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fun.

【Y2】Harmonized Finale (ABO)01

Alpha S  X  Omega N

ABO设定慎 / 捏造注意 / 如有不适请关闭 

 ————————————————————

 

 

 

又被敷衍了。

二宫和也已经不记得这是这个学期第几次向学校里面那位优秀的alpha表白了。

然而那位alpha每次都像听不懂他说的话一样,不管是接受还是拒绝,总而言之一句答复都没有给他。

最近的一次还是在昨天,所以二宫记得特别清楚。

那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够再普通的午后,二宫堵住了要和朋友一起去吃饭的那位Alpha。远远看着的时候还是觉得这个人好看得不行,耀眼得不行啊。跑到他面前的时候,二宫立马怯了场,也许是因为Omega对Alpha的本能,也可能是因为自己对眼前这个人的喜欢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吧。

于是他低下了头。本就戴了厚厚的眼镜,加上头发过长,盖住了他的脸。只看到不断变红的耳尖彰显着低着头的人的害羞。

 

 

 

 

“请问你有事吗?”听不出任何感情,波澜不惊的,好像已经经历过千百遍这样的场景。

“我……我喜……喜欢樱井前辈……”细小的声音无力的打在前面的人的耳膜,但是并没有传进去一般,只听见那人又说了和上次一模一样的回答,哦,这样啊,谢谢你。然后头也不回的和旁边的朋友走了。

二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已经紧张的出了汗,指甲掐进手心,留下了几道浅浅的痕迹。

 

 

 

 

“喂……翔,没关系吗就这样不回复那个Omega后辈真的好吗?”旁边的友人A捅了捅樱井的手臂,像是想要听什么八卦一样的问着。

“没关系啊,这种事情我早就习惯了啦。比起这个……我好饿啊我要去吃荞麦面啦。”

因为他们还没有走太远,又加上二宫挑了一个大家都走得差不多的时间来堵樱井,所以此刻走廊很静,即使刻意压低声音还是准确无误的传进二宫的耳朵里。

又是这样。这样的回答……

自己……竟然还不如一碗荞麦面吗。

二宫沮丧的垂着头,心里很是难过。

 

 

 

“什么?那个樱井又这样对你——?看我不揍死他。”二宫和也的同学兼竹马相叶雅纪表示欺负了自己竹马的樱井真是罪大恶极,如果不是二宫喜欢的人自己早就提起五十米大砍刀向他挥过去——

当然马上就被二宫阻止说人家也没做错什么你不要惹事了。

 

 

 

 

 

那位被唤作樱井前辈的人是二宫所念的高中犹如神明一般的存在。他是一位只要散发出一点点信息素就能够迷倒学校里万千Omega的Alpha。



优秀,耀眼,似乎也有那么一点不顾一切。所以他总是优秀快速的夺取学校里那些每个alpha都眼红的头衔,像王者理所当然的将一个一个头衔像戴王冠一般戴在自己的头上。家境卓越,成绩优秀,身边也有很多交好的朋友。不过毕竟是青春年少的时期,还是称不上绅士的,甚至上带有些目中无人的叛逆。叛逆到头发变为金黄,耳垂上闪闪发光,连肚脐都没有放过。但是喜欢他愿意为他俯首称臣的人据说可以从食堂排队到教学楼,校外知道他的人也不少。

 

 

这样的人本应该有更加激烈的信息素才是的,但是他没有。

像是要中和他叛逆的因子,刚烈不服输的性格,才拥有着这样的信息素一般。他的信息素是淡淡的温柔的香气,仿佛四月开放的樱花般。闻过的人都不会忘记,呼吸间尽是他的味道了。

樱花,樱井,好像是与生俱来就该拥有的味道一样啊。

 

二宫作为Omega,理所当然的被这个味道迷得忘记了其他时候呼吸到的味道了。同其他喜欢樱井的人一样,他也不可自拔的喜欢上樱井的信息素了。只是偶然的擦肩而过,混合着午后慵懒但是又温暖的阳光,这样的味道,真的让人感到很舒服。甚至让二宫在樱井离开很久后,还吸着鼻子用力捕捉空气中残留的一点点香气。

 

 

他锲而不舍的想得到这个味道,这个让自己安心的味道。所以每周不间断的去樱井的班级堵樱井,向他表达自己的恋慕之情。

只是每次樱井回答的都很模棱两可。说谢谢好像是要拒绝的意思但是他又没有接着说,让二宫的心就像被蚂蚁咬了一样,又痛又痒。

他搞不清楚樱井的想法。

他只觉得自己和樱井就像是初见那天一样,隔着一道玻璃,上面还有擦不掉的雾气,看不透也猜不透。

 

 

