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fun.

【Y2】Harmonized Finale(ABO)04

Alpha S  X  Omega N

ABO设定慎 / 捏造注意 / 如有不适请关闭 

 


前篇点头像。



————————————————————————



樱井见二宫态度放软,趁势问了他今天最想问的问题:“我可以叫二宫先生Nino吗?”

“可以。”二宫点点头,似乎不介意这个称呼。

“那我可以继续追求二宫先生吗?”

“随便你。”

“那……”

“不行,我不会和你交往。”

一如既往的果断,一如既往的利落拒绝。

“你怎么知道我要问这个?”

“你说够了没,都怪你耽误我时间,我要去买东西,我饿了。”

“我也去……!”樱井指了指自己的胃,表示它也在闹脾气。

“去什么去,跟你熟吗,赶紧回家歇着陪老婆孩子吧。”

听完这话樱井就变了脸,他一把抓住二宫的手腕,力气稍微有点大。虽然二宫也没有感到疼痛,但他被樱井的眼神盯着难受,稍微缓和下来的怒气又从头顶一下子烧到了脚跟。

“干什么,放开我!”

樱井当然没有乖乖听话放开二宫,手紧紧箍住二宫细瘦的手腕:“我记得我可没有说过我有Omega啊,Nino是怎么知道的呢?嗯?”

二宫心里一凉,想着完了。

他不计后果的脱口而出,让一些本不该被樱井知道的过往就要叫嚣着冲出表面——

“我猜的。不行吗?”眼神飘忽不定,不知道是在看哪里,但他不敢看樱井的眼睛。即使那双眼睛再他的脸上扫来扫去,也扫不出什么有效的信息。

“行,当然行。不过我也在酒会上说过,我没有过Omega。Nino忘了吗?”

 

 

 

强调了“没有过Omega”这几个字,樱井笑眯眯的松开手,识趣的拿起自己放在地下的公文包,准备要走的样子。

他没有错过刚才他问那个问题的时候二宫和也紧张的表情。

他在逃。他在说谎。他的表情证明了一切一切。

樱井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猫腻。不然那个人为什么不敢看自己的眼睛。

他要验证自己的想法,他要去问自己的大学后辈相叶雅纪。

 

 

 

说起来也真是巧,二宫和也的竹马相叶雅纪考上了樱井翔的大学,成为了他的后辈。后来又进了同一个社团。

当初扬言说要找樱井翔打架帮竹马解气的相叶不但没有对前辈大打出手,还和他成为了好朋友。因为相叶发现,樱井上了大学之后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不再气场全开目中无人,反而在知道相叶高中也是自己的后辈后经常帮助相叶解决学习问题。

樱井身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不仅是Omega,很多像相叶一样的Alpha也多了起来。

当然这件事他不敢告诉自己的竹马,他知道自己的竹马没能从名为樱井翔的阴影中走出来,并且变得越来越抗拒Alpha。

杀死了真心,再慢慢杀掉天真。

曾经藏在相叶身后一直被他保护着的竹马,也慢慢藏起了胆怯和天真稚气。

 

 

 

凌晨六点钟樱井准时关掉了吵得他脑袋犯疼的闹钟,起身拉开了窗帘。

初秋的早晨不如夏天,透着一点寒意。虽然只是一点,但还是让樱井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不过樱井把这归结于昨天在二宫家门坐太久,吹了太久冷风。于是他顺手拿起床边放着的外套,披上。

去门口拿了今天份的报纸放在餐桌,打算一边看一边享用早餐。这不过是他庸常的早晨的一部分——

他在等相叶起床的时间赶紧给他打一个电话去。

熟悉后辈的作息时间,所以想着还是不要太早打扰他。这次的事情无论如何都要问出来,所以他必须找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问。

 

大概是到了八点的时候他斟酌了好久还是给相叶拨了过去——

听相叶的声音是已经起床有一会儿了,只不过仍夹杂着许些慵懒。

 

