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fun.

【Y2】Harmonized Finale(ABO)02

Alpha S  X  Omega N

ABO设定慎 / 捏造注意 / 如有不适请关闭 

 

前篇点头像。

————————————————————





在樱井说出那句话之后二宫愣了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正想说些什么来缓解车内尴尬的气氛的时候就看到樱井昏睡了过去。

二宫感到无奈的同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他可不想正面对抗这句话啊,他害怕他扛不下去。

至少目前的他不能。

 

 

 

 

沉睡的人的重量不是一般的重,而且睡着的人还是个Alpha。如果樱井和二宫的性别倒过来的话,或许二宫会轻松一些的。


但是现实是他们无法交换性别。


二宫在付完车钱后把樱井从车里拽出来,再把他送上楼和开门花了很长的时间,但是所幸睡着的樱井是没有什么意识的,所以他那诱人的Alpha信息素好好的待在他的体内并没有被释放出来,不然坚强如二宫和也,也抵抗不住把头实实在在的靠在他肩膀上的樱井的气味。

Omega的天性就是注定要被Alpha吸引的。

即使二宫再怎么想逃避,再怎么否认,这都是与生俱来的事实,是本能。

 

 

 

 

开了门之后把樱井扔在沙发上随手拿了沙发上的一个毯子给樱井盖上二宫就逃一样的关上了门离开了樱井的公寓。

睡着的樱井像个Omega一样安安静静,毫无Alpha那种强大的冲击力。

但是二宫快要受不了了。

他无法再在那个几乎封闭的空间里多待一分一秒——那里全是樱井的味道。

那是二宫高中时期心心念念的,如今闻到还是会起反应的味道。充斥着他的鼻腔,充斥着他的大脑,搅乱着他本来平静的身体,还有心。

于是记忆像是算好了的一样涌进了他的脑海——

 

 

 

「哈……樱井……前辈……更多……给我……嗯」

 

 

是这样荒谬并且淫靡的记忆呢。

凭着闻过一次的味道的记忆,想着樱井自渎的自己。

 

 

 

 

不是的。不是的。

我和其他的Omega不一样。

我不是那种随便张开双腿任由Alpha蹂躏的Omega——即使是樱井翔也不能对我这么做。

二宫离开后走在凌晨三点已经无人的街道,裹紧了外套,任由冷风冲刷着自己的脑袋,好让自己不去想曾经那样荒谬的事,不去想樱井英俊的脸,不去想刚刚在公寓里那如同毒药一样让自己上瘾的信息素的味道。

 

 

 

选择忘记的最好方式就是睡觉。逼迫自己不去想刚刚发生的事的二宫一回到家就脱下外套洗了个澡关了家里所有的灯爬上了床。

一切都是黑暗的,看不见手指,只听得见窗外偶尔传来的汽车鸣笛的声音。

不管樱井是不是认出了自己,也不管高中的时候自己到底做了什么羞耻得抬不起头来的事情。

今天发生了太多太多,多到二宫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像生锈了般转不过来。同时他也无法承载这么多惊吓。现在他只想好好睡一觉,所有的事情等到明天上班再说。

希望樱井觉得“二宫”只是个巧合。希望樱井什么也不知道。希望一切都是自己又自作多情想太多了。

这样安慰着自己的二宫慢慢的也平息了自己身体里被他自己认为是“Omega本能”的躁动,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第二天二宫不出意外的又迟到了。

坐在自己位置上的二宫像等着猎人来宰割自己的猎物那样——等着樱井劈头盖脸的批评。可当樱井走来的时候说出的话让他昨晚心里本该放下的石头又忽的提上了嗓子眼儿:“我昨天……喝醉的时候,有没有对二宫副部长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二宫的心里是害怕被认出来的,但是还是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他慌乱的表情都被隐藏在他刻意表现出的冷静里:“什么也没有啊。”

“啊……是吗?”

樱井似乎也松了一口气:“我听他们说昨天是二宫副部长送我回家的,谢谢你了,没有给你添麻烦吧?”

“没有哦——”只是樱井部长喝醉的样子实在是太差劲了。二宫本想趁机吐槽一下樱井给他添了多少麻烦,但是想到万一樱井想起来昨天说过的话就不好了,于是他硬生生把后半句咽回了肚子里——他不打算跟樱井再多提昨天的事情。

樱井看起来也没有想再继续和二宫多说昨天的事情,但是毕竟昨天把自己送回家的是二宫,还是想要打算答谢一下二宫——简单交代了工作的事情后他邀请二宫:“二宫先生今晚有空吗?”
“今晚……倒是没有什么特别要做的事情。”

“那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共进晚餐吗?为了感谢昨天你送我回家。”

二宫恨不得让刚刚说晚上有空的自己咬舌自尽。再和樱井翔独处恐怕他是要疯掉的。

他的那些秘密,他曾经勇敢不顾一切的向樱井示爱——那堆满樱井鞋柜的情书,那每一句以表自己衷心臣服的倾吐。都是现在站在众人顶上被冠以“Omega中的精英”名号,这样光鲜的自己无法接受的。