本来以为自己这样一周一次的表白总有一天可以打动樱井的,虽然樱井可能什么也没有听进去。不过他没有想到这样的一天会来临。

据说从来没有交往过任何Omega的樱井身边突然多了一位女性Omega。

 

 

事情传的很快,立马传到了二宫的耳朵里。

并没有料想的哭个三天三夜扎个樱井的小人扔到垃圾桶诅咒他,他只是平静的自嘲起来。

啊,是啊。国王的身边怎么可能会需要我这样的犹如尘埃一般的普通人。他的身边该有的就是那样的大家闺秀,聪明大方,漂亮而且优秀。

自己只能像其他臣民一样跪倒在他的脚下,被他俯视。不,自己可能还算不上臣民,也许只是一个国王都记不得名字的普通人。

 

 

后来,后来的事情二宫也不记得了,但是樱井似乎也一直都没有和那位女性Omega分手,直到毕业。虽然有很多人争先恐后来抢夺樱井前辈的第二颗扣子,但是那颗扣子理所当然的给了樱井的女友。

然后再后来的一年二宫也毕业了。

他们以后大概会结婚吧。二宫只记得自己当时这么想着。

 

 

带着所有的不甘和不安,二宫进入了大学。然而他还是那样普通的过着,没有参加任何的社团,没有参加任何的联谊活动,也没有出众的表现。因此他在大学也没有找到任何一位合适自己的Alpha,还是那样靠着自己解决和打抑制剂过着自己普通的生活。没有惊喜,也没有太大的曲折。

樱井翔这个名字也像是被强行擦去一般从二宫和也的人生笔记里擦去了,不着痕迹的。

 

 

 

 

像是向世界和看不见他这么努力的樱井翔无声的抗击一般,平凡如二宫和也,大四那年考上了研究生。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的像暴风雨席卷全世界一样又做出了很多惊人的项目,获得了教授的好评,研究生毕业之后又进入了一家大型企业工作。他摘掉了厚重的眼镜,戴上了隐形眼镜,还剪去了长得几乎遮眼的头发。那些被头发和眼镜遮挡住的属于Omega的姣好容颜也慢慢的体现出来。如今的二宫也是西装革履,光彩照人。他身上带着优秀字眼的头衔一点也不输给当年的樱井。

 

 

 

由于工作能力优秀,才过了不到一年二宫又坐上了技术部副部长的位置。这在这个Alpha支配的社会是很少有的现象,也多亏了他们公司的CEO是一位优秀能干的Omega。而且这个Omega是二宫和也从小玩到大的发小——松本润。

 

 

 

 

时隔多年又在一起工作,难免想要小酌一杯。

“诶?Nino你这么优秀又长得这么好看,竟然没有过Alpha?”

fufu的掩嘴笑了两声,装作害羞一般点了点头,拿起桌前的鸡尾酒一饮而尽。

“那以Nino的实力……追求你的Alpha也不少吧?”

“没有的事哦,我以前很普通的啦。”

“只是……”又叫来一杯鸡尾酒,摇晃着杯中漂亮的透明液体,看着气泡渐渐上升在表面,二宫回忆起以前的事情来。初见时樱井好看的侧脸好像又浮现在他的眼前。

“润君你不和我一个高中所以不知道。别看我这样,我也是非常非常喜欢过一位Alpha的哦。”眼睛眯了起来像是在看酒杯,又像是在看着前方。

正当松本提起了兴致想听二宫讲下去的时候,二宫像是车子熄了火一般,不愿回忆起来了。

“唔……我好像有点醉了,今天就先回去了吧。”

 

 

二宫没走几步路就到家了,因为和松本选在了离家很近的酒吧喝酒。一路上吹了一些风脑袋也清醒了不少。

于是他想要把刚刚差点又陷入回忆,陷入作为“普通人”的回忆无法自拔了。

 

 

没有什么不满的,现在的自己很成功,即使是Omega。对的,自己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不是只会依赖迷恋Alpha到无法自拔的Omega了。不是那个被Alpha的气味撩得晕头转向的自己了。

现在自己有能力去拒绝向自己求交往的Alpha,也有能力自己选择优秀的Alpha作为将来的伴侣。不必一直一棵树上吊死,即使他樱井翔再优秀,那又怎样,这个世界上有着优秀基因的Alpha要多少有多少。或许是自己年少无知轻易被Alpha的信息素吓到了而已。而且,樱井大概也已经和那位女性Omega结婚了吧。

二宫多少还是有些感谢樱井的,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可能也就没有那股想要做出努力想要和他并肩的劲头。虽然他根本看不到就是了。

 

