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fun.

【Y2】Harmonized Finale(ABO)05

Alpha S  X  Omega N

ABO设定慎 / 捏造注意 / 如有不适请关闭 


前篇主页。

————————————————



二宫和也气势汹汹的拿着被裁员的名单去找松本润,问他我怎么被裁了。

松本一脸茫然表示他也不知道名单里有二宫和也,后来想了一下应该是那边的要求。

“所以,名单上竟然有我没有樱井翔?”

“意料之中。你也知道樱井翔的背景,哪有人敢裁他?”

 

 

又是这样,二宫苦笑着。就算Omega再有能力,工作再积极,就因为是Omega,只要还没站在千万人之上,就可能随时从高处跌进深不可见的地狱。

况且二宫除了松本这位亲友,真的就没有太多别的人际关系了。平时也就陪陪松本去见见客户,聊的也都是技术上的问题,介绍介绍产品,根本没有太多机会谈及私人问题的,更不可能跟哪一个客户有私交。这次公司被收购,松本也帮不了他。就连松本自己都很有可能面临着很大的危机。

那边认定的事,即使是后来松本替他打电话求了情,也没有办法留住二宫和也。毕竟合同上白纸黑字写着给予贵公司最大的利益,但是人员必须由那边决定。

 

松本就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二宫会在裁员名单上的。有一些平时都没怎么做事的员工都没有被裁,想也知道是和那边有关系的。

 

 

松本也有想过要去请自己家的老爷子帮忙,但是想到那个人一定会对自己说自己开的公司的事情自己解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自己的公司,哭着也要重新要回来。

 

 

 

 

 

“Nino……”松本看着已经抱着箱子在收拾东西的二宫心情有些复杂。请他来这里的是自己,让他离开的虽然不是自己,但多少也脱不了干系。

毕竟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二宫知道松本在想什么。他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连松本都觉得那笑容难看极了。

“不要担心,凭着我的能力,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是我不好,没能留住你。”

“不是你的问题啦,就算不在一起工作,以后还能一起喝酒啊。”二宫朝松本眨了眨眼。

“Nino……”

“真的没事啦,不要在这站着了,你还有很多事情没处理吧。”说着二宫推推松本,想把他推进办公室。

“我送你下去吧。”

“哎呀不用了,我只是丢了工作又不是残了我能自己走啦。小润你快回去工作吧。”

二宫背对着松本拿起椅背上挂着的外套穿上,看着自己那用了快两年被自己收拾的一尘不染的办公桌,搬着他办公用的一些研究资料,推开大门离开了。

 

没有一个人来送他,昨天还是他部下的人,个个都坐在位置上窃喜。样子像极了在观看一位跳梁小丑。

觊觎他位置的人多了去了,他走了更多的人抱有的是幸灾乐祸,而且多的是那些被个性清高的二宫拒绝的Alpha。

大家都说公司不需要一个企图爬到所有Alpha头上来的Omega。那边公司的人估计也都是提前打探过消息知道了松本集团有这么一位麻烦的Omega在,所以才迫不及待的把他裁掉的。至于松本,虽然相比二宫起来人脉更广,更可能随时东山再起,但是他们还是需要松本的人脉的。

 

 

 

电梯到了一楼,一开门二宫就看到了自己很不想看见的人。

“你要去哪?”

二宫没有理眼前的人,径直就从他身旁穿了过去。

 

樱井跟着二宫来到停车场,在二宫拉开车门前抓住了他的手。

“放手,拉着我干嘛。”二宫抱着个箱子本来就很不顺手,被樱井拉着更是让箱子的重量直往他身上压。

“你拿着公司的资料要去哪?”

“你先放手。”

樱井听了乖乖的松开手,二宫瞪了他一眼,拉开后座的车门把箱子放在座位上。关上门的间隙他说:“这不是公司的资料,这是我个人的研究成果,我被炒了,所以我要带走。”

“你被炒了?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刚刚,我的名字在裁员名单上。”

“为什么?”

樱井表现得很惊讶,两只大眼睛瞪得更大了。

二宫懒得跟樱井细说,拉开驾驶座的车门就要往里面钻,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补充了一句:“我被炒了你很高兴吧,以后没人跟你吵工作上的事情了,那边应该会找一个“听话”的家伙来替代我。”

说完二宫便启动车子,开出了停车场。留下樱井一个人站在二宫的空车位旁。

他想了一下,还是决定打个电话给二宫。

 

车子没开出公司多远,就碰上了红绿灯。二宫和也烦躁的打开车里的广播,想打发一下这等待绿灯的时间。

结果他一打开广播,尖锐刺耳的笑声就回荡在车里,——是他讨厌的那位女性搞笑艺人的广播。他一下子就分辨出来了,并且光是听到那个笑声二宫浑身就迅速起了鸡皮疙瘩,他“啪”的一下关掉了广播。

等了一会还没有到绿灯,二宫只好无聊的手指轻轻敲击方向盘,继续等待。

这个时候一个电话打过来,二宫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的三个字“樱井翔”,这让他更加烦躁了。他听着马里奥通关的音乐响了几声还在继续响,抬眼看看尚未变绿的信号灯,决定听听樱井翔到底打来电话想说什么。

他按了接通,再打开手机的扬声器,里面立马传来一个好听富有磁性的男声——喂?