像伤口底下栖息的细菌,扩散开来——被揭开,被轻而易举的暴露在阳光底下。

年轻时候所做的事情即便超载了,也都还是能够被原谅的,但是大多数人都选择遗忘,包括二宫在内。

他感到羞耻。

世界观人生观因为身边人的遭遇和自身的成长发生了巨变,让本来就枯竭的恋爱情结被连根拔起——只滋生名为“独自活下去”的信念。

而在被称作是战场一般硝烟四起的职场上,他也想要同樱井撞个头破血流的。一山不容二虎,樱井部长的位置同样是被有着小野心的二宫所希望得到的——即使是个Alpha,即使精英如樱井,二宫此生最不愿输给的人就是他。

 

 

 

但是二宫不得不赴约,不如说他根本没办法拒绝。再怎么不愿意樱井也是他的上司,他若是在这里拒绝了樱井日后他一定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况且旁边还有其他员工在看着,就当去看看樱井翔到底想搞什么花样吧。

于是他用他那面对客户时职业一般的笑容回答了樱井:“可以哦。”

“那下班之后我开车带二宫副部长你过去。”

“不必,我今天开车来上班了。”

“那好吧。”


没有想象中的强硬。曾经性格刚烈的Alpha,如今也因为出了社会碰了壁而收敛了身上竖起来用来保护自己和威胁敌人的尖刺,变得世故圆滑。虽说樱井也没有变得像二宫那样伶牙俐齿,面对不同的人选择用不同的对付方式,但是樱井早就明白——已经无法再仅是依靠自己的力量出人头地了。努力不会说谎,努力让他在学生时代闪闪发光,让他孤高自满,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即使身为部长他也仍然谦虚的请教部下问题,更是把工作做的像他规划时间那样精细,面对会社里面的人际关系处理他也想要做到最好——说白了他不想欠二宫人情。


当然,他自己也承认他对二宫和也这个人是有那么一点感兴趣——那个在自己被部下强灌了好多杯酒的时候还像看戏一样的二宫和也,那个表情清冷像是不容侵犯的样子挑起了樱井的兴趣。

是一个看起来强大如Alpha的Omega。

樱井觉得这太不真实了。这个人一定远不是看到的那样冷静。看起来明明就是不情愿赴约的样子却还是答应了自己的要求——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想看看这样的皮囊底下到底隐藏着一个怎样躁动的灵魂。

 

 

 

 

下班之后二宫换了一身不同于上班时的衣服开着车去樱井说的餐厅赴约。即便是秋天的末尾,即将进入冬天的季节,二宫穿的也清清爽爽,让他整个人显得更加可爱。

来到樱井说的地方停好车后他进入了那家店——意外很普通也很亲民的感觉。

樱井早就等在那里,看到二宫进来他挥了挥手示意他过来。

但是没有意外的,樱井点了荞麦面。

又是荞麦面!

那个高中时期取代自己地位的罪魁祸首!

二宫生平最讨厌的东西就是荞麦面。樱井这个人对一类食物的热衷程度让二宫想象不到过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变。

荞麦面的旁边还堆满了大大小小碟的贝类——又是自己不怎么吃的东西。

二宫忍着要吐的表情即使他想要强行伪装也装不下去,眼睛里满载的嫌弃都快毫不留情的溢出来——当然樱井也没有忽略二宫这样的表情,默默在自己记忆的小本子里记下了:二宫和也不喜欢贝类和荞麦面。

二宫最后点了一份汉堡肉定食。

然后樱井又在自己的小本子上记下了:二宫和也喜欢汉堡肉。

 

 

 

 

等到二宫的汉堡肉定食端了上来两个人也没怎么说话。服务生端盘子的声音,店外汽车刹车的声音,客人结账时说话的声音,都像被一一按了静止键——两人都安静吃着自己喜欢的食物,他们之间形成了一种极其安静的微妙氛围,谁都不愿开口说话。

像是要打破他们之间这种沉默一般,二宫慢悠悠的开了口:“樱井先生说要请我吃饭,原来就只是吃这样的东西啊。”

听说二宫和也爱钱,也是没有想到竟然对自己喜好的食物这样挑三拣四。不过樱井很快意识到这是二宫在装作势利试探自己——二宫的眼神明显没有在看着自己的眼睛,而是飘忽不定,一看就是在做与平时不一样的行为。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樱井显然也是被他这样的表演再次提起了兴趣——他和其他第一次见面就贴上来的Omega不一样。

 

 

 

樱井也不打算戳穿二宫,便顺着他的话接下去:“没想到二宫先生喜欢高级的食物,是我这次疏忽了,希望下次可以给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言外之意就是希望下次还可以约二宫出来吃饭。