以后大概也不会见到了吧……

摇摇头,强迫自己把脑海中想着樱井的脸抚慰自己的记忆摇出了脑袋。

不想了不想了,明天还有工作。

想到这里的二宫靠在床上睡着了。

 

 

 

 

二宫和松本关系好是整个会社都知道的事情,所以他经常以前一天和松本出去应酬喝酒到很晚作为上班迟到的借口。但是由于他工作效率高,很多工作都是提前完成,也没有人敢多言。不仅在技术部夺得了众员工的尊敬,也有不少大胆的alpha部下向他表达爱慕之意。但也都被他一一回绝了。

由于前一天晚上喝酒加上想起以前的事情让二宫睡得特别晚,所以今天他又理所当然的迟到了。正想要像往常一样趁着部下都在低头做自己事情的时候悄悄若无其事的溜进自己的办公室,就看到自己办公室门口前面站着一个人,那个人正好背着手背对着二宫站着,标志性的溜肩让二宫感到似曾相识。

于是二宫试探性的走过去,“喂,你挡着我了。让开,我要进去。”

那人闻声转头过来,把二宫吓了个半死,差点直接晕倒在地——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高中时期日思夜想的alpha学长——樱井翔。

 

 

一时间记忆就像死去的鱼,在二宫不知不觉中浮上了水面,一点也不给他思考的余地。是要询问他还记得我吗?还是装作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假装不认识这个人?

二宫选择了后者,虽然在见到樱井翔的那一刻他感到实实在在的腿软,这是Omega对Alpha的屈服,是本能,他不愿意承认这是他对樱井翔还怀有那么一点点幻想。

不过他的选择是正确的也是最好的避免尴尬的,樱井翔果然真的对他没有一点点印象了。

“你好。”樱井先伸出了手,看二宫还愣在原地便伸了伸手放在二宫眼前晃了几下,以为他不舒服,就试探似的拿手碰了一下他。

“别碰我!”二宫反射性的跳开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反应这么大。然而不出所料引来了其他员工的视线。

樱井并没有在意二宫的反应和其他人的视线,看到二宫回过神来他又自顾自说了起来——

“我是新来的技术部部长——樱井翔。”

“一大早我就过来等着二宫副部长你了,但是他们都说你不在。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呢?”

二宫听到这话心里翻了个白眼说我知道你是谁,但是眼下这情况也是不能够当着大家的面和眼前这个新来的樱井部长说其实自己和松本关系很好,他批准我可以晚点来上班——虽然这是其他员工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但是说出来难免会影响自己副部长的形象。

见二宫没有半点想回答的意思樱井也不生气,但是他说出来的话让二宫觉得自己以后大概要在这个技术部混不下去了。

“松本先生说以后技术部不管是考勤还是工作都由我一个人全权负责,你没有意见吧,二宫副部长?”

“润君他真的这么说???!”二宫惊呆了,凭着他和松本润的关系是不会让他在公司里被欺负的,天皇老子也不行,他不相信。

 

 

 

 

 

可等到他真的到松本润办公室询问的时候得到的答复是——

“Nino你听我说这不是我安排的,是我爸。”

“樱井翔是我爸好朋友的儿子。而且听说他很厉害的,在以前的公司创造了很好的业绩。”

“让他当部长是请他来我们公司的条件。这真的是我爸要求的,真的不是我。”

“就算这样也——”二宫还是不能接受。一是见到以前恋慕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无法接受,二是自己就要被这个不愿再见到的人狠狠压制着以后都不能随心所欲工作,让他感到不愉快。果然和这个人扯上关系自己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都会变得躁动不安。

二宫烦躁的样子松本看在眼里。

“这个樱井翔,不会是你之前说过的高中的时候喜欢的那个alpha樱井吧。”

见二宫轻轻点了点头,松本一副了然的表情。

“难怪你反应这么激烈。你现在,还喜欢他吗?”

“喜欢个屁!人家都有Omega了!”

英俊的樱井身边站着那个漂亮贤惠的女性omega,郎才女貌的,说不定现在连孩子都有了。想到这里的二宫就莫名感到一股酸意涌上心头,眼泪差点就跟着也一起夺眶而出。

见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发小这副委屈的模样松本也不忍心,于是便安慰道。

“我看樱井部长手上并没有带戒指啊,也许还没有结婚呢。如果你还喜欢他,不如趁着在一起工作的时间好好培养一下感情——”

“有什么好培养的!我又不喜欢他!你是不知道他以前是怎么对我的!我还不如一碗荞麦面!”

