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fun.

【Y2】Anniversary(一发完)

十年前后的N先生互换时空的故事。

捏造注意 / 请勿代入现实团体或个人

没有イケメン翔桑哦只有爱NINO爱得死去活来的翔桑(X)

 

 

—————————————————————————————

 

 


 

今天是巡演的最后一天。

樱井翔表演完自己的SOLO到后台去换衣服。没一会儿的功夫他便换好了衣服,于是悄悄跑到可以看得到台上的地方站着。

因为接下来是二宫和也的SOLO曲。

 

 

SOLO的前奏开始了,二宫和也眨了眨眼,向台下俏皮的比了个小树杈的可爱模样换来了台下迷妹们高声的尖叫欢呼。不过没多久大家都安静下来了,因为二宫和也开始唱了——他摆动着身体,随着音乐的节奏跳舞的样子像极了童话里帮助王子和公主打败女巫的精灵。

 

 

樱井看着台上的二宫,自己也在台下对着口型唱了起来——二宫的动作很流畅也很熟练可以说是毫无纰漏——毕竟是表演了很多场了。于是樱井在心里小小的赞扬了一番自己的小恋人。

俗话说的很好,情人眼里出西施——此刻的二宫在樱井眼里,像是全身上下都点缀了星星的尤物,琥珀色湿润的眼睛里好像也有星星一样,亮晶晶的。就连挥洒出来的汗水,在灯光师精心处理过的灯光下,也犹如钻石星辰。二宫的一颦一笑都与樱井的心脏共振着。

如果说每个团员都是闪耀着的星星,团员齐聚的舞台是星河,是美丽的银河系。

那么只一束灯光照射在身着白色演出服的二宫和也单独的舞台,便是在这片星河上和其他团员一起闪耀着的北极星。

 

 

 

随着安可曲结束,缤纷的彩带在音乐结束的时刻落在了他们的头顶——樱井笑着看向旁边的二宫,同样收到了来自二宫的眼神的回望。

于是他的嘴角咧的更开了,眼角都笑出了浅浅的细纹。他用唇语向二宫说:一会家里见。

 

 

 

 

回到他们共同的家之后二宫打算开瓶红酒提前庆祝一下,因为第二天是他们两人的交往纪念日。

结果被樱井从背后抱住蹭了蹭他的后颈。

“Kazu……想抱你。” 

 

 

二宫还来不及打开红酒瓶的盖子就被樱井按在沙发上胡乱亲吻着,顺势解开了他的衣服。亲吻间樱井把二宫准备要说的那句“我可不想难得的纪念日要在床上度过”堵了回去。

 

 

……

……

……

 

 

“樱井翔!我说了多少次不要内射!你就是不听!”

“因为是难得的纪念日嘛……”

樱井用自己的头发蹭了蹭二宫的脸颊想像平时那样对他撒娇兴许他就会原谅自己了。

但是事实是——

 

“出去!立刻马上!”小尖嗓连珠炮一样的发射,忍着下身的不适推开了还依依不舍贴在他身上的樱井。

“Kazu……”低音炮撒娇。

“出去。”

“我的好Kazu……”

“出去……我再说最后一遍。再不出去我今晚就去睡沙发。”

“好吧……”

 

Kazu为什么今天这么生气明明平时都会让我抱着原谅我的。樱井的头因为本人的情绪低落低了下来。

“那帮你做清理总可以吧……”

“不用了,起开,我自己来。”

二宫从床上起来走到了浴室门口刚想关门——

“你今天怎么回事,吃错药吗?”

