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fun.

【Y2】それはやっぱり君でした(上)

慎 / 乱 / 捏造注意


————————————————————






下了一场大雨。

二宫没带伞,被困在公司里走不了,只好打电话给经纪人让他开车来接自己。

说起来也是奇怪,这都过了梅雨季节,还总是天天下雨。阴沉沉的天气搞得二宫心里也阴沉沉的,工作的时候都提不起什么干劲。

不过一想到家里的恋人在等着自己,被雨天搅得沉郁的心情便一扫而空了。

于是二宫决定买点什么今晚亲自下厨庆祝一下这段时间的工作结束和他们即将到来的交往纪念日。

 

 

 

 

 

让经纪人在一家小超市附近停车,拿了车上的伞就小跑进门。进门的瞬间还是稍稍压低了帽檐,生怕被认出来。

真刺激。

鲜少进超市这种人多的地方买东西,就是怕被认出来,现在简直是在顶风作案嘛。

猫着背的特征,下巴的黑痣还有那肉肉的汉堡手——二宫背后的嘀咕声越来越多,他再次烦躁的压低了帽檐,挑食材的速度也快了不少,还顺手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了几罐啤酒。

在他推着推车踌躇是拿葱好还是拿蒜好的途中,旁边经过几个穿着JK制服,打扮得很可爱的女孩子。其中一个刚刚还拿着手机在摆弄的女生,估计是因为二宫身上独特的香水味,在二宫经过的时候多看了两眼。

“诶?二宫君?我没看错吧?”

然后就像是连锁反应一样,尖叫声铺天盖地。在蔬菜的区域引起了一点小骚动。

二宫只好赶紧拿着已经挑好的东西去结账。结果收银小姐也是红着半张脸瞅二宫,眼睛就没从二宫被帽子遮挡得若隐若现只剩半张的脸上离开过。

“您好,一共4179円。”

二宫掏出钱包拿出几张纸钞递给她,朝她抱歉的微笑了一下,拉高了帽檐,意思好像是自己打扰到她们生意了。只是收银小姐好像并没有读懂二宫这个笑容的意味,她的脸越来越红,情绪越来越高涨,似乎想要大声叫其他人来围观,但是在那之前,二宫选择落荒而逃。

 

 

 

 

打开车门坐进保姆车的一瞬间,二宫长长舒了一口气。

经纪人狐疑的看了一眼后座的二宫,又看看他脚边的几个印有超市标记的袋子,里面似乎装了能囤好几天的食材。

“怎么这么久?被认出来了?”

“嗯。”

二宫似乎并不在意刚刚发生的小插曲,只是平淡的回答。确实,这种小骚动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了。

“买这么多?二宫桑一个人吃得完吗?食物放太久会坏的……”

经纪人熟络的跟二宫聊天,毕竟他也算是陪伴二宫最久的经纪人了。他知道二宫家里大大小小的事,知道二宫的喜好,他脾气温和,也忍得了二宫有时候一时兴起的任性。

他算是除了那个人之外最能容忍二宫和也的人了。

 

“我不是一个人吃啦。”听得出语气里沾染着的兴奋,迫不及待,或许还有些炫耀的成分——看,我家里有人等着哦。

“那还有谁?”

“翔桑呀。”

经纪人听到二宫嘴里说出的名字,沉默了。

 

 

 

 

 

沉默滑行了一个漫长的世纪,像是悄悄滑进了另外一个轨道,藏匿起来。长得不着边际,长得几乎让驾驶座上的经纪人忘了启动车子。

恍惚了半天,在二宫差点就要问你怎么还不开车之前,才迟迟踩下油门。

满意的听到车子启动的声音,二宫向前稍稍倾着的身体才又坐回座位,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听着细细雨点拍打车窗的声音。

“二宫桑你听我说……翔桑他已经……”

“嗯?翔怎么了?”