相叶从来就不是话匣子,不会滔滔不绝,更不会轻易把竹马的秘密透露给别人。所以尽管是自己敬仰的前辈——聊了几句近况后,樱井问起他高中的事情来,他以还有工作为由挂断了樱井的电话。

电话这头樱井感到可惜什么也没问出来,电话那头的相叶则是握着手机,手心出了汗也浑然不觉,悬着一颗砰砰直跳的心。

是不是就要瞒不住了。他想。

他祈祷二宫不要太快暴露,依照樱井的性格就算知道了大概什么也不会说,不过二宫可能再也跨不过这个坎了。

只是,也是时候找个机会向二宫挑明自己和樱井是朋友的关系了。

 

樱井知道相叶找借口挂掉电话意味着什么。

这种和二宫相似的逃避问题的方式,更让樱井的内心产生了巨大的怀疑。樱井是聪明人,多少还是看出了点倪端,他坚信不疑的认为,二宫绝对有什么秘密藏着,并且很可能和自己有关。

樱井几乎要把高中的那位二宫后辈和他的二宫副部长判定为同一个人。从第一次见面起,樱井就觉得二宫对自己的反应过于激烈。

再对Alpha有偏见的Omega,也不应该像二宫那样只针对自己一个人。

 

 

 

 

后面的日子会社迎来了一个大项目,这个重大的任务理所当然的落在了最得意的部门——技术部的头上。樱井和二宫组织部下做项目的准备忙得不可开交,虽然两个人低头不见抬头见,但那不过也就是互相打招呼就又各自投入到工作当中去,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之前发生的事情也就当做是意外,两人只字不提。

就这样忙了好几个月,两人都淡忘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只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像这件事一样平平淡淡的维系。即便正副部长需要做的工作有些不同,但是该争吵的时候二宫的语气还是会像吃了炸弹那样把樱井的温柔提议炸个稀巴烂。

但是樱井也不是吃素的,强忍着即将要黑下来的脸,仍维持着温和的笑容,做出实际行动让二宫知道他的提议才是正确的。

当然偶尔樱井也会忍无可忍的狠狠反驳二宫,就在俩人要吵起来的时候恰当的退让让二宫赢得上风。然后看着二宫稍微带有些得意的脸庞宠溺的笑着,虽然二宫没看见但是部门其他的员工都看在眼里,大家都猜测樱井部长和二宫副部长是不是一对。

整个会社闹得沸沸扬扬,这件事当然也传进了松本的耳朵里。

 

 

 

这天松本神秘兮兮的把二宫叫到办公室问他。

“Nino你这是和樱井翔交往了?”

“谁和他交往了!”

“啊?没交往?那整个会社都在传……”

“谁说的!我找他去!”
“樱井翔……”

二宫差一点气的把松本心爱的盆栽一脚踹翻。

 

 

 

于是就有了现在樱井的领口被二宫的手揪住,樱井双手做投降状,在茶水间差点打起来的场景——

“你乱说什么呢?”二宫直直盯着樱井,眼中是不屑,那不屑翻滚着,跳跃着,就要把樱井的脸烧出两个漆黑的大窟窿。

“嗯?我说了什么吗?”

无辜的样子二宫见了就想一个巴掌招呼上去——

“你和其他人说我们在交往的事情。”

“哦那件事啊——那天有个小姑娘来问我,我没说我们在交往,但我也没回答她啊。是她自顾自的理解然后说给别人听的吧。”

“暂时相信你。”

放开了揪紧樱井衣领的手,二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准备走出茶水间——

猝不及防的被人从后面拉住,二宫踉跄着后退了两步,保持着前胸贴后背的姿势,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接着就是温热的呼吸打在耳边的触感,挠着二宫的脖颈和心,痒痒的。

二宫不用看都知道樱井现在是笑着的。

“Nino什么时候才肯答应我呢?”