“什么事?”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有什么打算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可以帮你安排新工作。”

二宫看着前面红灯变成绿灯,内心一阵腹诽。

“你打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个?不好意思,不需要。绿灯了,我先挂了。”

“你会需要的,没过多久你就会来求我帮忙,让我们等着看。”

趁着二宫还没挂断,樱井迅速的说出了自己最想说的。

 

手机那端传来急促的忙音,二宫的脸迅速的黑了大半。要不是因为还在开车,他现在就想拿起副驾驶座上的手机对那头的樱井骂一顿脏话。

等想骂人的情绪缓下来之后,他仔细想了想觉得樱井对他实在是有点,不是说太好了,安排工作什么的,没理由啊,自己又不是他什么人。

硬要说的话,就是不怀好意。

要是真答应的话,那可真像社会上那些被Alpha养着的Omega了。

一手包办啊,这种事情落在二宫头上可不适合,有违他的人生信条。他的所有一切都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就连进松本公司的时候松本说你不用考试的可以直接来,但是二宫还是跟松本说这样影响多不好,然后自己一个人跑去参加了考试。

 

 

 

二宫把箱子搬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七点了,他叫了个外卖之后就坐到电脑桌前打算履行他对樱井所说的话——马上找份适合的工作。

虽说他的存折里还存了足以养活他好几年的积蓄,但他的房子还是公司的,过不久就必须要搬出去。

他先是在网上搜索了一些对自己专业的职位,可是不是满人了就是薪水给的太少。他一手掐着烟头,一手撑着额头,紧紧盯着屏幕,刚到的外卖都忘了要吃。

眼看手边烟灰缸里的烟头越来越多,他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原来自己的专业……已经这么不好找工作了吗?

 

二宫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去找一些别的工作,就算不能够继续他的研究开发,能找到养活自己的工作才是重中之重。

于是他开始了新一波的搜索。然后在手里的烟抽到一半的时候,他激动的掐灭了手里的烟,狠狠的把烟头摁进烟灰缸。

就是这个了!

二宫看着招聘网站上的一个公司都在招募他想应聘的职位,满意的点点头并且迅速的发邮件给人事部的邮箱,介绍了自己的基本情况之后,收到了明天就可以来面试的回复。

 

太好了。二宫松了口气,身体也稍微放松下来,他紧接着搜索房子的信息,打算找新的住所。

今天乘电梯遇到物业的工作人员,物业告诉他要在两个星期内搬离这个房子,所以他必须要在两个星期内找到新的住处。

他动动手里的鼠标点开了那些租金适合的公寓,一张一张图片查看。后来又想与其看图片还不如第二天直接去看,想到这里他便合上了电脑,决定明天面试完就去看房子。

 

 

 

 

 

 

二宫来到面试的公司已经是上午九点了,他拿了一个号坐在面试场所的门外等待,外面也有十来个和他一样来面试的人。

他的序号不算靠前也不算靠后,恰好是这十几个中间的号,他暗自感到开心,这可是今天运气好的昭示啊。

离到他面试还有一会儿,无聊时四处张望了一番,发现旁边的人拿的档案上性别写的都是男性Alpha。

难道今天来的都是Alpha吗?

二宫好奇的把脖子伸长努力想看清对面的小哥手里拿的档案,又觉得自己的行为好像不太礼貌就又安分的坐在座位上。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被裁员打击到了,不然怎么现在这么紧张跟不安,还要看别人的档案确认一下自己的胜算。太差劲了自己。

 

 

等待的时间比他想象的要长,想必上一个面试者被提问了很多问题。二宫开始觉得人事部的审核人员一定特别难缠,自己如果不做好心理建设的话,等会很有可能要吃螺丝。

负责叫编号的小姐终于叫了他的名字,他深吸了一口气,算是给自己打气。

 

 

一位审核人员拿起桌上简介看了一眼,同旁边的另一位小声说了几句。

二宫能感受到他们奇异的视线在他脸上扫来扫去,如果不是听到他们接下来说的话,二宫都觉得自己的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二宫先生,不好意思呢,我们只招Alpha。”

 

“可是你们的招聘网站上没有写。”

 

“是我们疏忽了,网站没有及时更新。抱歉了。”

二宫虽然生气但是也不好发作,毕竟是别人公司的规定,总不能揪着人事部人员的领子强迫他们录用自己吧,总归是有损形象的。

冷静且大大方方的走出去,假装没有听见那些Alpha在背后的窃窃私语。

 