“不,没什么。”

 

车内的沉默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

二宫闭起双眼——离他家还有些距离,他打算进入短暂的浅眠。

雨声逐渐被窗户从睡着的人耳边隔开。

 

 

 

 

 

……

 

 

 

 

 

 

 

 

是夏,空气早已退却料峭,紫阳花开得正好。雨水把乡间的路浸得泥泞,不免让人行走困难。二宫跟着剧组去拍电影,取景的地方要恰好要经过这窄窄的乡间小道。即使穿着离地面有段距离的木屐,二宫也不敢像平常走路那般轻快。一面打着伞,一面小心翼翼行走。

行走时碰到的紫阳花叶扫过二宫的脚踝,搔得脚跟着痒。

 

二宫最讨厌下雨。雨天不仅会伴着密布的乌云让整个天空迅速黑下来看起来摇摇欲坠,而且会阻隔一部分视线让人行动变得极为不方便。

但是没有办法,这是导演特意选的雨天拍摄,说是什么烘托气氛。

 

 

他攥紧了那油纸伞的伞柄,紧紧跟着工作人员,心里念叨拍摄地点怎么这么远。

所幸那上了油的伞还算牢固,伞面并没有被雨水浸湿半分,小颗雨点落到伞面上汇聚不成威胁,弹跳了几下,落几颗在二宫肩头。

条纹浴衣上多了几处和其他地方不同的深色水渍。

 

 

 

 

“二宫桑?做一下准备,先拍几组照片。”

 

 

 

 

从刚刚开始就感受到不远处树丛中一道炽热的视线,盯得二宫浑身不舒服。可他也没有办法跟摄影说让他停下来。这种停下来的理由太过牵强,无疑是让人觉得他想要偷懒,对他的评价大打折扣。

他不过是个刚出道没有经验的艺人罢了。

主角的位置还是事务所费尽心思千方百计给他争取来的,因此题材自然也不会太大众——讲述的是同性之间禁忌的爱。

既然是讲同性之爱,那么必定是有两位主角的,然而另一位主角却迟迟没有出现。

听经纪人说那人也是一位新人演员,给他打了好几通电话都不接,只是听说那人出了名的演技拔群。看来是仰仗着演技,才敢不接导演的电话。

 

“樱井桑还没有来吗?”

“半个小时前说他快到了,现在都过了半小时他还没来。”

 

旁边的几个工作人员在小声讨论着,正好被拍完照片中途休息的二宫听见了。

啊,原来一起拍摄的人是那位樱井桑啊。全名是叫什么来着?樱井翔吗?

二宫脑内搜索着这位共演人的信息,想起来自己上个月好像在哪里看过挂着他巨幅海报的广告牌。

是哪里呢?

樱井翔长什么样?不记得了。

 

 

边思考的二宫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水杯,小口啜着里面的水。

无意间撇到不远处树林中一直存在感颇强的视线,然后,视线在一瞬间对上了。

只是那人戴着夸张的鸭舌帽和把脸包得严实的白色口罩,只露一双眼睛。

“啊,发现了。”

二宫注意到之后便往那边走去,也不顾旁边工作人员劝阻:“大概只是普通游客。”

 

 

视线的主人急急忙关掉相机的画面,把相机储存卡取出收进包里,一气呵成的动作让二宫不免怀疑:“为什么违反规定?”

那人举手做投降状,扯下口罩,是一张性感的嘴。

“因为二宫桑太好看了嘛。”

好看的嘴唇一张一合,二宫看得着了迷。嘴唇的主人声音也好听得宛若带了魔力,听起来根本不像偷拍狂变态。

“瞎说什么,拿出来,删了。”

二宫伸出手,意思是让拿相机给他自己删,免得这人耍赖。凶巴巴的样子映在可爱的脸庞上构不成什么威胁,反而在这位“偷窥盗摄狂”看来,就像在撒娇一样。

“好好好,我删我删。”

手忙脚乱把包背到胸前,扯出相机带。

 

 

那边导演正找二宫想先给他说一下戏,瞅到两人站在一起的画面,便小跑过来。

“啊!樱井,你来了怎么不说一声?”

“诶?樱井桑?”

这个偷拍自己的“偷窥盗摄狂”就是樱井翔?

还沉浸在疑惑中的二宫看看导演,又看看樱井,刚刚气势逼人的样子早不知道哪里去了。樱井看着他这个样子感到好笑:“害怕了?”

二宫即将开口的“我才没在怕的”被导演堵了回去:“刚刚忘了介绍,这是要和你一起共演的樱井翔桑。”

 

 

“你好,我是樱井翔。”

樱井摘下鸭舌帽,伸出了手,趁导演不注意向二宫眨了眨眼。

“你好,二宫……和也。”

 

 

 

 

 

 

……

 

 

 

 

 

 

“二宫桑?”