平时对待恋人都是好声好气温柔的樱井看到二宫这个态度也是没了什么好脾气,音量也提高了不少。隐约间可以看到年少时那暴脾气的影子。

“是啊,我就是吃错药了。”

平时总会忍着笑跟樱井开玩笑说“都因为樱井先生贪吃把我的药吃了——”的二宫反常的回答差点让樱井的怒气更上一层楼。

然后砰——的关门声响起,在安静的两个人的家里显得突兀无比。

 

 

 

樱井不明白二宫为什么突然这么生气。他听着洗浴间水流的声音和门内若隐若现的酮体并没有像平时那样起什么反应。小兄弟大概也随着他本人的情绪低落了——

他心里闷得很,但是觉得现在敲门去问他也一定问不出个所以然——二宫一定也在气头上。

他本以为和二宫交往了这么多年了解了他的衣食住行习惯,了解了他的身体,就会了解他的心。现如今他们突然的吵架让樱井不知所措,让他突然又感觉自己需要开始重新认识二宫。

这样真的很累。

二宫总是不按套路出牌,总是变着花样的突然生气,让自己去猜他的想法。

刚开始会觉得新鲜觉得二宫这样反而能够给俩人的交往添加一些情趣,但是时间一长樱井觉得他已经无法再应付这样的二宫了。

 

“分手”的字眼在樱井的脑海里甚至已经在唇齿间打转。

他想到了舞台上的二宫,那个笑得灿烂属于大家的二宫和也,是不是已经不属于自己了,是不是不该独自享用和占有他了呢,是不是应该把他还给舞台——也许那里才是他的归宿。

他二宫和也终究是自由的。

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对他清冷永远捉摸不透的性格的评价也变成了自己对他的评价了呢。

他变得已经看不懂二宫了。

可是,不该是这样的啊。

樱井摇了摇头。还是把那想法收了回去。

 

 

 

 

很快指针指在“12”的位置,可是没有等来往年二宫都会说的“小翔!纪念日快乐!”。

 

 

 

 

这天晚上樱井和二宫是背对着身体睡的。明明身体相贴,却并未相拥而眠。

身边的这具身体变得陌生。好像从未拥抱,从未拥有过那样。

许是二宫对自己的感情已经淡了吧。樱井这样想。

所以说出的话才那样尖锐,那样让自己意识到——原来这样的事情也终究发生在我身上。

樱井迟迟没有睡着。

 

 

 

昨夜樱井彻夜未眠,但他仍然紧闭着双眼——他害怕一睁眼就会等来二宫的“分手”。

他拥有过很多东西,但是没有一次像拥有二宫一样让他热血沸腾,让他兴奋,让他的喜怒哀乐变得只为二宫和也一个人展现。

让他变得不像自己的人只有二宫一个啊,他不想这么快就失去他。樱井等着二宫的醒来,就像十恶不赦的杀人罪犯在等待着处决,等待着那最后的审判。

 

 

 

虽说今天没有什么工作可以好好休息的但是二宫醒来的时间未免也太不寻常了一点——

平时都会不管多累多困都会揉着眼睛爬起来为自己煮早餐的二宫,这个时候了还没有起来表示——可能真的不打算原谅樱井了。

樱井更加沮丧了。

 

 

于是他决定自己问个清楚,死也要死得明白,不能平白无故被说“分手”吧——他想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二宫这么生气。

樱井掀开了被子的一角,并没有看到如昨晚看到的那样洗澡出来穿得严严实实的二宫——而是一丝不挂的,身体各处还有大大小小的痕迹的二宫。

樱井感到奇怪,因为最近二宫的衣服领口都很低所以他很久都没有往他身上留过痕迹了。

他试探的叫了一声“Kazu?”

身边的人动了一下,软糯的声音从喉咙里挤出来,明显是没有睡醒:“嗯?翔桑?怎么了?”

 

 

 

生气得连称呼都换成以前的称呼了吗?

樱井感到苦涩无比,像有谁直接往他嘴巴里灌了好几碗中药。

 

 

 

可当身边的人翻过身睁开眼来看着他的时候——

这个人是二宫和也没错……

虽然二宫和也的脸从以前到现在就没有怎么变过……

但是眼前的这个人——明显不是他的Kazu。

不如说这是年轻了十岁的,二十代的二宫和也。

 

 

 

俩人对视了大概有几秒,先是二十代的二宫开口说话了:“你是谁?请不要这样看着我的身体。”

“虽然你长得很像翔桑,但是我知道你一定是冒充的。”

这样就好解释了,二十代的年轻人大概还是不太会控制自己的欲望的,并且比现在要嗜睡。樱井想通了这个道理后认定眼前这个人确实是二十代的二宫和也。

“那个……虽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我是三十五岁的樱井翔。”

 

 

二十代的二宫显然也是无法消化这个刚刚得知的消息,所以他愣了也有一会才反应过来——

“哈?三十五岁的……未来的翔桑?”

