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for fun.

【Y2】南极北极

高中生S和N设定。

————————




不知是谁说过他们俩就像磁石两极相互吸引。

或许正因为了解对方各自迥异,所以才会互相吸引,紧紧相吸。

 

 


 

冥冥之中察觉到心中对那人的不同是在这个总是被人们冠以闷热烦躁的暑假。

虽然对于樱井翔这类优等生来说暑假无非只是多出了去补习班的时间。但是暑假毕竟也是夏天——是午后冲个凉水澡被强压下去的热度,是发间散发出来的洗发水的香气,是坐在廊子里看着手里刚被咬下一口的西瓜,是柠檬汽水冒出的气泡,是小小少年举着捕捉网嬉闹着追不到的蝴蝶,是阳光透过树叶投在地面上浅浅的光斑,是向日葵田里戴着草帽穿着白裙面对镜头笑得温柔的女孩,是棒球队被蒸得滚烫却还挥棒一百次的决心,是透明伞,是短短的制服裙,是绣球花边上未落地的水珠,是夏日祭上的金鱼和花火……

 

对了,夏日祭。

今天是暑假最后一天,约了那人去夏日祭来着。

樱井像想起什么似的合上了作业本。

 

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来啊——

脑海中浮现的尽是那人浅浅的笑,浅浅的瞳孔,还有稍稍弯起的嘴角。

 

 

 

于是被想着的人用力的揉了揉通红的鼻头,握着游戏机手柄的另只手也不停歇,继续努力操作着。

这是打了第几个喷嚏了?

 

 

当恶龙被正义的勇士打倒,也没听完村民A村民B陆陆续续向自己表示感谢,就烦躁的扔掉了游戏机手柄,八字一躺倒在地上,竖起耳朵听着空调运作的声音。

樱井那家伙,昨天是不是约了我去夏日祭啊——

 

 

反正游戏也通关了,去一下也没关系吧。

二宫暗暗想着。

 

 

 

 

那边樱井家的那位长子可就没这么淡定了。

“哥……从刚刚开始你就一直在房间走来走去的,是不舒服吗?”从未见过这样不知所措的大哥的樱井家的弟弟妹妹同时发出了疑问。

 

并没有收到回答,反而收到一连串的叹气声。

万一二宫和也不来怎么办?

如果他还带着别人一起来怎么办?

要怎么和他表明自己的心意?

表明自己的心意之后万一二宫和也不接受怎么办?

 

呜啊——我不要被拒绝啊——

 

虽然这么担心着的人是那位山风高中第一大池面优等生樱井翔呢。

说出来大概不会有人信的。

 

 

是什么时候喜欢得膨胀,满得都快溢出来了呢。

超乎自己的想象,控制不住,看到他就想要拉住他的手,扯他红红的耳朵,紧紧拥着他,亲吻他的脸颊——喜欢得要超载啦。

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会借作业给那个人了呢?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会跑去棒球社团的训练场看那个人挥棒的练习呢?是什么时候开始上课也会走神就因为那个人上课睡觉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而感到担心呢?是什么时候看着他的脸半天也回不过神来,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同自己说话都会紧张得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好呢?

 

 

算了这种事情管他的——

推开门就往举办夏日祭的街道跑。

 

 

地平线慢慢吞食着太阳的边角,宣告着夜晚即将来临。

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街道已经热闹起来了。

铺面而来的兴奋感,让樱井的心情也迅速发酵,膨胀,然后冲出了身体。但是很快就被手挽着手,谈笑的一对对情侣所发射的名为恋爱的酸臭味的东西打回了原形。

 

被打回原形的人鼓着腮帮子垂着头好像得不到吃食的仓鼠。

但看到街对面站着像是第一次穿着浴衣别捏得四处张望的人立马就像被打好了气的气球般慢慢飘起来——

 

于是终于张开双臂元气的挥舞着手臂告知那人自己的方向——踩着不习惯的木屐的人看到后立马挤着人群走来。

 

不过这可是祭典。但是猫着背的少年差点被人挤得摔倒在地,淹没在人群中。

幸而被那位樱井家的优等生长子拉住了手。

“没事吧?”

“嗯…还好”

“浴衣很适合你。”

“是吗?”露出有些害羞的笑,但是眼睛也已经弯成月牙,已经发红的耳朵被头发挡去了一半,但还是被樱井捕捉到。

“走吧。”自顾自牵起人的手就往前走了。

 

 

 

不愧是优等生啊——果然热爱学习所以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

二宫感叹着又接过了樱井递来的刚从小摊上买来的小吃。苹果糖,章鱼烧,炒面……

喂樱井翔你还要吃多少啊腮帮子都快塞不下啦!嘴角的油都快滴下来……

 

“うまい!”

