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fun.

【Y2】Harmonized Finale(ABO)03

Alpha S  X  Omega N

ABO设定慎 / 捏造注意 / 如有不适请关闭 


前篇点头像。


——————————————————————





“嗯……”

虽然二宫的内心告诉自己不能再缩短和身边的人的距离了,但是身为Omega的身体太过诚实,诚实到他整个人几乎靠在樱井的怀里,皱着眉低低的喘着粗气。

由于正值发情期,二宫不得不把自己的身体贴近樱井,好让樱井的信息素平息在自己体内乱窜的情欲。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样做只会让他更加贪恋樱井信息素的味道,让本来想缓解的发情热如潮水那般高涨了起来,慢慢的吞噬掉他的身体,还有他的理智。

他觉得他的裤子已经湿了。

 

 

 

再怎么迟钝的Alpha都看得出身边的这个Omega发情了,更何况是身体健全的樱井。当务之急也不好继续问二宫要回答,只好把发情的二宫往自己停在附近的车上带,以免这附近有Omega或者Alpha,被二宫的信息素影响就不妙了。

 

 

到了车上樱井才觉得二宫很不对劲。与他所了解的Omega发情的情况一点也不一样,他猜测二宫可能长期注射抑制剂,导致每一次发情都难以控制,甚至比一般的Omega发情要难受很多。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

因为长期注射抑制剂,二宫的身体变得比普通Omega要敏感,受Alpha信息素的影响也比一般Omega要大。本就是快到发情期,所以只是樱井的一点点信息素,他也欲罢不能。

樱井内心感到愧疚,他不过是想用信息素吓唬一下眼前的Omega以表自己Alpha的身份,并不是想要威胁他什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受自己影响发了情……

二宫红了眼圈面色潮红的样子樱井也受到不小影响,再加上刚刚把他抱进后座的时候二宫无意识的蹭了蹭樱井,樱井觉得自己也快到极限。没有什么比一个Omega主动向Alpha求欢的动作更诱人的了,即便是本人浑然不觉的动作。

不过樱井也不是二十出头的小年轻了,他也明白就算想要帮助二宫缓解发情热做暂时标记什么的也不能在这里。这里的公园人来人往,不管做什么都会被看到。

他对二宫虽然仅仅只是感兴趣还没有到占有欲爆棚的地步,但是他可不想这种事情在公共场合也让别人看了去,他没有这种兴趣。

 

 

 

“你忍耐一下,我这就开车带你回我家。”

樱井试图用自己的话安抚因为发情难受得胡乱呻吟的Omega,然而效果并不如樱井想的那样好,二宫甚至已经扭着身体开始将手伸向自己的裤链……

樱井看到情况十分不妙就一脚踩下了油门赶紧往自己家里赶。他心里也默念一句该死,这个地方这么离家这么远。要是知道会发生这种情况就不来这么远地方吃饭了。

二宫发情的同时放出了他自己的信息素,是大吉岭茶的味道——一开始吸入鼻腔的时候极具攻击性,苦涩,并且冷冽又刺激,仿佛身处海拔极高的雪山。但是再吸第二口的时候就会越发感到温柔,像夏天午后身上穿着母亲手洗的制服衬衫上柠檬洗衣皂的味道。

让人忍不住吸第三口,第四口……

樱井觉得二宫的信息素好闻得不行。

虽然他没有看过二宫对他笑着的样子,但是这个信息素的味道足以让他想起被他忘得一干二净的青春——足以灼伤眼球的太阳光,柠檬汽水的滋味,母亲身上的白色连衣裙,背号是“2”的混杂着泥土和自己信息素味道的红色球衣,隔壁球场外野手没有接到的飞出围栏的旋转球,队友大声喊着的“Don’t mind”,还有那些和岁月一起被自己扔掉的闪闪发亮的耳钉……

被扔掉的还有以前的自己。

他对二宫有一些刮目相看,明明是表现得孤高冷清的一个人,却有着这样动人温暖朝气蓬勃的信息素。

突然之间他觉得除了愧疚之外,另外一种想法也占据了他的内心,那就是侥幸。他为他自己这样的想法吓到的同时也清楚的知道这样一个诱人的Omega躺在自己的眼前,自己没有拒绝的理由,自己也是一个正常的Alpha。不管现在这个感受是喜欢还是什么,总而言之本能是骗不过任何人的。

 

 

 

 

 

“樱井……先生……你家还没有到吗?”

