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失踪

【Y2】スイーツ(R)

被 @韶哥哥呀 拉回来开车了。

各种dirty talk慎。











二宫和也最近去看了牙医,医生说他牙齿出了点小问题,需要及时治疗补正。他想自己姑且还是个偶像,小毛病很容易引起大毛病这样会影响整个团体,所以他便听从医生的话,花了几周时间在牙科医院做了治疗和治疗后的补正。

但是这并不是结束,医生叮嘱他即使牙齿补好了,最近的这段时间也不可以乱吃东西,尤其是半夜不可以吃东西,除了坚硬容易损害牙齿的东西,太酸太甜的东西也都不可以。

二宫随意的点点头应和,表示知道了。他想,克制住自己不吃甜的不吃酸的还不容易吗,本来自己对这两种类型的东西也不是特别感冒,又不是团里那两位喜欢吃甜食的同事,每次推门进休息室,他们总是在讨论甜食和吃甜食,好像没了甜食生命就会走到尽头一样。





但令二宫万万没想到的是,即使抵挡得住甜食的诱惑,也抵挡不住来自恋人吃甜食的时候那样甜食会看起来更好吃的诱惑。

他的恋人樱井翔,最近大概是受团内那两位甜品部部员的影响,看报的时候总会在手边放一两样甜点,一边看一边吃,报纸看完了,甜品也消灭干净了。

补完牙回到家的二宫,看到樱井放下手里的报纸,正津津有味的吃一块芝士蛋糕。听见二宫推门的声音只是抬起头,还保持着往嘴里送蛋糕的动作,一边往嘴里塞一边说“你回来啦。”





二宫此刻的心情是该死。






樱井翔有个很严重的问题,他不知道自己吃东西的时候有多可爱,多能引起看见他吃东西的人的食欲。

即使是二宫这样挑食的人,在看到恋人愉快的吃东西的脸时,也会食欲大增。本来不怎么喜欢吃甜食的他,对甜食的需求并不是很大的他,变得超级想要吃甜食。

樱井吃完了一块芝士蛋糕,目标转移向另一边放着的草莓蛋糕。他先是挖起一小块蛋糕,往嘴里送了一口,仰头说了一句好吃,然而没有发现二宫目光的他,继续着他的进食。他插起那颗显眼又饱满的草莓,咬了一半,汁液溅了一点出来在他嘴角,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又小小声说了一句好甜。

另一半草莓很快也被他吃掉,吞咽的动作看得二宫也用力吞下一口唾液。



糟糕,好像牙齿也变得有点痒起来了。




最后大概是吃得太过入神,樱井并没有注意到嘴边沾了一点点蛋糕上的奶油,他正准备拿起刚才没看完的报纸继续看,二宫就走了过来,伸出食指刮过他嘴角奶油,就要往自己嘴里送。可谁知道樱井一下子抓过他的手指,放进自己嘴里把那奶油一点不剩的舔了个干净。

“你……”

二宫气恼。他刚才已经忍住跟樱井翔抢蛋糕的冲动,可那人却连这一点奶油也不留给他。

樱井看到恋人这副模样,也没打算要安抚,只是无奈的说了句,谁让你最近补牙,甜食禁止。

二宫没有放弃,他记得冰箱里还放着他补牙之前买好的布丁。想到这里,他使出了平时对樱井撒娇的那一套,抱抱蹭蹭,“一点点也不行吗?”

可樱井仍然坚定的说:“不行。”

樱井说不行就真的是不行,毕竟樱井对于恋人的身体健康可是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

可这一下弄得二宫不高兴了,本来这段时间补牙就被禁止吃很多东西,再加上最近樱井实在太忙早出晚归的没时间陪他一起去医院,也没有怎么关心他,现在又不让他吃甜食还在他面前吃,这对二宫来说简直是罪大恶极。

像是要跟樱井闹到底,他对樱井说最近不想和你睡就拿着自己的被子和枕头跑到书房去了。







二宫也不知道自己是在生不能吃甜品的气,还是在生樱井翔最近都不在家只有在电视台才能见到的气。

明明自己有时候忙起来跟樱井不相上下的,最过分的时候两个星期都没见过一次。那些时候都撑过来了,现在怎么几天就耐不住了,自己也老大不小了还这么粘着他这不是跟年轻的时候比起来一点都没变化吗?

想想果然是因为补牙不能够吃甜食的错吧!