褪去Alpha咄咄逼人的气势,换上了如小姑娘撒娇般的语气,是恳求,也是妥协。

“想知道吗?”二宫也笑了,语气里带着和那笑一点都不同的嘲讽。

“下辈子吧。”

说着挣脱开樱井抓着他的手,走回到自己办公的座位。

 

 

这几个月虽说工作忙,忙得步步逼紧新官上任的樱井,但他也没放弃当时口头说的那样穷追不舍。时不时就约二宫出去吃个饭,或者在茶水间和停车场堵一下他,偶尔把二宫叫到自己办公室表个白。

可是二宫也贯彻了他一开始拒绝樱井的态度,并且只要樱井的动作过于亲密,语气对他过于关心,他就会连拒绝带恶毒的嘲讽一起回复樱井,叫他停止放弃对自己抱有的一切想法。

二宫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樱井他们扯不到一块儿去。

告诉他,他们像两条线,笔直的向前延伸,或许偶尔会停歇看看彼此,但就是倔强的不肯相交,也根本没有相交的理由。

 

可樱井先生是个名副其实的努力家,不管是工作还是追人谈恋爱,他都做得一丝不苟。

二宫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一点——中午桌上多出来的便当,生病的时候桌上摆满的药品,节日或者生日还能收到不同类型的最新款游戏。

不用猜都知道是谁送的。

送的还恰恰符合他心意。这也多亏了二宫不像其他喜爱攀比的Omega那样追求奢侈品。

二宫每次都只是兴致颇高的收下礼物,接受樱井次次的请吃饭,但他丝毫没有接受樱井的意思。

樱井知道二宫不是用几个礼物就能够让他乖乖接受自己的人,也就没有表现出急于求成的样子,只好继续展开他的恋爱攻势——

 

 

 

另一方面,二宫对樱井这段时间的态度也表示不理解,所以他去找了自己的发小说了这件事。

松本听了这话后停下了摆弄他心爱盆栽的手,露出欣慰的笑脸:“这不挺好,不是你想要的吗。”

“好个屁,樱井翔不是有Omega的吗为什么追我!”

因为你有急支糖浆。松本想这么说。

“或许那个女性Omega根本不是他对象呢?或许只是谣传呢?”

“不,我亲眼看到他们牵手了,做什么都是一起呢。”

“都过了多少年了,他们可能早就分手了啊。而且你不是不在意他吗,干嘛还来找我说他的事情。”

“我是不在意啊!”小尖嗓毫不留情,还象征性从座位上站起来理直气壮的样子,像是给自己毫无说服力的话打气。

“唉,你什么时候才能好好面对自己的心啊。你一直打抑制剂也不是办法,迟早要出事的。”

“面对不了啊。你不是知道的吗。”

二宫的头慢慢垂了下来,眼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房间的气氛变得紧张且难以呼吸,掐着二宫的喉咙,让他连说话都觉得艰难。

 

那是好几年前二宫还在念大学的时候,某天半夜他睡得正香,接到大学好友打来的电话。好友在电话里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虚弱无比,仔细听还能听到莫名的痛苦的喘息。

「和也君……快来救救我……」

「你在哪?快告诉我!」

「学校……体育……器材室……」

二宫听着朋友求救的声音也没多想就拿起外套冲出了家门,即使知道自己是个帮不上什么忙的Omega。

当他赶到体育器材室打开摇摇欲坠的铁质大门,一眼就看到好友躺在地上。

他满身青紫红痕倒在二宫的眼前,腿间各种各样的不明液体,二宫不用想都知道那是什么。空气中杂乱的信息素交织在一起,铺成细细密密的蜘蛛网,围绕在二宫周围。二宫眼前发黑差点倒在好友身边,他闻得想吐。

拼命忽略多种信息素给他的嗅觉带来的不适,他脱下自己的外套裹住赤裸的友人,背着他就往附近的医院赶。

 

 

 