“所以这是三十五岁的你的家咯?”

“是的,准确的说是我们的家。”

 

 

 

 

另一边——

“你说你是三十三岁的Nino?”

“我不信。你一定是外星人派来抢我家冰箱里的食物的!”

“快把我的Nino还给我!”

肉肉的手指头在游戏机上快速的按着,头也不回的。

“樱井翔你吵死了你是不是有妄想症啊。”

“呜呜呜Nino都不会这么说我的!”

“我当年真是瞎了狗眼看上你。”

“所以……十年后我们已经不在一起了是吗?”

二十代的樱井突然像汽车突然熄了火那样低下了头,闷闷的语气。他低着头沮丧的样子像极了三十代的樱井,表情也是如出一辙。

不过他们本来就是相同的一个人嘛,不管多少年,都不会变的。

本打算捉弄一下身后这个年轻可爱的樱井的二宫,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伤害到了这个还不太成熟的年轻人,便放下了手中的游戏机,转过身来环住了樱井的脖子。

“没有的事情哦,我和翔,一直一直都在一起。”

“真的吗?”语气带着一丝不确定又带着一些惊喜。

“真的哦。”二宫温柔的勾起了嘴角,轻轻抚摸着二十代樱井的背脊。像安慰一个刚刚大哭一场的孩子。

像是承诺一样的话让二十代的樱井也伸出手回抱眼前这个自称自己是从未来过来的三十代的二宫。

 

 

 

 

 

“转过去——别看我穿衣服啦!为什么三十代的翔桑变得这么不要脸。”

是了,二十三岁刚和自己交往的二宫还是会害羞的不让自己看他换衣服……

二十代的二宫扔了一个枕头砸中了直勾勾盯着他穿内裤的樱井,然而却被樱井轻松的接住了。

“Nino害羞了吗?”

“才没有呢!”

捕捉到二十代二宫红透了的耳尖的樱井也不继续用语言捉弄他了,闭着眼睛等二宫穿好衣服然后从门后面绕到二宫旁边迅速的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喂!你干什么!”

“亲你啊。”

“所以说为什么三十代的翔桑这么不要脸!而且你又不是他!不准碰我!”

对于是三十代还是二十代的樱井,二十代的二宫表示他还是比较喜欢二十代的他的樱井——会告诉他他要亲他了,会为他做好一切准备,会每天早晨起来说“我爱你”。

所以二十代的二宫也没有继续搭理眼前这个自称“三十五岁的樱井翔”的人,转身就要出门去找游戏机。

结果发现自己的游戏机已经没有放在原来的位置了,就又走回房间去询问比较熟悉这个家的樱井。

“我的……不,他的游戏机呢?”

“收起来了。”

“诶?为什么要收起来,三十代的我已经不喜欢游戏了吗?”

“不是。因为三十代的你玩游戏玩太多了经常不按时吃饭所以玩游戏的时间被我限制了。”

“诶——二十代的翔桑都不会这样的,他——”

“所以我不是他啊。”樱井像是想到昨晚的二宫的话一样苦笑了起来。他突然觉得也许就是自己总是用着说是为他好的立派的大人般的口气和二宫说话,认为自己才是正确的,认为自己的方式是为他着想,才会让本来不该爆发的战争爆发了,让二宫从平时就累积起来的对他的不满爆发了——毫无防备的,一触即发。

就像昨晚做之前二宫已经告诉过他不要射在里面,他还是假装没有听进去那样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做了,完全没有想过二宫的感受。

自己真是最低。

想到这里的樱井像是明白了一切,看透了二宫生气的理由一样叹了口气,得出了自己给不了二宫自由的结论。

他已经想好了等二宫和眼前这个二十代的二宫换回来,他就主动和二宫说分手。

 

 