第二天起床二宫果然又看不见樱井,他叹了口气自己简单做了个早餐一边翻看手机的行程一边吃。

吃到一半突然收到经纪人发来的消息说因为一些原因今天的收录取消,今天的时间二宫先生可以自己随意安排。

二宫看到这里眼睛终于稍微亮了一点,自己心情不好多多少少会影响到收录,正好取消了还可以在家愉快的打游戏,樱井不在也没人管着他,中午和晚上就订个外卖打到樱井回来为止吧。

樱井今天的工作和二宫他们是分开来的,所以他并不知道二宫的行程被取消了。今晚他要去友人的音乐会,提前结束了工作后他准备回家吃个饭换身衣服再去音乐会。

本以为回到家二宫一定不在,结果推开书房的门他就坐在里面灯也不开的打游戏,地上还有中午吃完的外卖盒。

樱井皱了皱眉,他真的不喜欢别人吃完东西不收拾,哪怕那个人是二宫和也他的恋人。

本着恋人就是用来说教的态度,樱井开启了他的说教模式:“你怎么又吃外卖,吃完了也不拿去扔掉。还有,你怎么没去工作?”

二宫这个时候还在游戏里和别人打得难舍难分,哪有时间理樱井,他挪了挪久坐的身体,小声嘟囔了一句:“一会就扔,等我打完这局。”

随后又投入到激烈的交战当中,打了一会才想起来还没有回答樱井工作上的事情:“你今晚要出门吗?冰箱里有昨天的咖喱你自己热一下吃了吧。收录的话,今天经纪人和我说临时取消了。”

樱井听了也没说什么就走到厨房去打开冰箱。

眼神好如他,一眼就看见用保鲜膜包起来的咖喱的下层放着布丁。他朝书房喊了一句这是你的布丁吗?

许是二宫又加入到了下一局的战斗中所以过了几分钟都没有回应。

樱井想着反正那人刚补完牙也吃不了,再放着就过期了,本着不浪费的精神他决定把这当成饭后的甜点来吃掉。

等到樱井连咖喱都吃完收拾好了把盘子放回原位二宫才慢悠悠从房间里挪出来。他走到冰箱的位置打开冰箱,左翻翻右翻翻都找不到他的布丁。

他一眼瞄到还在厨房收拾垃圾的樱井,问他:“我的布丁呢?”

得到的回应是,“啊,我吃掉了。反正你刚补好牙也不能吃。”







二宫和也:……







“你竟然吃掉了……快,给我吐出来!”

“我都吃进去了怎么吐?别闹了我要出门了,你等会记得吃饭。”

二宫也不知道自己活了三十年竟然会有这么无理取闹,说出这么幼稚的话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他并不是在意甜品被吃掉,只是在意樱井。

他最近都没怎么在家里看到樱井,就连分房睡樱井都不来找他。

换成他们刚谈恋爱那会儿,樱井绝对是天天都粘着他,上班的时候跟他眉目传情,趁着其他成员不注意偷偷在休息室拉小手,有时候自己坐在他腿上那人也毫不介意,就这样一边环着他的腰一边看读报纸上的新闻。





也是,他又不是自己。

十年如一日对汉堡肉那么专情,一个星期里几乎餐餐都是它,没有它就活不下去。他对樱井也是如此,没有他自己就活不下去。

那么樱井呢,以前对甜品并没有那么热衷的樱井,现在突然热衷起来。二宫感觉自己就像樱井喜欢吃的荞麦面和赤贝,逐渐被樱井冷落。

樱井是工作狂他早就知道,自己跟他做的也是同样的一份工作,有多辛苦有多忙他是知道的。可是最近樱井对他的日常不闻不问,也不在乎他的感受。

这不是腻了是什么。






毕竟人和人是不相同的,再相像的两个人,生活习惯再接近的两个人,都会有不同的地方。比如感觉,比如互相理解。

樱井又怎么会懂他的感受,不仅仅是味觉不被最近想吃的甜食满足,还有那颗心,本来被恋人温暖着,捂得热乎,突然间失去了那一点温度,变得不满足起来。

他还是10代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和樱井是不同的人,到了现在也依旧这么觉得。可是他们相爱了,他以为就算再不同的人只要有爱横在中间,那么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是不是他当时想错了,是不是他们都错了。

也许是错了吧,但是他不能没有樱井。

他已经习惯了那个人每天都睡在他身边,他可以闻到他身上让人安心的味道入睡。他已经习惯了吃饭的时候看到那个人鼓起的腮帮子,自己看了也会食欲大增;习惯了和那个人身体相拥,习惯了嘴唇贴在一起交换彼此的气息,耳鬓厮磨。



就连吵架,他也习惯了。





所以他的身体很诚实,做出了不像是二宫和也的行为。

他条件反射般的从后面抱住了樱井的腰,下一秒说的话更是让樱井感到吃惊。

“翔哥哥,我要吃甜食嘛。”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489/sh/c025e05f-ab0e-4070-bf04-1d07580a6f7e/52d25bbf3092292491394a118a25f89d






END。

评论(10)
热度(201)
© ゆう | Powered by LOFTER