“快到了,你再忍忍。”安抚的男声里带了一丝二宫不易察觉的烦躁。

然而二宫的身体已经不能好好的坐在座位上了,他弯曲着身体把整个脸部埋进两腿间,试图阻止樱井的信息素味道再涌进自己的鼻子里。

他被樱井的味道折磨得快要受不了了,可仍然还保持着坚决不向那个人求助的理智。

他知道也许待会去到樱井家他就会忍不住,就会像其他Omega那样将自己身体的全部展现出来。即将发生的事情二宫都清楚,可是他还是想反抗。

从下定决心忘记樱井翔这个人的那一刻开始,他二宫和也就决定要用自己Omega的身份和所有看轻Omega的Alpha,和这个社会抗争到底。

尽管目前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但是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一定会狠狠推开樱井叫他离自己远点。

 

 

 

 

跌跌撞撞进了樱井的公寓,整个房间铺天盖地的樱井的味道撞进二宫的鼻子里,他发出了一声呻吟,随即被樱井压在客厅的沙发上。

樱井伸手去扯二宫的衣服和裤子,那东西兴奋的顶着二宫的大腿根,昭示着主人的着急。所以樱井也粗暴的低下头想去亲吻二宫的锁骨。

“呜……”

二宫的身体同样也很兴奋,然而本人的脸却因为不愿意而皱在了一起,除了呻吟外他的声音里更多的是哭腔。

“不要……”二宫小声的拒绝着。

樱井什么也听不到。情欲像一把火,然而二宫的呻吟声像是往这情欲的烈火上再浇了一桶汽油,越烧越烈。

受到Omega影响的Alpha不再是人前那个温文尔雅说话谦逊的Alpha,此时的Alpha只是被情欲支配的虔诚从者。

Omega无力的推搡毫无作用。二宫越是拒绝樱井的动作越是粗暴,像是要把二宫活生生吞进肚子里。

“我说了不要!……”

“放开我!樱井翔!……求你……呜……求你了……放开我”

二宫红了眼圈,身体无助的抽动着,困难的压下身体里异样的感觉,用尽浑身解数喊着Alpha的名字,声音柔软得已经不似原来那般冷静,还带了点被情欲烧得难受的沙哑。

此刻被叫了名字的Alpha才终于像是听懂了人话,将暴露出来的兽性收回去,清醒了不少。

“对不起……二宫先生……我……”

二宫没有理会樱井的道歉,他用力推开身上的樱井,努力的支起身体,扣上了被樱井解开的扣子。也不顾衣服被身上人揉得皱了,沙哑的声音就开口问道:“你这里有抑制剂的吧……”

“有……可是你……”

“别废话了,快给我。”

见二宫态度强硬,樱井也不好再把自己那套为Omega好的理论搬出来。明明先兽性大发不管不顾就扑上去的人是自己。差一点就擦枪走火,还是对认识不超过两天的Omega。

Omega在社会上受到法律的保护非常非常少,所以发情期不得已和Alpha交配也只能算作是人类的本能,和吃喝拉撒一个道理,并不被法律保护。

也是因为二宫是位精神和身体素质都还算强大的Omega,才避免了身体受到因为信息素影响的Alpha的摧残。

樱井平时是一位比较尊重Omega的Alpha,对社会上一些保护Omega的运动也非常支持。但是今晚发生的事让他之前对Omega的尊重礼让都可以算是化作泡影。

自己怎么就会产生侥幸心理,自己怎么会忍不住对发情期毫无抵抗力的Omega下手……

就因为这个发情的Omega是二宫和也吗,因为他不会表露出热情和对周围事物的兴趣,所以自己才急切的想看看他不堪的样子吗。

 

 

 

 

「樱井前辈……我喜欢你。」

明明都姓二宫……为什么这个二宫和以前那位二宫后辈这么不同呢。

就像两个极端,一个热情似火,一个让人看不透彻,像在冰上孤独的舞者,美丽动人,但是浑身冰冷,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樱井对二宫以前的事情其实是记得很清楚的,可是由于以前的叛逆,也只记得那后辈姓二宫,但是完全不记得名字了。所以对二宫高中时期的印象只停留在那后辈笑得如夏日的骄阳。同现在眼前的二宫相同的也就只有姓了。