二宫是被经纪人摇醒的,意味着已经到了——手臂上的力量重的足以让他立刻从梦境中抽离出来。于是他揉了揉还有些困倦的双眼,抗议没睡够。

他打开车门,才发现雨已经停了。

“不要喝太多酒哦?明天还有收录啊。”

“嗯,知道啦。”二宫回给经纪人一个疲倦的笑容,缓缓走进公寓。

 

 

 

“小翔,我回来啦——”

将钥匙放在玄关处的鞋柜上,二宫坐在木质的地板上,边脱鞋边呼唤恋人的名字。

没有回应。

像是早已经习惯这一切般,把食材放进厨房里,挑了一些晚饭要用的放到洗菜盆里,就撩起袖子洗手开始准备晚餐。

二宫做了自己最喜欢的汉堡肉和恋人最喜欢的荞麦面。他把它们端上了餐桌,餐桌上立刻热气腾腾,二宫为自己和恋人各倒了一杯红酒。

“小翔,纪念日快乐。”

举起酒杯碰了碰对面的酒杯,清脆的碰撞声碰撞着空气,回响在只有二宫一个人的房间。他的眼睛都笑眯了起来。

“我开动啦!——”

 

 

偌大的房里,仍然只有二宫一个人说话的声音,那么可怜又那么孤寂。

 

 

 

 

 

 

……

 

 

 

 

 

第一天拍摄开始,二宫和樱井都穿上了久违的学生制服。他们演的是背着家里谈禁忌之恋的懵懂乡下男高中生。

二宫童颜的脸套上学生制服,挎着背包,根本就是一个高中生。反观樱井,虽多了几分别于高中生的成熟,但帅气的脸庞就像每一个少女漫画的男主角,单手抓着包的样子放在大城市里也能够迷住很多情窦初开的少女。

 

 

 

 

蝉始鸣,半夏生。

少年骑着单车飞驰在乡下沿海空旷的公路,沿途樟树叶被风吹起,沙沙作响。饱满阳光穿过树叶,地面树影斑驳。

少年撞倒了戴着细框眼镜腼腆的另一位少年。

故事从香樟树下开始了。

 

 

 

 

 

拍摄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不得不说,樱井的演技真是浑然天成的。拍到吻戏的时候,不但没有害羞,还大大方方的凑近二宫,眼睛里的深情真实得快要把二宫的灵魂吸走了。

二宫知道这是在演戏,身边也有那么多工作人员和摄像机,大大小小十几双眼睛盯着看,但他还是不可避免的害羞起来。每当樱井贴近他的时候,本来只是感叹这人的眼睛怎么可以这么大这么好看,后面注意到樱井的眼睛紧紧盯着他,迷离的眼神加上半遮住眼的头发,可以说是对二宫造成极大的视觉冲击了。

以至于每次导演喊“NG”都是因为二宫突然笑场,然后害羞得躲开,一点都没有作为演员的意识和专业素养。

当然这样做可免不了导演的一阵骂的。二宫是新人,演技也说不上多好,普普通通的没有亮点,自然比不上演技自然,台词倒背如流处处做到完美的樱井。

因为自己的“NG”,害的樱井也需要陪着他重新来一遍。想到这里二宫难免觉得愧疚,正要叫住樱井和他道个歉,樱井却像早已看穿了一切般,他摇摇头,温柔的说没关系。

这份温柔捂热了二宫的心,他看着樱井的眼神多了几分感谢。

 

 

 

 

 

很快二宫也没了一开始的紧张,两个人的配合天衣无缝,很多被二宫遗忘的台词也都清晰的浮现在脑海。

摄像机中,天空被染上了夕阳特有的橘,青阳万丈。悬崖边上杂草生机勃勃。两个穿着制服,学生模样的男生站在断壁悬崖,他们背负着禁忌,深情的对视。接着,身体契合的拥在一块,热烈的亲吻着,不分彼此。

舆论的风声呼啸着,就要把他们推下悬崖。

然而他们不管不顾的样子仿佛让时间都静止了,十指相扣紧紧握住的样子形成了巨大的阻力,就像是隔绝了世界,与整个世界为敌。

 