 

 

一家不行那就下一家,二宫早就想到会有这种结果,只是没料到第一家面试的公司就这样。在这Omega并不被重用和尊重的社会,许多人事录用工作都是由Alpha一手操办,他们对Omega的主观偏见不仅仅体现在生理歧视,还有工作能力的歧视。

 

 

二宫无奈的走出大楼,开车去下一个面试地点。

 

 

结果到了那边又被退回简历说并不招收Omega。

他一个上午去了几家公司,都说网站上写的情况不属实,甚至还有面试官怀疑二宫的简历是造假,不可能有Omega会担当得起副部长的职责。

二宫听了气得都忘了把简历带走,从面试的房间出去之后重重的摔了门,力气大得让外面坐着的Alpha都吓了一跳,个个把头抬起来看着他,被看的人则眯着眼睛歪头微笑着说:“看什么看没看过力气大的Omega吗?”

 

 

 

二宫心情很差,差到极点。他都忘了下午约了去看房子的事情,开了车就往家赶。

上午面试的公司就像是串通好的一样,每个面试官都是看了他简历上的性别之后立马拒绝得爽快,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他准备好的那些理想抱负,到了嘴边又全都不得不咽回去。

 

回到家之后他又开始新一轮的发邮件,继续找适合的工作。

 

 

 

时间过得很快,也差不多到了房子该交还给公司的时候了。二宫这一个多星期来到处碰壁,虽说他早就做好了长期战斗的打算,但是一到真的面对了自己找不到工作这个巨大的问题,他就很烦躁。他对自己跟着教授学习的那段时间从来没有后悔过,也十分相信自己的能力。只是现在很多公司都不需要Omega了。

性别是不可能造假的,身份证上明确的写着男性Omega。即使想要投机取巧但是早晚也会败露。

 

二宫叹了口气,手一摆把喝空了的啤酒罐子准确无误的扔进垃圾桶,又盯着网页上的房子信息发呆。

 

比起工作现在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地方住。二宫跟着房屋中介去看过几次,那些地方不是太过偏僻偏离市区并且交通不便就是肮脏破烂无法保证安全性根本没办法住。然而还有几天房间的钥匙就该还回去了。

该怎么办?

他头抵着手,喝了酒之后昏沉沉的脑袋里浮现出一个名字——樱井翔。

 

想到之后立刻摇了摇头。

一定是喝多了才会想要去求他帮忙。

 

 

二宫想到松本,只是当下松本也自身难保,再去打扰恐怕不好。二宫又想到作为竹马的相叶雅纪,随即也摇头否决了,相叶和恋人同居呢,自己怎么能去他家里。

 

想来想去自己再没有什么交好的朋友。

兜兜转转还是又回到了樱井身上。

 

可是那人对自己不怀好意,而且是个Alpha。二宫想到那天晚上自己发情的场景,不禁打了个寒颤。

 

等回过神来二宫已经拿起手机打开联系人—樱井翔的界面了,他想了想,还是决定拨通。

 

那边还没接起来。他的手有一点抖,拿不稳手机差点落在地毯上。

想着一定是天气转凉了,二宫拿着遥控器开了暖空调。

 

“喂?Nino?”

 

几秒之后都得不到回应,在樱井以为二宫是打错了就要挂了的时候,他听到极其细小的声音。

“嗯,是我。”

“怎么了吗突然打给我?”

“就是……你家里能不能……能不能,住人。”

二宫已经听到樱井愉快的笑声了,连忙辩解道:“我不是答应和你交往了。只是……”

“我知道,我想你也不会这么快投怀送抱。”

被樱井那句投怀送抱搞得耳朵有些发烫,二宫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听着樱井的笑声二宫都快以为这一切是不是就是樱井搞的鬼。

“等我找到合适的地方,工作稳定下来了会搬走的。”

“好,你什么时候来。”

“过几天吧,还了这边钥匙就过去。”

“就这么定了。”

 

挂断了电话,二宫侧躺在床上,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不是激动,是不安。为刚刚自己所做出的举动感到不安。

 

 

 

 

几天后二宫在跟着樱井把行李搬到他家的时候他跟樱井说,你可不要趁着我和你住在一个屋檐下对我动手动脚的我带了抑制剂,而且我很快就会搬走的,把你脑子里的那些念头都删掉。

樱井只是笑笑没有说话,他看着忙碌收拾行李的二宫的背出神。

勾着嘴角的样子被扭头过来看他的二宫看得清楚,撂下一句“你笑得真恶心啊。”

 

心情大好的人没有跟他家的住客计较,只是跟在后面帮忙搬东西。渐渐开始期待起和二宫接下来要相处的日子。






TBC。

——————————————————

越来越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ojz

评论(3)
热度(184)
© ゆ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