这个世界上姓“二宫”的人千千万,怎么可能碰巧就是一个呢,性格迥异也是必然的吧,又不是一个人。

樱井只把这当成是自己对自己反常行为的责怪而产生了心理上的不平衡,然后转身去医药箱里翻找Omega用的抑制剂。

他家里一直备着这东西是因为他对自己专业之外的医学有一些研究,也防止自己哪天突然有了Omega需要用,又或是为眼下这种尴尬的情况准备的。

 

 

 

打完抑制剂后二宫休息了片刻稍微缓解了身体的不适感便推门出去,不打一声招呼的。

直到门自动关上巨大声响打破了只留樱井的房间的寂静,樱井才回过神来。

二宫走了啊。

樱井不知道二宫在和什么较着劲,扛起千斤重的巨鼎,压在身上也不言语,即使背脊被压断了,他也独自一个人。

刚刚二宫恳求他不要继续的声音也是,柔软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强硬,和他的心一样,直直撞上去的话,可能会头破血流的。

樱井心疼极了,他不懂二宫的经历,但也后悔自己的冲动。

他以为大多数Omega都对他的信息素抵抗无能,二宫和也也会。

但是那个人终究还是用自己的信念战胜了本能。像一个拥有强大精神的古罗马战士,身披铠甲,斩断荆棘。

而且樱井知道的,抑制剂的存在有多残忍。它扼杀了Omega的本能,可能会解一时痛苦,但是一旦停下就会让Omega的身体更加不受控制的渴求,唯有Alpha的标记才是最终解药。抑制剂带来的副作用跟吸食毒品没什么两样。

 

 

 

 

 

第二天二宫果然没有来上班。

不知是因为身体不适还是逃避樱井。

樱井看着空空的座位,担心的皱起眉头。他心里也是难受的,毕竟害二宫这样的人是自己。所以他想了一天连午饭吃的他最喜欢的荞麦面也如同嚼着蜡烛,工作的时候因为分心交上去的报表错的一塌糊涂还被松本润找了好几回。

“樱井部长,你今天怎么回事?”

松本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要是实在担心Nino你就去看看他呗。”

“可是我觉得他不会让我进去的吧……”

“放心吧我跟着去,他不会不让我进去的。”

于是樱井也终于露出了一点放心的神色,一天的劳累也在听到松本这句承诺之后烟消云散。

 

 

 

 

 

松本和樱井站在二宫家的门口,松本象征性的敲了敲门,扯着他的小奶音:“Nino?是我,我来看你了,开门。”

二宫听见是松本的声音,鞋也不穿从房间里跑出来,连猫眼也不乐意多瞅一眼毫无疑心的开了门——

见除了松本还有另个人,他的脸都皱在了一起。

“你怎么来了?”

“二宫先生我……”

“滚。”

也不等松本进去,二宫就甩手关了门,险些夹到松本的脚。

门后面传来闷闷的声音:“你们回去吧我没什么事明天就能去上班了。”,随后又补充了一句:“樱井先生请不要拿小润当挡箭牌,我不会让你进来的。”

说完就又坐在客厅里抱着游戏机开始打起来。

 

 

 

门外松本一脸那我也没办法了你自己看着办的表情拍拍樱井的肩膀,随后按了公寓的电梯准备离开。

樱井看着唯一能够帮助自己的人乘着电梯走了也不气馁,他又跑到二宫家门口试探的敲了敲门:“昨天是我不好,二宫先生请给我弥补的机会。”

门内毫无反应。

樱井又敲了敲:“我知道你听得见,开开门好吗,至少让我解释……”

二宫用力的摁了摁手里游戏机的按键,一个剑击游戏里的恶龙就被勇士打倒了。二宫不知是把游戏里的反派当成樱井打倒了而开心还是对樱井的那句“解释”嗤之以鼻,他轻笑起来:“解释?你没做错啊为什么要解释。”

“Alpha不就是仗着自己的强大欺压弱小的Omega吗,我是Omega我认了。”

说着又摁了摁按键,开始下一关的游戏。

 