 

 

 

 

 

收工的时候二宫叫住了樱井。

“樱井桑,今天谢谢你了。”

“没什么啊,就算我生气也没有用吧。两个人能合作好好的拍完电影就很好了。”樱井笑着的样子看起来也不像是生气,二宫舒了一口气。

像是又想到什么似的,樱井叫住了正准备离开的二宫:“要是真的感谢我,回东京请我吃饭吧。”

 

 

 

 

 

又连续拍了好几个星期,每次拍完二宫都是精疲力竭的样子,回到房里很快就睡了。

只是今晚不知是不是因为房里空调坏了,风扇吹着的声音太吵,乡下蚊虫过多,让二宫烦躁的踢开被子,带着一身黏糊去冲了个澡。

冲完澡已近凌晨一点,二宫爬到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翻身的时候正好看到夜空中的星。

乡下是可以看到星星的,而且繁密得数不过来。本来想要数星星催促困意的二宫,打消了这个念头。他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也不顾头发被压得已经乱了,穿着拖鞋就跑到附近的海边打算散散步。

 

 

 

 

 

 

海边咸湿的空气又让二宫清醒了不少,他深深怀疑今晚根本就是睡不了了。舒服的海风温柔的抚摸过二宫每一寸皮肤,他索性脱了拖鞋,赤足在柔软的沙子上行走。

他抬眼看看夜空,早就没了白天那样炙热得要把人烤成灰烬的阳光。多的只是视野被无限放大,空旷的海边看得见更广阔的远方。远处天空和海接连的地方打渔的船红色的信号灯和天上的星一起忽明忽亮,照亮了平静的海面。

偶有海鸥振翅滑行过海面,激起一点一点波澜。

 

 

 

 

 

二宫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连上耳机线。

耳边播放的女声唱着夏天,唱着夏天的海,一如这眼前的风景。

二宫望着一望无际的海,想起了自己幼儿园时在纸上写下的梦想——成为优秀的演员。

只可惜事与愿违,自己的演技并不被许多人看好,连同事务所。他们看中的不过是自己这张讨喜的皮囊。

他的才华就如同石头沉入大海,隐没在这幅外表之下。

 

 

 

 

 

 

“二宫桑?”

转过头望去,呼唤自己名字的人正无措的站在身后,手边还拿着几根燃尽的烟花棒。

“诶?樱井桑你怎么?”

没等二宫说完,樱井自顾自接了话:“睡不着。”

“我也是……”

樱井注意到二宫小腿上被蚊虫叮咬的痕迹了然的点点头。

他迎着吹起的海风向二宫走来,因为逆风的关系他的头发被打乱,一根一根垂在眼前。海风吹起的不仅仅是樱井的头发,还有海水,浪潮一点点浸湿干软的沙,一点点拍打岸边的礁石,正如同此刻二宫的心,被潜伏已久的情绪拍打着,是紧张的,也是不安分的。

在月光的衬托下,樱井的五官被勾勒得很清晰,温柔的大眼睛里蛰伏的不知是什么情绪。二宫和也觉得,沿着岸边向他走来的樱井翔,帅得一塌糊涂。

樱井的身后是灿烂的星河和大海,是整个世界。

二宫突然想到夏目漱石的“今晚月色真美。”,便也心动得一塌糊涂了。

 

 

 

 

 

察觉到二宫红了脸的樱井也只是勾起嘴角笑笑,走到他跟前,变戏法一样拿出几根还没有点燃过的烟花棒,递给二宫:“一起放吗?”

二宫点头:“好。”

 

 

 

 

樱井让二宫拿着那烟花棒,自己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

只可惜风太大樱井怎么努力都点不燃,刚窜出一点火苗又被风吹散了。二宫看着他这个笨拙的样子说我来试试,自顾自的拿走樱井的打火机。

只是二宫也点不燃那烟花,索性蹲了下来。樱井见他这样也跟着蹲了下来,于是就有了现在这样的,两个大男人蹲在地上努力想要点燃那烟花棒的场景。

“你伸手过来挡一下。”二宫指示樱井。

樱井听话的伸出手护住火苗,二宫又说了:“手离远一点啊,别烫伤了。”然后樱井也听话的把手稍微拿远了一些。

“那我点了哦?”