二宫显然是听懂了樱井话里的意思。但是他想不明白了,他搞不懂樱井为什么要和一个比自己职位低的人搞好关系。

二宫不习惯这样拔掉身上尖刺的樱井。

从来就没有了解过,现在更是看不透。但是他对樱井在想什么这件事已经毫无兴趣,现在的他只想快点逃离两个人单独相处的空间,结束这毫无意义却还在进行着的谈话,结束这由樱井单方面的意愿进行的晚餐。

只是二宫不知道的是,这是一个圈套,是樱井为了满足他的兴趣设下的鸿门宴——当名为二宫和也的猎物在迷雾重重的森林里徘徊时,恰巧失足踏进了猎人樱井翔的陷阱里——来到了这看似普通的饭店的时候,他就已经算是“中计”。

 

 

 

 

所以即便二宫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樱井也觉得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内心油然而生一种势在必得的得意。

他说一句今天很高兴二宫先生能来就走到前台去结账。

 

 

 

结完账出了饭店之后樱井也没让二宫直接开车走人,他提议说因为刚才吃得太多,所以想去饭店附近的公园散散步。二宫自然还是没有机会拒绝的,然后也硬着头皮跟着樱井去公园散步。

 

 

走着走着二宫才意识到这里是总武线的附近——是高中时期和同学兼竹马的相叶雅纪放学后一起相约回家的地方。

二宫突然回忆起自己高中时期总是跟相叶说樱井的事情,然后和相叶一起踢着路边被踩得变了形的易拉罐,缓缓的走在被夏天的夕阳洒满的石子路上。

还有那可以再写三行情书给樱井前辈的决心。

「雅纪觉得樱井前辈会喜欢我吗?」

「小和这么优秀,一定会的。」

鼓励的话语和像宝石箱子里的宝石那样闪闪发光的笑颜在稚嫩的少年心里埋下了名为勇气的种子,像是要证明自己的情感和回报朋友的鼓励那样,他把自己推向了那个优秀的人的眼前——但是收到的却是接踵而至的无视。

不管想到多美好的事情的时候身边总是会多出一个樱井。

二宫觉得他是终结自己美梦的终结者,是悬崖峭壁上剪断自己救命绳索的恶魔,是给尚未尝过恋爱酸甜的自己重击的罪魁祸首……

 

 

 

把二宫拉回现实的是樱井的那声“二宫先生”——樱井几分钟前就叫了他的名字但是没有成功让继续往前走的二宫停下脚步。

终于意识到身边人是在想别的事情的樱井提高了音量去呼唤:“二宫先生!”

已经落后二宫好几步的樱井小跑着又回到他旁边,和他并肩。

二宫也走神走得再厉害也听见了这一声,然后转头看樱井:“怎么了?”

“虽然昨天才跟二宫先生认识……”

“但是请允许我说。”

樱井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看着二宫的眼睛。

二宫屏住了呼吸,显然也是被樱井这样突然的认真吓到了。他的眼皮一直不耐烦似的跳动着,宛若已经预见了樱井接下来要说的话——

“我对二宫先生,一见钟情了。所以……请跟我交往。”

 

 

 

二宫觉得自己又被樱井带了节奏。

因为现在他什么也听不见了。不管是风吹树叶的声响,还是附近高中生情侣嬉笑打闹的声音——他都听不见了。

他脑内的组织重组来重组去都预料不到樱井翔会来这么一出。他二宫和也聪明一世,却也在这个Alpha面前又栽了跟头。摔得满脸泥泞不堪。

此刻樱井翔还像故意的一样一点点放出了他那樱花味道的信息素,吸引着二宫,企图用信息素引出Omega的本能——让他不能拒绝自己,让他臣服在这本能,让他臣服于自己。

二宫觉得自己想多了,樱井翔根本没有变。

樱井翔还是那个想要掠夺一切,侵犯别人领土的骄傲的国王。他不容得一丝差错,不容得别人说闲话——也不容得身为Omega的二宫拒绝他。

所以他要用信息素来逼迫二宫和也答应他。

 

 

 

二宫不是一般的Omega。他不会因为这点信息素就屈服,本来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但是大概上天就喜欢造化弄人,就喜欢看着人们变成它手里的玩具,任它摆布,上演着一幕又一幕电影里才会出现的情节——二宫和也发情了。

长期注射抑制剂的身体敏感得不得了,迅速的起了反应。

樱井翔的信息素的味道很温柔,但是其影响力却是像洪水猛兽般冲刷着二宫的身体。二宫的额头在不知不觉中冒出了冷汗,前额的刘海慢慢被汗水浸湿,黏糊糊的贴上面,眼圈随着体内反应变得有些红,他的双腿也开始发软,小幅度的打着颤。

 

 

 

他之所以不想继续和樱井单独相处的原因就是他晚上出门出得太急,忘记打抑制剂了。明明早上出门前还看过日历的。

日历上用红笔圈起的发情的日期就是今天——

 

 

 

该死的。

他在心里默念了一句。

 

 


TBC。

----------------------------------------------

写得很艰难而且好短ojz

可以猜一下下篇有没有车ww(你

 


评论(17)
热度(247)
© ゆ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