医生告诉二宫,友人因为受到多位Alpha的侵犯,以后再也无法生育了。

「报警吧……我们报警吧!」

「没用的和也……没用的……」

友人用力的摇着头,瘦骨嶙峋的躺在病床上虚弱的样子,让二宫的心绞得生疼。他想抱住友人安慰他,却又不敢。害怕一拥抱他就碎了,就会消失不见。

从那以后二宫的友人就像换个了人,变得少言寡语。有时候二宫来看他同他说话他也不回应,就静静躺在那里,不会哭也不会笑,就是一个劲的盯着医院标志性的白色墙壁。

二宫记得,那眼神空洞得几乎能把人吸进去,二宫也知道,那是即将寻死的人的眼神。

不久后他就亲眼看到了友人没有温度的尸体躺在他的面前,一如那天向二宫求救时躺在他眼前的样子,只是没了生病迹象,胸口不再起伏,凑近了也听不见的心脏跳动的声音。

「和也,你记住我的话,无论如何,都不要相信Alpha。」

那是友人寻死的前一天晚上对他说最后的话。

 

 

 

 

真残酷啊,没有人能够帮得了Omega,唯有他们自己。

因为家世显赫,因为有背景,就可以避开法律的制裁,真可恶啊。

二宫握紧了拳头,力气大得连骨头都咔咔作响。

他突然想起了高中时候自己喜欢的前辈樱井翔,那个Alpha也是,自以为是的样子。估计皮下也跟将友人推入死亡深渊的罪犯没什么两样吧。

真是令人作呕,不管哪个Alpha都一样,只会把Omega当成消遣工具,用完就随便扔掉。

 

 

 

 

 

当时的二宫是这么想的,可是樱井看自己的眼神又不像在撒谎。这反而让二宫的内心产生了一丝丝的动摇。

他就像站在抗拒的本能和本能之间,踌躇不定。而樱井,孤零零的站在属于二宫的本能彼岸,等着二宫回头。

二宫是矛盾的,友人的话语如警钟始终敲打着他的神经,友人死去的模样也历历在目,在每次他就要妥协,就要回握住樱井向他伸出的手时打在他耳边一记响亮的耳光。

是多年后即使他想回头远远望向樱井,那对Alpha抗拒的心情也如同海啸,一遍一遍掀翻他划向彼岸的小船。

 

 

二宫不是没有想过找Alpha暂时标记,他反而是最清楚抑制剂有多残忍的人。普通的交往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每次到最后一步,二宫总是受不了的跑去厕所关上门,从口中出来的发泄物弄得满厕所都是。

随着年龄增长,他也越来越不能够接受Alpha多的场所,一闻到杂乱的信息素,他的脑袋就像被人拿钝器砸了一下,晕头转向的,他只能蹲在人少的地方一个人慢慢拍着胸口喘气。

起初他以为是身体出了什么毛病去医院检查过,但是医生告诉他这是他心里出了问题,如果心理上不接受,不管吃什么良药,都没办法治愈的。

 

 

二宫虽然没打算将自己羞耻的故事告诉樱井,也通过朝夕相处逐渐淡忘了樱井以前对纯情的他的打击,但是他始终无法跨越心理那道障碍。

不是因为那是拒绝过他的樱井翔。

而是因为,樱井翔是个Alpha。是作为见过友人惨遭毒手的自己无法轻易原谅的Alpha。

 

 

 

 

二宫想着就这样放着樱井不管,时间一长他绝对就会放弃的吧。只要自己好好工作,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再次升职,说不定下一个项目结束后就可以把樱井挤下去。

以自己的学历不至于失业,松本也不会让他失业。

他什么都想好了,他会作为Omega中优秀的代表掀起一场运动,让国家更改法律。首先,他要在会社里出人头地,取得多数Omega的信任,然后号召大家一起进行。

 

 

 

 

人们都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句话用来形容二宫的处境实在是贴切。

他想得还是过于美好了,这个由Alpha控制的国家早就已经坍塌崩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灭了二宫心里残留的最后一点卑微的希望。

两个星期后,项目莫名被否决,技术部是当之无愧的背锅部门。

而松本的公司被其他公司收购了,意味着二宫可能面临着被裁员。

 

 

活在美梦中不愿醒来的人啊,最后还是被称作现实的怪兽吃得一干二净。





TBC。

——————————————————————————


感谢写得这么啰嗦这么拖拉还有人看qaq评论我都有看!只是每次都不太会说话不知道怎么回复评论(士下座)



评论(6)
热度(189)
© ゆ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