“点吧点吧。”

 

 

 

 

烟花点燃的一瞬间两人都笑了。樱井拿出另外一根凑近二宫已经点燃的那根,两支烟花就那样烧起来。

喷出来的火花颜色也不一样,二宫的是黄色,樱井的是红色。

蹲着的樱井似乎是腿麻了,他换了个姿势蹲着,又朝二宫那边靠了一点点。

两人的肩膀挨在一起,像是思考到同一件事情上一般又相视笑了起来。

是喜悦,是点燃烟火的喜悦。虽然他们都已经是成年好几年的大人了,但是看到这样通过努力之后办到的事情还是会开心的像个大孩子。

 

 

大概是他们这段时间拍戏太累了,想要用不同的方式卸掉疲劳吧。

 

 

 

 

 

 

烟火的光照亮了他们一点点脸部轮廓,也照亮了他们的眼睛。

他们发现,彼此的眼睛里都有对方。

 

 

 

 

 

 

没过一会,烟花也燃尽了,二宫正盯着那烧的有些焦黑的棍子出神。

“二宫桑。”

“嗯?”

“二宫桑为什么会选择当演员呢?”

“啊,因为喜欢啊。”

“喜欢?”

“对啊,从没感觉到这样的喜欢,喜欢得不得了。”

二宫别有深意抬眼望着樱井眼睛,像是要从他的眼里读出什么别的情绪。

樱井没有躲避二宫的目光,他笑了,笑得一如拍电影时的那样自信,眼里载满了白天演戏时的情绪,是那样深情,也是那样真实的。

“我也,很喜欢。”

 

 

 

 

 

 

表明心迹的黑夜不同于白天,摄像机之中的一切都是可以用演技来伪装的,然而此刻的他们将彼此的伪装剥去,只留最真实的情感。

风停了,海鸥也飞回它们的巢穴,同家人团聚。

他们也依偎在一起,为前一分钟才改变的关系感到喜悦。

 

 

 

 

 

 

海连着天的那边逐渐冒出一点白。

 

 

 

 

 

……

 

 

 

 

 

二宫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他睁眼目光环绕四周寻找了一会送他来医院的人,始终是没有找到。想喝水看了床头柜,那正好放着一杯。

喝好水又躺了回去才想起今天有工作,急忙又从病床上爬下来打算拿着旁边叠好的衣服去换。

这个时候医生进来了,看到二宫这样赶紧让他回去躺好。说明了理由二宫才知道他昨天是喝了酒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在家里晕倒了。早晨经纪人去他家里叫他起床的时候怎么敲门都不开,只好拿出他家的备用钥匙开了门发现他晕倒在餐桌旁边,急忙送来了医院。

医生跟二宫说让他不用担心,他只是劳累过度昏倒了。

经纪人还让他告诉二宫已经安顿好收录那边,请了别的嘉宾让他先好好休息几天。

二宫连忙点头道谢就又躺了回去。这会他已经睡不着了,就直直盯着病房的窗外。

 

 

 

不是……小翔送我来的吗?

昨天明明和他一起庆祝纪念日的啊。

 

 

 

二宫从病房的桌上拿来手机快速按了几个号码,拨通经纪人的电话。

“翔桑呢?”

“二宫桑。”

“我问你翔桑呢?”

“两年前我已经跟你说过了,翔桑已经不在这里了。”

“……”

“你骗人,我昨天明明才和他一起庆祝纪念日,他还夸我做的荞麦面好吃来着!”二宫越说越激动,音调高的让经纪人以为二宫和也真人正站在他耳边朝他耳朵大喊。

那样刺耳,还有一点,撕心裂肺。

 

 

 

 

二宫已经听不进经纪人后面说的话了,匆匆挂断了电话。

经纪人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始终还是对着手机上的联系人深深叹了一口气。

 

 

 

 

他一直在我身边的。怎么会不在呢。

 

 

 

 

 

 

 

 

 

 

……

 

 

 

 

 

 

 

 

 

 

 

 