 

 

 

樱井也不生气,继续耐着性子敲门:“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是我不对。我作为Alpha真是最低,所以请二宫先生……”

大概是觉得樱井的道歉无意义而且听得有些让人烦躁,二宫索性关掉了游戏,也不存档,就这样扔在地上。

他对着门外的人说道:“你不要再说了,说什么我都不会开门的。请你回去吧。”

“我不会回去的,我会坐在这里直到你原谅我。”说完樱井真的一屁股坐在了二宫家门口。

“是吗?那请便了。”二宫冷笑了一声,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

 

 

 

 

 

发情期还未过勉强靠着抑制剂支撑的身体虽然没有感到任何类似发情热的不适,但是Omega本就身体虚弱,发情期也需要多食用一些滋补身体的食品。

所以即使精神力强大如二宫打了一天游戏又睡了一整个下午也早就饿了,他从床上爬起来翻找着冰箱,看看能不能找到食物随便煮了解决一下,结果冰箱里空空如也。

他烦躁的套着外套,又再一次嫌弃了自己不中用的身体。

年纪随着年而增长着而且抑制剂打多了,身体也越来越差了。这种刚入秋的天气在以前他只需要穿一件薄衬衫就能度过一天的。

还是需要出去觅食啊——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餐厅肯定都已经关门了,只好去附近的便利店看看。

樱井那家伙说的好听现在绝对已经早就饿的离开了,那种荞麦面混蛋。

这么想着的二宫推开了家门——

却没有想到那个人还坐在家门口,低着头好像睡着了的样子。

开门的“吱呀”声好像惊醒了靠在门口睡着的Alpha,迷糊的睁开眼打着招呼:“二宫先生终于愿意开门了吗?现在几点了?”

“十一点了。”

“哦。二宫先生终于愿意听我解释了吗?”

“没有。”说着便又要用力关上门,被樱井猛地站起来撑住了门——入秋的天气即使是Alpha也抵挡不住寒意,只穿一件单薄衬衫的樱井打了个喷嚏,让二宫趁机拉了拉门,差点让门关上,于是门就夹住了樱井袖子卷起来的手臂,让樱井的手臂迅速肿起来一块淤青。

“这样很危险啊二宫先生——”

虽然是抱怨的话语,但却不是生气的口气。这让二宫的内心柔软了几分,于是也就乖乖的不再关门,而是打开了夹住樱井手臂的门。

“疼吗?”二宫小心翼翼的问,像是做错事等着被母亲责罚的孩子。

“这不重要。我想问问二宫先生,你的心疼吗?”

 

 

 

 

意想不到的问题让二宫沉默了,以为樱井在开玩笑的二宫迅速的抬起头瞥了一眼樱井的脸,却是同昨日吃饭时不同的认真。

多少年了,竟是被伤自己最深的人问自己的心疼不疼。

一瞬间二宫心里努力堆砌起来的堡垒松动了一下,但是随即又被用强力的粘合剂粘了回去。

这可是樱井翔啊。

这种和高中时期不同的落差出自同一个人口中像是在问今天天气好不好一样。二宫发誓他关心樱井翔的那句“疼吗”,并不是真的心疼他。

二宫没有回答,他坚毅决绝的眼神回望着樱井,像是在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高中的时候很叛逆,打了耳钉还有脐钉。认为自己很厉害很强大,所以伤害别人也没有关系,因此拒绝了很多很多人。但是后来我才知道是我错了。很多事情不能凭着一个人的力量去做,就像Omega和Alpha的关系一样,有Omega才会有Alpha,有Alpha才会有Omega不是吗。”

“我不知道二宫先生之前经历过什么不好的回忆,但是你可以告诉我你的故事,所以能不能原谅我昨天的冒犯?”

 

 

 

 

又来了,又是那种不容拒绝的自信眼神。

只是这一次竟然在这眼神里看到了一丝温柔,是真正的关心自己的那种温柔。

二宫轻轻的点了点头。







TBC。

—————————————————————

开学了神智好像也不是很清楚了写得乱七八糟抱歉了qaq

写nino的信息素感觉好像在写香评(你

以及文中大量提到荞麦面可以忽视x



评论(17)
热度(233)
© ゆ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