松本想说你这个事情已经跟我说了不下三十遍了,耳朵都快长茧了。

只是二宫部长啊,你发红的耳朵可是从来没有骗过我的。

 

 

 

 

 

晚上二宫被邀请去部门的欢迎樱井部长的欢迎酒会。

本来不喜欢参加这种部门活动的二宫,还是去参加了。他给自己找了很多借口,说只是自己被邀请了很多次一次都没有去不太好,偶尔去看看热闹也不错,并不是因为想见到樱井才去的哦。

二宫注意到樱井真的还是和以前一样受欢迎,来公司只不过半天,就受到了部门许多omega的欢迎。那些女性Omega献媚一般贴着樱井,不断给樱井灌酒,但是樱井也不拒绝,一杯一杯的将酒灌进肚子里。

“樱井部长长得这么帅,又这么优秀,想必拥有过很多个Omega吧?”

 

 

 

 

来了,又是这种问题。

每次酒会都会出现的问题。无非是想要借着酒劲向Alpha示好的Omega抛出的锚,接不接是一回事。只是二宫从前到现在都厌恶AO这种靠欲望维持的关系。但是这个早就被欲望所支配的社会就是这样啊,Omega离不开Alpha,但是Alpha可以更换无数个Omega。

自己曾经何尝不是这样呢,想要找一个强大的Alpha保护自己,然后自己就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了。也是直到上了大学看到了自己的同学,一个Omega,受到自己的alpha的欺骗,最后身体所有机能被破坏,已经不能够生育了。他才醒悟过来,没有Alpha又怎么样,Omega必须要自己学会保护自己。

他不会因为重逢了曾经想要跪倒在他脚下的Alpha,就会变回以前那个懦弱,沉迷alpha信息素无法自拔的自己。

说白了,他二宫和也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二宫和也了。

他不属于任何人,他只属于他自己。

他已经是一个优秀且不输给任何Alpha的坚强的Omega。

 

 

 

“没有哦。我没有过Omega哦。”

诶——嘘声一片。

大概大家都不相信吧。

他礼貌的又接过一杯酒,只是轻轻的笑了,仿佛与这里淫靡的灯光不符,他的笑带着他香甜的信息素像春天午后和煦的阳光。

恍惚间二宫好像又看到了那个坐在图书馆安静的看着书但是却散发着强大气场的Alpha前辈。和现在的樱井的样子重叠在了一起。

他没有变啊。

现在近在眼前,可是从前的二宫只能站在远远的地方望着。

 

 

 

樱井没有说实话的义务。

但是只有二宫确切的知道他在说谎。

他明明和一个女性Omega在一起,明明……

即使再温柔,那也是伤害了年少纯情的自己的人。无法原谅。

 

 

 

所以那之后二宫看着樱井被部下灌了一杯又一杯酒,他没有多说过一句话,只是在一旁安静的喝着自己的酒杯里的酒。眼神冷漠的像是在看一场陌生人的聚会,与自己毫不相干。

而樱井可能是醉了,虽然可能还保有最后一丝清醒才没有被其他omega拖去续摊,但是他还是做了像其他喝醉酒的人一样做的事。

他死缠着二宫不放,非要二宫送他回去。

二宫推着他说樱井翔你醉了放开我。但是樱井先生像是听不懂他说的话一样像耍赖皮的小孩死死缠着他根本没有放手的意思。

“二宫……副部长!嘿嘿,来——我们干了这杯!”

唉这人喝了酒之后反差真的实在太大,和之前对着部下温柔绅士的形象根本不符。

本来送Alpha回家根本就不是Omega要做的事情,也没想到这位Alpha酒量竟然这么差。算了只是送他回家应该也没事——

于是二宫先生就在部下们“好好照顾部长”的关切眼神下送樱井回家了。

 

 

 

 

因为知道今天要喝酒所以二宫也没有开车过来,离开喝酒的店就叫了一辆出租车,先把樱井扶上车,自己再一脚跨进去。

一路上樱井也没有再耍酒疯,安静的坐着,十分乖巧。

倒是二宫一路上开着车窗,酒意也逐渐散去。

二宫实在是不喜欢那种人多嘈杂的地方,烟酒味熏天,夺人心智的灯光,还有混乱的信息素相互碰撞。虽然二宫并不讨厌烟酒的味道,但是那里真的可以说是欲望最容易被激发的地方,许多人可以借着酒劲做很多不可描述的事情。

 

 

 

 

本以为喝醉了的樱井此刻胃一定翻江倒海般难受所以才一句话也不说安静的坐着,俩人单独在一起尴尬的场面会维持到下车。

“以前啊,有一个和你同姓二宫的后辈每个星期都来向我表白呢。”

 

 

 

二宫和也愣住了,听到这句话的他的身体像僵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樱井翔——你什么意思。






TBC。

——————————————————

第一次尝试写ABO感觉失败了ojz

评论(20)
热度(364)
© ゆ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