世界终究是残酷的,它见证了所有人的磨难和生死,见证着开始跟结束。

相互紧握的手会放开,再坚固的爱情也会有破碎的一天。

海誓山盟站在悬崖边上承诺交付一生的两位少年还是分开了,就在他们脱下学生制服,步入社会的那一刻。

不知是因为梦想不同让两个人背道而驰,还是因为时间一长变了质,一个少年最后选择的是和普通女性结婚,一个少年因为还爱着,最后选择了孤独终老。

 

 

 

 

 

无论结局好坏,都和演员无关。

现实的他们才刚确认关系,一切才刚刚开始。

 

 

 

 

 

这一天随着导演宣布杀青,工作人员簇拥过来祝贺,为二宫和樱井献上花束,代表着为期一个月的拍摄结束。

 

 

二宫和樱井回到东京之后没有频繁的约会和联系。一是因为樱井工作实在太多没时间多联系二宫,二是因为他们的关系就如同他们共演的电影那样,是一个禁忌。

两个公众人物谈恋爱,还都是男性,对社会的影响可想而知。因为不接受同性恋爱的大有人在。

 

就因为这样,他们平时发讯息聊天的内容大都是关于工作。约会也就是匆匆吃个饭便散了,哪里还有热恋期情侣的样子。

二宫没有樱井那样的名声大噪,接的戏也就没有他的那般多。以至于空闲的时间里,他就开始想念樱井,想念他们一起拍戏的时候天天在一起的时光。

 

 

 

 

 

 

 

二宫再一次见到樱井是在三个月后他们上节目宣传电影的时候了。樱井依旧意气风发,只是多了几分疲劳,下巴青青胡渣也冒了出来。

 

被问到两个人私下的关系时,樱井在桌子底下悄悄勾住了二宫的手指,害怕被发现的二宫紧张得用力一脚踩在樱井的鞋子上。樱井吃痛但是却还是要憋着的样子让二宫忍俊不禁:“fufufu,我们的关系很好哦。”

“是这样吗?樱井桑?”

主持人明显没有看到樱井憋得通红的脸,反而把问题抛给樱井。

“是……是啦。”

吃螺丝的模样又惹得二宫一阵fufufu。

 

 

 

 

 

 

只可惜二宫并没能得意多久,当他被樱井按在电视台的厕所里亲得晕头转向的时候他才知道惹谁都不要惹樱井翔。

“刚刚是谁让我吃螺丝?嗯?”

啾。

“不知道,不是我。”

啾啾。

“好啦是我,我知道错了拜托你别在这里好不好——”语气染上一丝恳求。

啾——

“喂!樱井翔……唔?唔……”

亲吻是温柔且缠绵的,樱井舔了舔嘴角,似刚饱食的动物。见二宫还要多说话,他又凑上去奉上了自己的唇舌,与眼前人的小舌纠缠。

堵住话多的恋人的最好方式,便是亲吻。樱井师匠用行动证明着。

像是要发泄多日不见的思念,樱井不停的索吻,直到二宫双腿发软,连空气都氤氲起来。

 

 

 

 

 

 

 

 

 

他们的电影不久之后上映了。樱井的演技一如既往的大受好评,二宫还是像之前那样,即便多了几处闪光点,但是有樱井这座大山在,就是再多的闪光点,也会被悉数遮挡,因此谈论二宫演技的人寥寥无几。

电影也是不温不火,跟樱井之前演的那一两部比起来,票房的差距是确实存在的。樱井的人气并没有因为这部电影持续上升,反而因为题材的原因让很多不能够接受同性爱的人变成了樱井的黑粉。于是樱井的粉丝就把矛头指向了二宫,他们认为是二宫的存在拖累了樱井的发光。

二宫本人也是这么认为的,同为演员,他了解他们之间的差距,内心也暗自为自己的不足感到不甘。

只是和樱井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樱井总是不以为然,用笑容搪塞,告诉二宫说没关系的不是你的原因,是题材啦大家可能还不太能接受同性爱。

两个人待在一起的时候二宫还是软软的回应樱井的安慰,告诉他对不起是我想太多了。可是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他还是不可避免的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认为如果他再好一点,这部电影就不会这样了。

明明拍摄的时候很开心的,氛围也很好……他们也真的,通过拍摄电影时的朝夕相处,相爱了。

但是就是有一股道不明的情绪时不时扎着二宫的心,让他难以释怀。

 

 

 

 

赏识二宫的人还是有的,所以后来二宫又接了几部戏,但是演技还是不被认可,大家还是都说他只不过是靠着脸蛋支撑,若是没有那副好皮相,早就被淘汰出局了。

他不止一次问过樱井:“翔桑,你说,我是不是不适合当演员啊?”