 

 

于是他也不阻止二十代的二宫一觉起来就要找游戏打这件事了,他主动的说我给你拿游戏去了你等着,然后自顾自的去他锁起来的另个柜子里拿出了二宫最近在玩还没有通关的游戏。

 

 

而二十代的二宫看着樱井背过身翻找东西的样子也没有说话。

他甚至忘记了继续追问三十代的樱井回到自己那个时代的方法。

他没有放过樱井眼睛里出现的他曾经见到过的东西,他看到了樱井那一瞬间眼里闪过的悲伤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一定是和自己有关。

不管过了十年还是多少年,樱井只有和自己吵架的时候眼里才会有那样失落的表情。

 

 

 

 

 

樱井找到了二宫最近在玩的任天堂新出的游戏拿给二十代的二宫,预想中他兴奋的模样举着游戏兴奋的坐下来开始打的样子并没有出现。

他把游戏放在一边,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餐桌旁边。

这是有话对樱井说的意思。

“三十代的翔桑,我问你,三十代的我变成什么样了呢?”

“嗯……变得更加立派了,演技越来越好了,去年还获得学院奖了,非常厉害哦!”樱井想继续举例二宫在工作上获得的各种荣誉,结果却被眼前的人打断。

“我不是问你这个。”

“你刚才和我说过,三十代的我们还在一起,我是说三十代的我对你好不好?”

没有预料到二十代的恋人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樱井明显愣住了。

他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他们吵架了……他昨天还对二宫发火了……想到这里他愣是好半天都憋不出一句话来,当然二十代的二宫也没让他有说话的机会。

“从你刚刚的表情来看,三十代的我对你并不好啊。”

“不是这样的!……Kazu他……”樱井突然激动了起来,像是在跟另外一个人辩解一样,仿佛眼前的人不是二宫和也本人。

意识到自己的音量高得足以掀翻房顶的樱井突然放缓了语气,他道歉道:“对不起。”

“没关系。你不用和我道歉的。因为我也不知道你们……三十代的我们发生了什么。”

“所以……翔桑,可以告诉我昨晚发生了什么吗?”

樱井点了点头,把发生的事情和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告诉了二十代的二宫,认真讨教的样子像极了懵懂的高中生询问大人恋爱的方法。

 

 

 

 

“翔桑你是笨蛋吗!”

“诶?”

“什么还自由给我的话,我想三十代的我听了绝对会气死的吧。”

“虽然我不知道三十代的我真正的想法,但是绝对绝对不可能不喜欢翔桑你的。并且我觉得不会有这么一天。你绝对是做了什么错事吧,比如背着三十代的我偷偷和别的女人吃饭被知道了什么的。”

“我没有做这样的事情啊……”

樱井虽说嘴上说着这样的话,内心还是无比心虚的开始回想起了是不是真的有这回事,眼神飘忽不定不敢看二十代的恋人的眼睛的样子逗得眼前人一阵大笑。

“我说翔桑你啊……以前的气势都跑到哪里去了,三十代的我很厉害嘛,把你吃的死死的。”

“不过其实说真的,我觉得这件事三十代的我也没有做好。并不是说我站在翔桑你的这一边哦,我当然永远都会觉得我没有做错。从以前开始我就觉得翔桑你太过努力了,拼命过头了。不管是面对工作还是我——不是我太过于自信哦,翔桑你真的一碰到我的事情就会奋不顾身呢。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需不需要你那样的奋不顾身呢?其实我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我大概了解三十代的我是怎么想的。因为我们是同一个人嘛。虽然你不是他,不是二十代的我的翔桑,不过也没关系,我就破例说给你听。”

像是做好了什么心里准备,他坐直了身体。

 

 

“我爱你。”

“正因为我爱你,所以不想你这么拼命的去为了我做很多很多事情。也许我,三十代的我反而觉得是他在束缚着你。没有让你省心过,他大概也在反省自己。翔桑你是聪明人,所以你肯定能明白,三十代的我的心情的。他不是在气你,他是在气自己,所以说了那样的话,想让你主动放开他。但是他爱你,不想离开你,产生的矛盾的心情化作了矛头指向你。他不敢承认他离不开你。”

