?就是那个啊!”

“那个是?”二宫都要气死了,他感觉自己头发正一点一点烧着。

“就是实习生的名单啊!拿给我看一下!”

“哦哦是那个啊…可是您昨天不是说不想看吗?”

“今天他们就要过来了,所以我想看了。”

 

佐藤表示要顾及这个任性的社长不时向她扔来的炸弹好难受哦,因为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生气嘛。明明自己是个女孩子社长也不知道怜香惜玉……

不过一想到二宫昨天对自己说的话,佐藤就觉得一切都说得通了。

 

 

 

 

 

 

 

佐藤领着几个大学生到二宫办公室的时候二宫正在悠闲的拿着他的掌机打游戏,完全把工作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示意佐藤把门带上后他绕到了佐藤旁边,用两个人才听得到的音量说:“你怎么不敲门啊,我在打游戏的样子让他们看到了影响多不好。”

佐藤听了心想原来你也知道羞耻啊,不过她也只敢想想不敢说出口,她只好用惯用的语气说下次我一定记得先敲门。

二宫满意的点点头,他也不想在第一次见面的学生面前就这么把自己爱发火的本性表现出来。于是他装作温和的做着自我介绍:你们好,我是二宫和也,是这个公司的社长,从今天开始这位就是负责你们的佐藤小姐。他指指佐藤,佐藤也像是终于得到了什么重用一样认真的朝那些大学生点了点头。

然后二宫开始和那些大学生一个一个握手,到最后一个人的时候他站在那个人面前好久都没有离开。

佐藤奇怪的看了二宫一眼,意外的发现自家社长的眼睛看着那个人都直了。佐藤顺着二宫的目光看了一眼他眼前站着的大学生,染着一头黄毛,带着耳钉。表情淡定自如甚至可以说是根本不像旁边那几个来实习的学生一样紧张的不是揪着衣角就是在玩书包带。

原来社长喜欢这种不良type?

还没等佐藤出声提醒自家社长,二宫就先开口了:“你叫什么名字?”

“樱井翔。”

 

眼前的人长了一张很对自己胃口的脸,大眼睛双眼皮,最要命的是那张嘴!一开一合的明明只是说了三个字就觉得性感的要命,亲吻起来肯定很带感。

 

“请问你的电话号……”

 

佐藤知道二宫要问什么,赶紧把他拉到一边:“社长我知道这是你喜欢的type,但是人家只是学生你不要对人家下手哇。”

“为什么不可以?”二宫反问佐藤。

佐藤转头看看樱井,再看看二宫,说:“那个人一看就是直的啊。”

“你又知道了?”

 

不过二宫想想即使是自己这一边的人第一次见面就问了个名字还没深入了解就要电话号码有些不妥,就还是听从了佐藤的意见拿了樱井的简历开始问他问题。

“庆应经济学部,樱井君挺厉害的嘛。”

“哪里,我还有需要学习的地方,这才来到贵社学习,以后也请社长多多指教了。”

外表看起来不良,实则是懂礼貌的好青年,二宫暗自在心里又给自己对樱井的印象加了好多个100分。

 

 

交待了佐藤一些带实习生参观和学习的相关事宜,等他们出去之后二宫和也又拿出掌机开始打游戏。打了一会觉得有点无聊就拿出手机插上耳机听之前自己录下来的Candle翔的语音。

闭上眼睛听了一会二宫才觉察出不对劲。

嗯?这个声音和樱井翔好像啊,不会……是一个人吧。

 

 

 

 

TBC。

相方说我对棒球的爱真的是很深沉x没错就很喜欢钻A啊

评论(8)
热度(204)
© ゆ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