“傻瓜,怎么会呢,别听那些人瞎说,在我眼里你演技就很好啊。”

“那是因为你喜欢我才这么说的。”

 

 

 

樱井承认二宫说对了一半,但也只是一半而已。他是真的很欣赏二宫,不是作为恋人的那种欣赏,是作为人的。

二宫天赋不足,但是每一次都很用心的去问去探讨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并加以改进,还会找樱井对戏。

像之前共演同性电影的时候,二宫就多次找他对戏。二宫认真的模样打动着樱井,所以他才会对他产生了异样的情愫。

只是不料二宫天性敏感,他总会胡思乱想。钻牛角尖的程度是一般人无法比拟的,只要是遇到关于演戏的事情,他就会比谁都拼命。

作为男人,即便是有了优秀的恋人,二宫也默默的跟樱井较着劲。

这些樱井都是看在眼里的。

 

 

“看吧。你不是也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没有……相信我,相信你自己,好吗?”樱井尽全力安抚着心情又低落的恋人。

 

 

 

 

然而二宫的沉默并没有成为阻挠樱井计划的理由,他今天约二宫出来吃饭就是打算把家里的备份钥匙交给他,让他和自己一起住。

他真是太喜欢二宫了,所以想要时常看到他,想要晚上闭眼睡觉前看到,想要白天醒来时也看到。

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天天聆听二宫的心事,替生性敏感的他排忧解难。

樱井觉得陪伴便是最好的,是最长情的告白,他一定能理解自己的心思的。

 

 

于是樱井便趁着二宫在低头戳碗里的食物时对他提了这件事:“跟我住一起吧,小和。”

二宫刚开始还“诶”了好几声,但最后还是点点头答应了。

樱井激动地不顾这里是餐厅,抱着二宫亲了又亲,结果自然是被二宫小尖嗓攻击说你注意点好不好这里公共场合!

 

 

 

 

二宫住进了樱井家。

他什么也没拿,大概是知道有一天一定会再次搬回自己家。

 

 

 

 

 

 

 

 

樱井丝毫不在意这点,周末收录一结束就带着二宫去买衣服。还说要买一些新的生活用品给二宫。体贴的样子倒是真像一个称职的男朋友。

只是在试衣间也免不了一阵狂亲就是了。

 

 

“我上次就跟你说了,你能不能注意点,我感觉有狗仔一直在跟着我们。”

二宫紧张的四处张望,生怕刚刚樱井把他摁在街边巷口接吻的场景被拍到。

“小和你真可爱。放心吧,不会有狗仔的。”

“你这个人啊……”二宫叹了口气,“到底知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啊。”

“什么问题?”

二宫翻了个白眼,樱井故作天真的模样让他很火大:“之前我们共演的电影出来的时候就有媒体怀疑过我们的性向了,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粉丝有多讨厌我。”

“怕什么,有我在呢。”

樱井朝二宫挑了挑眉,握着的手又紧了许多,仿佛是在告诉二宫让他放心。

 

 

 

 

 

 

 

 

 

 

 

 

 

自从上次二宫跟樱井说自己会弹钢琴,樱井就给二宫在家里买了一架钢琴让二宫每天弹给他听。

后来樱井又发现二宫也很擅长唱歌,就自己作词为他写了一首歌。

樱井说他天生带有一种特别能带动气氛的能力,所以替他写了一首悲情歌,觉得这样的感觉比较适合二宫。

 

 

 

“Nino不去演音乐类电影可惜了。”

“我也觉得可惜,怎么就没人请我去演呢。”

二宫目不转睛盯着屏幕打游戏,整个身体放松的窝在樱井怀里,樱井从后面搂着二宫的腰看他打游戏。

 

 

 

这样的对话也就只有在同居的家里两个人开玩笑说说了。只是谁都没有想到这玩笑后来竟开成了现实。

 

无人问津的小演员二宫和也,被邀请去出演音乐类电影的主角。

 

事务所的高层之前无意中听到二宫的弹唱觉得很有潜力,向导演推荐了二宫。

 

 