同样的面孔说出了这样的话,像是发出了巨大的能量,让樱井恍然大悟。

原来……原来他们是一样的心情。

眼前人一副知道所有事情的旁观者模样,像是在讲述毫不相干的别人的故事,但是不知觉中也悄悄的红了耳朵——真可爱啊。

 

 

 

 

“真是的,为什么三十代的我这么别扭,我也搞不懂我自己了啦。剩下的就看翔桑你的啦……话说回来我还不知道要怎么回去呢。”

像是感到尴尬一样,熟悉的小尖嗓又跑了出来说着另外的话题想要破除眼下的尴尬。

 

 

 

突然身体被抱住了。

“喂……不是说了不要碰我吗为什么不长记性你再这样三十代的我大概不会原谅你了!”

“你听到了没有!樱井翔——”

二十代的二宫没有看到樱井的坏笑——反而被抱得更紧了。

 

 

 

 

下午吃饭的时候樱井打算告诉二十代的二宫他们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都被二十代的二宫阻止了——说是不想太快知道未来的事情,这样的话等到回去自己的时代之后,不但没了未来的期待和惊喜,自己也一定不想付出什么努力了。

而另一边二十代的樱井,被三十代的二宫逼着陪他打了一天的游戏。

 

 

 

 

 

到了晚上11点他们要睡觉的时候,二十代的二宫背对着樱井缩在床的角落:“你不要对我动手动脚的哦。”

“知道啦知道啦。”

“哎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换回来呢。如果换回来,你一定要对三十代的我说实话哦。”

“嗯。”

 

 

 

 

半个小时过去了——

“翔桑你睡了吗?”

“还没,怎么了?”

“我的身体——好像……好像在逐渐消失……”
“诶——?”

 

 

 

 

 

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臂确定不是在做梦的樱井紧紧抱住了快分别一天的自己的二宫:“Kazu!欢迎回来!”

活的……三十代的二宫。

“你身上怎么有别人的香水味?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抱了二十代的我?”

樱井仿佛看到了恋人头顶冒出来的小恶魔的角的身后不停晃动的恶魔尾巴。

“好啦不捉弄你——我被二十代的你提醒了。说樱井先生很爱很爱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我走呢。”

藏不住了——得意的笑容已经暴露了一切。

“说了一样的话哦。我被二十代的你教训了,毫无还嘴的余地。”

樱井开始亲吻二宫的脸颊。像是要补回一天没见的份。

“哦?口齿伶俐的主播先生也会有毫无还嘴之力的一天吗?”

“那也要看对象是谁啊,如果是你,我一定好好听话的。”

“真的吗?我可以相信吗?”二宫笑了,开始回应着身前人的吻。交换着彼此的吐息。

“是不是真的二宫先生试了就知道了。”

樱井张开双臂躺在床上,任由恋人宰割的样子把二宫逗笑了。但是他转而又严肃起来:“昨天对不起。不应该那样说话的。”

“我才是。不应该吼你……以后再也不会射在里面了。”

看着樱井正经的样子又让二宫忍俊不禁了,但是耳朵红红的。樱井没放过这一点,凑过身去亲吻他的耳朵。

“别说这个了。我又不是因为这个生气。”

“是我太敏感了。长大了的我还没有二十代的我懂事,竟然这么不懂你。以后不会了,不会自己一个人憋在心里什么都不说然后一个人生闷气了。”

“所以樱井先生会一直聆听我的心声的对吧。”

“嗯,你说的我都会听的。因为——”

“因为我爱你。”

“我也是。”

 

 

两人笑着滚到了一起。

趁着情欲还没有冲昏了头脑,二宫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

还差一分钟才到零点——

“小翔,纪念日快乐。”

 

 

 

 

 



 

 

 

終わり。 

 ——————————————————————————————

其实是想写情人节的结果捏造了一篇纪念日(羞耻的跑开////

也祝看到这篇的gns情人节快乐噢w

 

 

 


评论(2)
热度(112)
© ゆ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