 

这么好吃吗?二宫看着樱井吃得很高兴的样子也高兴起来。

大概是眼里似乎有名为星辰的东西,所以眼睛才那样亮晶晶的吧。

 

 

走走停停终于来到捞金鱼的小摊上。

老板给我请给我一个碗——

NINO我要向你展示我超厉害的捞金鱼技术!捞上来的金鱼全部送给你!

 

结果。

 

呜哇这个游戏太难玩了我拒绝——!

拿着破掉的一张张网和盛满了水但是却没有一条金鱼的碗的樱井翔表示我把精力都花在学习上了所以捞金鱼的事情我不擅长!

二宫同学看着一条金鱼也捞不上老皱着脸可怜得蹲在一边的樱井忍着笑拿过了最后一张网,成功捞起一条漂亮的金鱼。

装进了满是水的袋子里,由樱井拿着。

 

 

两人继续走着。

 

 

二宫君那个——棒球比赛我有去看哦。一边手挠着头发,一看就知道是不知道说什么而随便找的话题。

依旧忍着笑的二宫闻声看着樱井。

是吗?

 

 

“放烟花啦放烟花啦——”

听见前面有人喊着即将放烟花的消息,他们都知道庆典要结束了,准备小跑着去前面看烟花。这可是整个庆典的重头戏。

但是怀着心事的樱井根本没有什么心思去管烟花的事情,只想着一会庆典结束要怎么和二宫表明心意。捏着装着金鱼的袋子的手又紧了一些。

但是二宫哪里知道他的心思,只是将刚刚在捞金鱼时松开的手又牵了起来,是要拉樱井去前面看烟花。

 

 

 

“綺麗だなぁ——”

 

随着烟花的绽放,许多人的愿望都得到了实现。烟花代表的不仅仅是夏天的结束,还是恋爱的开始。

烟花绽放的瞬间,无数的男女慢慢牵起了手。有的是刚开始不敢牵,但在气氛的带动下慢慢的手背相碰,再到指尖,然后慢慢牵了起来,最后是相视一笑,十指相扣。

像樱井和二宫这样一开始就紧紧的牵在一起的,实在是不多。

 

 

 

为了不发生傍晚的事故避开拥挤的人流,二人选择了较为偏僻的小道走。

他们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怀着心事的樱井更是低着头走得慢慢的,似乎想把这段走回家和二宫待在一起的时间无限延长——本来是打算在烟火绽放的时候吻住二宫再接着表白来个先斩后奏,说不定二宫一害羞就答应自己了呢。结果小宅男可能也是很久不出门了过于兴奋拉着自己就往人多的地方跑,说是人多在一起看烟花比较有气氛,根本没有独处的机会嘛。

樱井泄了气般的低下头。

自己这段苦涩的暗恋,怕是要再被自己嚼碎吞下肚子里咯。

 

 

 

“翔君找我来祭典不只是为了看烟花的吧?”

“诶?”叫了我的名字?

“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呜哇不愧是头脑聪明机智的二宫和也——这点小心思都被他猜中了。

那只能——

硬着头皮上啦!

“是……是这样没错啦。”停在了走到一半的路中间,又伸出手抓了抓头发。

“我喜欢翔君哦。”眉眼间都是自信的笑容,仿佛早已知道了答案那般。

“诶?”“诶——??!!”

“你说什????唔——”像是要证明自己话语的可信度的二宫的嘴唇贴上的樱井还张得老大的嘴巴。

顾不上因为惊讶而松开了握住捏着金鱼袋子的手,让袋子就这么掉了下去。

事后还被二宫骂了一句笨蛋!我花钱买的鱼!

 

 

但是樱井想着,这波不亏。用一条鱼的钱买来了自己人生第一次的恋爱,还是跟自己喜欢的小宅男在一起。

 

他还记得二宫所说的,

我和翔君的首字母,一个是S一个是N,就像磁石的南极和北极注定是要紧紧相吸的哦这种没有什么实际根据的话。但是听完这句话的樱井下一秒就又深深吻住了喋喋不休的猫唇。

 




 

生まれる前から、知っていたような。

(仿佛来到这个世界上之前就已经知道)

------------------------------------------

半夜打FGO的时候才想起来是磁石日就爬起来打了短小的这篇。

总之2.4磁石日快乐呀w

评论(3)
热度(69)
© ゆ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