 

 

 

 

 

 

第一次见到导演的时候导演就告诉二宫音乐类的电影很难演,不仅需要充足的乐理知识,还需要足够的时间去记忆台词,将演技发挥到淋漓尽致。

导演的意思二宫很明白了,就是让他多花精力和时间在这部电影上。

 

 

二宫不仅明白了还照做了,所以他开始不回樱井短信不接樱井电话,早出晚归的在导演安排的琴房里练琴,跟别的演员对戏,还接受各种各样的老师训练唱功。

 

 

每次回到家都是深夜了,但是樱井还是体贴的为二宫留了灯。

当二宫蹑手蹑脚的爬上床的时候,樱井从后面环住了他,哼着气音叙述自己的不满。起初二宫还会象征性的安抚他,时间一长二宫就不乐意了。之后的日子里,樱井再带着撒娇意味的贴上来,蹭蹭二宫表达自己的需求,二宫都会冷着口气告诉樱井自己明天还要去琴房,你不要抱着我,会擦枪走火。

说完就拿着樱井给他买的枕头就跑到客房去睡,也不管樱井生气的叫了他的全名。

 

渐渐的二宫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像是住在了琴房一样,几乎是三四天才回一次家。而且每次回家他都是拿换洗衣物,有时候连招呼都不和樱井打就走了。

 

樱井不能理解,自己的工作比二宫还要多,可二宫再怎么忙着拍戏也不能一直不回家就住在琴房吧。

他开始怀疑二宫是不是背着他在外面有了别人。

 

 

 

本来这不过是樱井偶然间萌生出但是很快被自己否定的想法,他不打算和二宫深入追究这件事,但是所有的事情在某一天终于爆发了。

这天是樱井的生日,二宫没有回家。

樱井并不是特别看重生日的人,虽然他很感谢母亲生下他,但是自从他成年之后,生日就很少再过了。一是因为工作太忙没有时间,二是他认为都已经成年了再像小孩子那样闹哄哄的过生日实在是不成熟。

于是他便把“过生日”这项活动从他的每年计划里去除了,直到他遇到二宫。

二宫像是故意听不见樱井对他说的“我不过生日的啦”,每年生日都给他买礼物,甚至有的时候礼物就是二宫他自己。

这让樱井开始习惯,让他又开始过起了生日。他说服自己,既然恋人乐意给自己过生日,那就随他去吧。

可是这一次,二宫没有回家。甚至不愿意回他任何一条短信。他觉得他这次实在是太过分了。

 

 

 

 

 

随着时针指向十二点,意味着樱井的生日过去了。樱井赤着脚,关掉了房间里所有灯。随着灯一盏盏熄灭,樱井眼里的光也一点点熄灭了。

他今晚没有给二宫留灯。

他决定等二宫回来好好问问他。

 

 

 

 

 

二宫回到樱井家是第二天早上十点钟的事情了。樱井这天早上没有工作,就坐在沙发上等二宫回来。

樱井坐在沙发上,手里握着今早的报纸,就看着二宫从玄关走到房间,再从房间走到玄关,动作一气呵成。

“你也知道回来啊。”

没有回答。

“昨天我生日你为什么不回来?”

“多大个人了还过生日?你都不用工作的吗?你不用工作我还要工作的好吗?知道我拍戏多累吗?”

“一开始不是你吵着给我过的吗?”樱井越说越生气,气势汹汹的口气像是要把眼前人拆了吞进腹中。

“那我现在不想给你过了,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樱井攥紧了手里的报纸,他像一头暴怒的狮子,想都没想就冲到了门口,紧紧抓着二宫的手腕。力气大得像是要捏碎他的手腕骨。

“你是不是外面有别人了?所以才不回家?”

二宫从鼻腔里挤出一丝冷笑,看樱井的眼神里早没有了热恋时那般温柔:“是又怎么样。”

他尽全力甩开了樱井的手,开了门走了。

 

 

 

二宫不知道的是,从他甩开樱井的手的那一刻开始,之后的几年,他再也没机会握住曾经恋人的手。而他头也不回的离开的这扇樱井家的门,即使再有机会打开,却再也找寻不到属于樱井翔的哪怕是一点点踪迹。

 



 


TBC。





评论(13)
热度(99)
© ゆ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